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62期 魔鬼或上帝?——基督徒看生物複製科技
字級調整:

交流站
聯合神學院——聊聊說說罷了?
關鍵字:
作者/謝懷安 (現為高雄新生教會牧師)
  自神學院畢業已經十年,當年對於以作為神學生的立場,思考基督教神學教育主題的熱忱似乎已經離我遠遠。如果說神學院還與我有關,大概只剩下每年盡義務為神學院募款,偶而去聽聽神學講座。因此,當我受邀來回應新使者雜誌 61期「台神+南神+玉神=聯合神學院?」的主題時,只單純想到一件事「可能嗎?」翻出舊的教會公報,找出林鴻信牧師在公報2529期的文章「從『南北』、『聯合』到合一」與李孝忠牧師在2530期的回應「也談神學教育的合一」細讀,深覺在他們這一代人主政之下促成「聯合神學院」的可能性不高,而我個人也傾向不應縮編神學院。原因有下列幾項:

未列出聯合的時間表

1.三間神學院未將「聯合」看成為努力推動的事工。在這幾篇文章中,我覺得「聊」的比較多,甚至不覺得有將它當一回事來「聊」,具體上應該如何實踐?怎麼做?我沒有讀到。如果這真是三間神學院(或是兩間)已經達成的共識,難道不應該將它落實在神學院的事工中,報告給所有的教會知道嗎?如果這是真的,神學院難道不應該成立專責機構,甚至是負責人常常談,而不是偶而想到、或一年開個會嗎?難道不應該自廢武功,暫停各自的發展計畫,列出具體實踐的時間表,將各自神學院的發展導向「聯合」嗎?如果這些都沒有表現,難道不讓人覺得,這樣的會議不過只是喀瓜子泡茶聊天嗎?當然我不是會議中人,也許神學院已經完成許多的計畫也說不定。

聯合的權限不在神學院

2.神學院並沒有體認到,聯合這一件事的權限不在神學院而在總會。長老教會總會的決策權在於議會,議會的會議如果是以一個合一的精神召開,議會就是一個解決問題尋求共識的場合;但會議如果是一個以尋求利益為基點,那議會就將只會是一個擴大衝突、凸顯利益糾葛的混亂場合。當然我們無法預測,在談「聯合神學院」那一次議會的會議品質如何?不過我可以想像得到,要「顯性的北大」與「隱性的南大」那種歷史意識的糾葛都放下,南北神除了必須花費許多精力說服各自的支持者解除武裝,將議會導向合一外;還必須設計出一套能擺平各方彼此間利益糾紛的方法(例如:拿出多少錢購建新學校與原有土地的處理)。我想如果沒有意識到長老教會組織的運作模式,「聯合神學院」即使神學院談妥了,它仍然面臨著極大的困難性,且會惹來極大的爭議。

將降低市場佔有率

3.聯合可以解決目前神學院的困境嗎?我認為不一定。在經濟上,聯合可以通過資源整合降低成本是事實,但是教會對神學院的奉獻也可能相對從三神減為一神(如果能由總會直接補助最好,但這也難保總會會因為擔憂整體支出增加,而要求神學院縮編支出)。收入減少支出減少,教學品質可能提高?就以整合後的神學院的購書支出為例,在這樣的情況下購書經費還可能維持在目前神學院的300萬嗎?我擔憂的是為了降低成本,購書經費首先被砍。依目前的情況,同樣一本圖書館的書,三神各一本給一班20人使用,聯合之後情況可能是,一神一本給60人使用。再以神學院老師與學生的比例而言,小班的討論教學,可能為了節省成本,而轉變成大班授課。我不曉得這樣是造成教學品質提升或是下降?這樣子教出來的傳教者,它可能為獨立的神學思考者嗎?獨立去傳嗎?我個人相當堅持,神學不僅是「教」出來而已,它還要去「談」,只「教」不「談」,是不可能造就有水準的傳道人。

  至於面對迅速發展中大學的宗教研究所的挑戰,縮編體制而整合對抗,可以提升我們的基督教神學水準,而不會在神學知識的領域被邊緣化嗎?我的看法正好相反,只有當我們的神學院更多元性的擴充,提供更多教學研究的機會與環境時,我們才可能在基督教神學市場上佔有一定的比率。我很擔憂神學院的縮編,會導致現有師資的人才浪費(除了神學院長老教會還能提供其他的神學研究環境嗎?),甚至會影響有心讀神學的人的心志。因此,面對大學的宗教研究所的挑戰,我們該有的態度應該是凸顯、證明我們存在的價值,有價值就不會被邊緣化。舉個例子,台灣基督教神學界提到系統神學,不能不提林鴻信牧師,只要他不跳槽,他的實力就可以凸顯我們的價值,提升我們的對抗性。如果我們三間神學院都有如此優秀的老師,我們會對台灣的基督教神學界、對台灣的文化思想失去發言的影響力嗎?當然不會,反而更有實力,因為我們佔著三個位置。若剩一神,也許頂多剩兩位。所以,有無影響力重要的是:實力、價值加市場佔有率。

三神提供了多面性的服務

4.神學院的縮編,必須評估對宣教可能造成的影響。面對一個越來越多元的社會,將神學院「一元化的聯合起來」是不是符合潮流的走向?是不是更有利於宣教?聯合是否就是代表消弭派系導致合一?我不能很肯定。不過就目前三間神學院而言,因為地域、校風、目標的不同,它顯然為不同族群的宣教與教會,提供了多面性選擇。合為一神就會更為有利於宣教?我懷疑著,且更認為不同地域發展不同的校風、教學,提供教會與社會更多元的基督教神學人才,或許比合而為一來得更好。

  「從『南北』、『聯合』到合一」這樣的一條神學教育的道路,肯定可以打破長老教會南北神加玉神之間傳道人的區隔,深化團隊服事的能力,讓長老教會在事工的推展上,過濾掉一層屬於人的障礙。不過,為了避免區隔提升合一的信仰所產生出的後遺症,我們也必須一併思考,才能讓我們的政策更周延。我個人雖然不十分支持聯合神學院的設立,但亦不反對,誰曉得將來的事如何呢?只是當神學院當局一片叫好聲中,我總習慣說說另類觀點罷了。
同作者相關文章:
信徒也可以成為牧師的祭司? (第 111 期)
對新世代大專生的期待 (第 88 期)
聯合神學院——聊聊說說罷了? (第 62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62 期 魔鬼或上帝?——基督徒看生物複製科技 (67-69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62期  2001年  2月 魔鬼或上帝?——基督徒看生物複製科技 62
本期主題:魔鬼或上帝?——基督徒看生物複製科技
發行日期:2001/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目錄s/
尋找一個信仰的方向
編者的話
生物科技的「既興奮又害怕」
基因工程與複製科技之省思
從醫學倫理看複製人
生物醫學科技進展的省思——談複製人與人的行為責任
是應許?或是問題?——生物複製科技的神學省思
憶先父蘇天明牧師
蘇天明牧師牧會軼事
掌中資訊乾坤——PDA
PDA——只是「方便」而已嗎?
馬偕與聖樂
信心與勇氣相隨的宣教——新竹湖口浸信會社區事工
長老教會第一間攀岩教會——關渡教會
宗教歌舞與新興宗教運動
理想條件的清單
愛就是要勇敢一點
把聖經當小說讀?
費姨s/
讓我們隨聖靈而行吧!
因信,有愛,盼未來——「台灣聯合神學院」的迴響
聯合神學院——聊聊說說罷了?
神學院是否為塑造靈性的地方?
e世代的人啊!你在哪裡?
小弟的成長
要愛你的仇人
一個人不孤單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