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56期 政教關係——教會在社會情境中如何自處?
字級調整:

解惑之窗
紋面的習俗是迷信嗎?
關鍵字:
作者/布興.大立 (現為玉山神學院教授)
  在泰雅爾族、賽夏族、太魯閣族、賽德克人的傳統習俗裡,青年男女們必須接受紋面的成年禮,男子進入壯年後在額頭上紋青,女子成年後則從臉頰到口邊紋成V字形。此習俗的跡象,在時序邁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很幸運的,依然還可以看到一百多位的紋面老人存活在原住民各聚落裡。紋面藝術,曾經是他們引以為傲的,然而傳統的紋面禮俗,卻將隨著紋面老人的相繼過逝而消聲匿跡。

※ 紋面藝術為什麼會消失?
  我們不禁要問,像原住民這樣紋面的藝術文化,為什麼禁不起現代化的衝擊而容易消失?是原住民自己輕視了先輩們的習俗太粗糙野蠻,還是另有其他的原因呢?如果是起之於原住民本身的因素而放棄了自己傳統的生命禮俗,那還情有可言,要不然事情可就不是那麼樣的單純了。
  
  事實上,原住民紋面藝術全面性的瓦解殆盡,起之於日本帝國主義占據台灣時,清楚的知道原住民紋面的習俗,是凝聚族群意識的生命禮俗,況且在征服原住民諸族中紋面族群的抵抗被形容為「兇猛如虎」的族類。日帝知道,一日不除掉紋面習俗,就一日不能降服他們成為日帝的「赤子之民」。因此,日本一方面利用公權力恩威並重地阻止青年們的成年禮,另一方面藉著教育的手段灌輸原住民當對它忌恨如惡,因為那是怪力亂神的迷信儀式,不論是私下或公開都不准繼續行使成年禮。
  
  的確,日帝全面性的禁止原住民舉行成年禮的政策,是紋面藝術文化消失的主因,這些原住民同胞們也因為沒有了這種紋面的記號,自我的認同與對族群意識的凝聚力,確實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在鬆弛、淡化中。難怪泰雅爾中會松羅教會 兩名僅存的紋面老婦人很無耐的說:「日本如果沒有禁止,今日的泰雅爾孩子們都會承認自己是泰雅爾人,很遺憾的,他們越來越不承認自己是泰雅爾族的原住民,不會講自己的話,以後泰雅爾族恐將亡族了,而這些都是日本帝國害我們的」。

※ 是迷信的、拜偶像的嗎?
  談到紋面,很多人會馬上下結論說那是迷信又殘暴的習俗,正如日本說「原住民的腦袋裡裝滿了迷信,豐富得沒有其他事物進入的餘地。」基督徒們也似乎與統者們站同一個陣線,判定紋面是迷信的文化所使然。是的,必然會有許多的基督徒是如此地看待原住民紋面的習俗,甚至於還信誓旦旦的認為基督教的思想是完全站在反對的立場。因為基督教主張完膚的思想,更進一步主張「身體是上帝的殿」,毀壞它,就等於破壞了上帝的殿。所以紋面的習俗是基督教所禁止的,「因此,基督教有防止之使命,藉著神殿思想,來廢除紋身之習俗。」照這樣的看法,紋面是陋習,說得更明白就是迷信的習俗,不值得傳授下去,而且當盡基督教的使命廢除紋身的陋習。
  
  其實基督教之所以有這樣的觀點,完全是殖民化神學的心態,即是受到宣教師那種不懂其他宗教文化的意義,就採取強烈的排斥並視為怪異粗暴迷信的斷然措施,以為這樣做是為上帝大發了熱心。美國的宣教師賈禮榮對這樣的看法提出嚴厲的抨擊,他說宣教師對當地的宗教常未加以研究而盲加攻擊,往往會影響福音的推展,他們只膚淺認識這都是人為的宗教,是拜偶像的,是不道德的。多數的宣教師不尊重別的宗教,只以自己宗教的熱忱和成見去審判他教,這就造成他宗教的的反感,和反基督教的不幸。
  
  不可否認的,宣教師、台灣的基督徒,以及漢系同胞們,常用這樣的刻板之印象,來看待原住民的紋面禮俗,把烙印在臉上的生命藝術,看成是破壞了上帝的聖殿,是迷信和拜偶像的習俗,不但要唾棄,而且當想盡辦法全面性的予以止制。

※ 紋刺在臉面上的泰雅爾文字
  一般對台灣原住民的理解,是一群落伍、原始、粗糙而沒有文字的民族。所以要了解一個民族的文化、生活方式及其社會歷史,莫不以其遺址、古物,作為人類考古學家們研究的依據。在這方面,台灣原住民的雕刻文化也非常豐富,特別是在排灣族、魯凱族、阿美族、彪馬族、達悟族等都各自擁有不同特色的雕刻文化,以記錄他們存在的生命史跡。
  
  然而在雕刻文化的族群當中,似乎紋面的族群較為遜色,這並不是說他們沒有雕刻的藝術,只是雕刻的方式不同而已。因為其他族群的雕刻大致上有所謂的竹雕、木雕、石雕、壁雕、陶藝雕等等,唯獨紋面族群的原住民把雕刻文化紋在他們的臉頰上,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藝術文化。既然這是一種特殊的文化,就要用特殊的觀點來看待。也就是說,站在紋面族群本身藝術文化的特殊性之觀點為出發,以深入了解其特殊性的意義在哪裡?而不是站在他人的成見與標準之批評上。
  
  原來泰雅爾織布的紋路與刺在面部的紋路,是特殊文字上的一種表達。事實上,泰雅爾族婦女的織布技巧,與紋面上的刺法,是人類學者公認,在其他族群中首屈一指的,可是很少人知道,百年前的巧婦所編出的花紋,內藏記載族裡英雄故事的泰雅爾文字。根據在復興鄉為泰雅爾族服務數十年的巴義神父,它向老人採訪而問到織布或紋面上花紋的意義時,老人說:「這些花紋表示泰雅族的文字,有十多種不同的泰雅語文的花樣呢!泰雅族會紡織,用所繡的花紋來記敘或寫下歷史的事跡,並把能讀出來的婦女稱為Knerin bale(意為懂事的婦人),至於不能讀出來的婦女則被稱為Putut(意為智力較低的女人)。」
  
  所以,顯而易見的,泰雅爾族編織與剌面上的紋路,確實藏有泰雅爾族文字,記敘泰雅爾人的英雄故事,寫下了族人的歷史故事。為了把握住自己的歷史故事,把它象徵性的紋在面部,以及織在布上來代代相傳。由此可見,族人是非常重視自己的智慧文化及歷史故事。雖然外人不懂得泰雅爾族在織布、紋面上的文字,但是只要看到紋面的人,就知道他就是泰雅爾族或賽夏族;只要看到織布的花紋樣式,就知道他就是太魯閣族或賽德克人。今天,這個族群識別的紋面藝術及編織文化註定將銷毀殆盡,無論是紋面族群的自我認同,或是他人對他們的了解與認識,也將是越來越弔脆、模糊與淡化了。

※ 紋面族群所呈現的生命藝術
  雖然外人用怪異的眼光,來看待紋面族群的臉譜,而覺得真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把如此完好的臉部,刺出不可磨滅的紋面呢?可是對紋面的族群而言,絕對不是隨隨便便、草草了事就算了,他們必須是潔身自愛又能織布或善於打獵的男女,才能接受這種成年禮的紋面儀式。所以,能被紋面的青年男女,不僅僅是項榮譽,而且是一種非常嚴肅的決志。因為當一針一針刺在臉面的表皮上,就痛得流下來一滴一滴的血。如果沒有更大的意志力,很容易昏頭昏腦。有一位得過師大文學碩士的泰雅爾族青年游霸士.撓給赫,他以文學的手法來形容紋面被剌痛的樣子。他說脖子以上愈來愈僵硬,一陣陣的麻痛,從骨髓裡頭滲透到全身,痛得口裡只有呼出的氣,而少了吸入的氣,完全動彈不得。從傍晚一直到深夜這段時間,可說是最痛苦的時光。顏面上每一個毛細孔都瘋狂的叫痛,每一粒細胞也都拚命掙扎著,弄得人輾轉反側,不知怎麼辦才好。

  這樣的紋面剌痛經驗表達了什麼意義?做為紋面族群的原住民,其實就在紋面禮俗中找到對自己生命的認同——一種對民族全心全意的認同。而他所展現出的痛苦、掙扎、拚命與奮鬥的生命,同時也是一種藝術的象徵符號。在他們看來,紋面是一個最美的藝術表達,而且是一生一世的光榮。

  以泰雅爾族為例,紋面的習俗文化,乃督促青少年認識什麼是人生的責任。紋面的手法雖稍嫌野蠻、不太人道,但當你把成人的標記經常掛在臉上的時候,無論你跑到哪裡,無論什麼時間,你都會緊緊恪守你做丈夫、做父親、做部落公民、做部落戰士的職責。同樣的,婦女也嚴密恪守做人妻、做母親、做部落賢能女子的正當規矩。

  總而言之,從紋面的立場來欣賞紋面的藝術文化時,它確實是該族群生命藝術的展現,我們不必以異樣眼光判定他們是迷信的文化現象。況且,那些僅存的一百多位紋面老人,已被列為國寶級的藝術文化,是很寶貴的生命藝術。
同作者相關文章:
紋面的習俗是迷信嗎? (第 56 期)
當建立一個人道化的社會福利制度 (第 54 期)
註:
1.鈴木質原,《台灣蕃人風俗誌》,台北:武陵出版社,1992年3月再版,頁157。

2.池漢鑾,〈基督教與台灣原住民文化〉《玉山神學院學報》,第二期,1993年9月,頁19-20。

3.賈禮容,《宣教學概論》(下冊),印尼:印尼東南亞聖道神學院,1976年中文版,頁88。

4.王蜀桂著,《讓我們說母語》,台北:晨星出版社,1985年一刷,頁136。

5.同上引書,頁138。

6.游霸士.撓給赫,《天狗部落之歌》,台北:晨星出版社,1995年1月30日,頁48。

7.同上引書,頁58。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56 期 政教關係——教會在社會情境中如何自處? (50-53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56期  2000年  2月 政教關係——教會在社會情境中如何自處? 56
本期主題:政教關係——教會在社會情境中如何自處?
發行日期:2000/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目錄s/
自由s/
編者的話
論政教關係
從歷史看政教關係
在台灣的新處境中再思「政教關係」的議題
所謂「國語」系統之教會的政治參與
當教會遇到政黨
我是基督徒,我看選舉
熱心事奉傳主恩——吳來好長老的一生
信用卡——資本主義成功運作的產物
八福山教堂
洛林總理的童貞女像
中寮,別再哭泣了!
為什麼褻瀆聖靈的人永遠不得赦免?
反敗為勝的婚姻
老頭與我
紋面的習俗是迷信嗎?
那一夜,我心感動
站在出口——原住民災區探訪記實
神學生雜記
宗教與政治之間
理想的教會——從羅素來反省我們的教會觀
大學生活與教會事奉工作的回憶
我的團契生活
記我在台大的日子
教育營與我
我很快樂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