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44期 原住民的危機與轉機
字級調整:

感情.婚姻
愛情心理醫生
關鍵字:
作者/啞情 (教會青年。)
  她的羅曼史很平凡,述說她的故事對我而言,幾乎是滾瓜爛熟了,每次談起來,我都倍感親切;我想大概是由於身為她心理醫生的我,一向十分滿意自己這麼多日子以來所給予的的幫助……。

  她,一個女人的愛情,就像一般二十五歲的妙齡女郎,在那恰逢粉脂初透的黃金年華所編織而真實孵化的美夢:與一個沒有特別感覺的男人邂逅,然後因緣際會陷入初戀,漸入佳境,終至熱戀得形影不離。

  當然,愛神使人眼花朦朧的魔掌卻沒有讓她倖免,藉著越分的佔有慾與天真幻想所營造的空中樓閣,悄悄地麻醉了她,使她靈魂迷惘;接著,家庭環境、個性、思考模式、溝通方式、人生目標、雙親的反對等差異,讓他們從情愛的迷醉中初醒,造成幾度關係破裂的爭吵,將她從醉生夢死的沙發上,狠狠地一把拉起來,然後摑上二巴掌。

  不久,時間終究是把考驗帶到他倆的面前來。該抉擇,她男人不吭一聲(這是她說的)地走了,聽說是到地球的另一半求學去了。劇本很快地更換到「相隔異地卻不一定苦相思」的非童話的現實世界裡。

  「怎麼辦?」那天在「約瑟芬」,從她問我的第一個問題,使我一腳踏進這齣劇本。

  「非演不可嗎?」我捫心自問。當時想,其實也沒什麼,面對一個十多年不見面,活不活在地球上都不太相干的人,基於一個曾是高中團契契友的交情上,不然念在上帝的份上,傾聽她吐吐苦水也無妨,為她代個禱也是應該的。

  只不過,聽完她情愛的「起承轉合」之後,原本打算套一句B型性格慣有的心直口快,捲起袖口來犀犀利利地掘斷盤根錯節之處,把眼前這位被情愛紅酒燻花雙眸的傻小妹,推到冰窖子裡冷靜個72小時,然後大聲告訴她:「唉唷!別傻啦!妳呀,只因『身在此山中』,戀愛的人不都一樣?醒醒吧!跳出來想一想,客觀現實──相隔異地、家庭環境、家長不允;主觀條件──個性不合、學歷開低走低、相處起來,妳想妳的,他做他的……這,這怎麼玩下去呀?仔細想想看,夠清楚啦!這還真是上帝的旨意哦!」

  我想說完這些苦口良藥,剩下的就是上帝親自來接手,料理善後……。

  「唉!不行……」看到她幾近崩潰的精神臨界點,我那A型優柔寡斷的小蟲,慢慢從心坎深處升起。當時,好長一段的沈默,襯托著她已是蒼白無力的抽噎聲,我深深的體會到,自己只有遞面紙、拍拍肩頭、說說那些無關痛癢而極盡虛偽的甜言蜜語的份。

  「不要難過了,背叛女人的男人都該死!現在什麼都不要想,想怎麼哭就哭吧!上帝會親自擦去妳淚水的……」我話一說完,不經意地,她竟撲倒在我的肩頭,驚動了餐桌,也灑了我滿身半涼的曼巴。

  可是我一點也沒有生氣,我溫柔,不是為了要承接土地(該說是上帝的祝福),而是打從心底同情她。

  以前,感情十分順利並「中庸而行」的我,從不過分浪漫來「傷身」,因為認清現實很重要。我老是弄不懂,為什麼有些人自討苦吃,放著身邊重要的事情不做,撇下外頭清新的空氣、燦爛的陽光、美好的生活不享,一個人像是著了魔般,板起一張苦瓜臉,整天茶飯不思,與秋風為伍地數落葉?

  犯不著吧!世間有太多事情,明知不可為而為,明知應為而不為……又不是跑第一的革命烈士!這些人,寧願把時間無意義的浪擲,謹守人生「三分之一在等待,三分之一在猶豫,三分之一在後悔」的傻瓜定律(這名字我取的),太不值得啦!

  然而,當她秀髮披灑我胸口的一剎那,我感覺到一種自己從未體驗過的傷痛,它似乎像把利刃,卻不是輕輕劃上一條血跡,也不是一刀深扎要害,鬧得鮮血狂洩的潑辣。愛情的傷痛,猶如心坎深處的牙疼,一陣接著一陣,似無止盡地綿長而酸楚,這酸楚啃食靈魂,燃燒青春,淒清哀愁,並凝結成絕望的淚水,一滴滴地滾落下來。

  「斐琪,妳怎麼那麼傻啊……」雖然我記不得是什麼樣的衝動使我緊緊抱住她,也不記得她對我吐了什麼苦水,就有這麼剎那間的片刻,我感到周遭的世界不見了。

  十點半多,趕著要回家向嵐憶做「每日一報」的我,終於結束擔任心理醫生──愛情資政第一次的工作任務。上床熟睡不知多久,夜裡,二點多,她來電。

  「我睡不著,左思右想,還是割捨不下……因此,我打定下個月中旬,到美國找他。」

  「嗯!也……好,當面說清楚有需要,啊……」我不客氣地打了個大哈欠。

  「那……你累了,睡吧……拜拜。」她說。

  「啊……願上帝祝福妳啦!」我話裡混著連連哈欠。

  自從那晚這簡短而意識朦朧的對話之後,幾乎一年多,我再也沒有聽到她的消息或取得聯絡──電話或信件。

  她消失了?起初她離去沒幾個月,在夜裡睡前的祈禱,我會默默為她代禱,想像淚眼紅腫的情痴──斐琪,流浪異鄉,也許會在曼哈頓的街道上,遭遇那男人絕情的打擊,然後一氣之下攀上帝國大廈的頂樓尋短……哦!不!想到此,良心就會責備著自己,不該當晚對她那樣冷淡,還鼓勵她前去美國「找死」,那我豈不也變成幫兇了?願上帝赦免我,也帶領她吧!

  然而時間一久,事情忙,愧疚便減輕許多,她的故事也淡忘了,只記得約瑟芬的咖啡很貴,灑了實在可惜……這樣也好,人生在世,不是求一個心安嗎?

  半年多前,一次我和嵐憶在劇院欣賞完「生之舞表演班」的「荒島塵鐘」,護送情人回家之後,為求節省時間,我抄小路回去。

  那晚飄著細雨,雖然雨勢不大,但騎乘機車視線依然不佳。當行經永康街小巷道的轉彎處,一輛突然從角落鑽出來的小貨車,差點攔腰撞上我的後車輪。

  我雖然及時煞車閃身,但仍穩不住傾倒的車身,衝力加上重量,一股腦兒地人車都摔倒在路旁。我的左腳卡在泥溝裡,表皮擦出鮮血,疼痛讓我揚起一股想臭罵貨車司機的火氣,但一抬頭,貨車卻早已不見蹤影。

  「哦,痛死我啦!唉唷……沒辦法再騎了!」費了好大的勁兒,我站起來,勉強地將車牽到路旁上鎖,決定徒步回家,反正也不太遠。

  深夜十一點多,我跛著腿,一個人在永康街的巷道裡「苦行」。經過「喬奇Pub」,吵雜的人聲、音樂聲令我感到一陣心煩,雙腳自然地加快腳步遠離那些「夜之獸」。但是,等我回神過來,一晃眼看見約瑟芬就在眼前,這才發現自己走過頭了。

  然而,令我驚訝的是,約瑟芬的門口卻站著一個人。

  「妳……怎麼在這裡啊?」我不敢相信,她,是人還是鬼?

  「我……哼嗯,等人。」她聲音既低沈又沙啞,顯然生病了。
  「妳感冒?看醫生沒有?」我問。

  「不必了,自己會好。」她說,眼睛靜靜地瞧著我的腿。

  「你管好自己吧!腳怎麼啦?」她又說。

  「沒什麼,ㄟ,妳在等他……」我話還沒完,一輛路華汽車駛近,停下來的前車門正對著她。

  「再見。」關上車門前,我只聽到她這樣簡短的回答。

  這世間真是無奇不有,我想。

  一個月過去了,我們的地球仍然規律地在上帝的掌握中運行著。因為學服裝設計的關係,嵐憶遠赴義大利深造,留下我繼續在台灣與工作奮鬥。由於我倆都忙,根本沒時間講電話(也講不起),只有偶而寫幾封信抒發相思之情或報告生活近況。

  三個月前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事們看完電影,回到家電話就響了。

  「哦!嗨,妳好啊……」我又驚訝地聽出她的聲音。

  「我們分手了。」她淡淡地說。

  「分手?和誰?美國那個嗎?」我問。

  「之前你在約瑟芬看到的那位……富邦銀行的襄理。」

  「交往多久,我怎麼不知道?」

  「半年了,就在我從美國回來之後不久。」

  「怎麼分的?吵架?還是……背叛?」

  「我想通了,我總是不甘願讓男人在金錢與女人之間做選擇……他們自私,兩個都是!」

  「那……美國的呢?」我問。

  「早分了!哦,對呀!我還沒告訴你,在美國找到他,我賞了他二巴掌和一杯薄荷酒!哈!」她聲音略帶興奮地說。

  沒完沒了。她「平凡」故事的下集,在時鐘敲過三點時暫時漸入尾聲。睡意幾乎掩蓋我一切的思維,但基於那份之前對她的愧疚,我還是忠實地扮演傾聽的角色,甚至應了她週末的邀約。

  來到約瑟芬,的確有些舊地重遊的感覺,不過,經歷二次打擊的斐琪,卻已跳脫先前「苦情妹」的身段,剪一頭俏麗的短髮,她開朗、成熟、自信,穩定的工作與良好的表現為她帶來成就感;肯定自我的女人,笑容也格外迷人,不,我承認,是嫵媚。

  「真想不到,上帝會用二次痛苦的戀情來琢磨我,也許我真的很欠缺獨立,尤其是欠缺獨立於男人。」

  「該說是單獨地面對自己吧!人有許多時候不敢面對自己……」我說。

  「面對自己的愛情?還是自己人生的方向?記得你說過:愛情盲目;但是我發現,如果人生目標盲目不清,他的愛情也好不到哪兒去!」她說話時,眼眸裡透著晶瑩的智慧,這讓我吃驚,也確信她長大了。

  「不錯,妳想通了嘛!現在知何者應為,何者不應為了吧?」我啜一口血腥瑪利。

  「不,不盡然是,我還是覺得感情沒有什麼應為不應為的……應該說現在我更瞭解自己需要什麼,更敢於追求……只是有時仍然迷惘……。」

  「迷惘?難道妳不覺得自己為情所困很傻?」

  「呵呵……。」她不答,笑得有些詭異。

  喝完咖啡,我送她回去,隔週一她約我談證券的事(她在證券公司上班),建議我投資鋼鐵類股。之後幾乎每隔幾天晚上,她都會來電,有時我們會約彼此的同事談生意的事,或一起吃飯談天。

  一個多月前,我帶她到我熟悉的教會聚會,也陪她參與週間的查經活動,當然聊天的話題也加增了信仰的部分,我相信藉著信仰的幫助,她會懂得倚靠上帝的……這一切的進展,讓擔任「心理醫<
同作者相關文章:
愛情心理醫生 (第 44 期)
真信假愛? (第 42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44 期 原住民的危機與轉機 (54-58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44期  1998年  2月 原住民的危機與轉機 44
本期主題:原住民的危機與轉機
發行日期:1998/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目錄s/
編者的話
原住民教會面臨的危機與挑戰
母語是原住民族群的身分證
達娜伊谷傳奇
從社區教會到布農文教基金會
起來吧!同心協力重建上帝美麗的故鄉---鎮西堡
請參與原住民農產品直銷
長老教會原住民宣教的方向
走出原住民悲情
溫榮春牧師----隨時等候主的召喚
從麥可喬登談教會對青少年的宣教策略
泰雅族的「Gaga」超自然信仰
社區事工外一章──「那位管會堂的鄰居」
淺論聖餐
愛情心理醫生
「飛碟、真道、靈魂光」
評「刺激1995」
傳承迷思──與祖靈在布西達雅交會
雙連安養中心--訪蔡芳文長老
從CCMA到TCMA
不可思議的生命──從「活出意義來」一書中看「意義治療」的重要概念
體驗長青團契的原住民教育生活體驗營
活在成長中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