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95期 哪兒來那麼多鬼?
字級調整:

本期主題
遇鬼經驗 難忘感受深
關鍵字:
作者/邱筱鈴 (世新大學新聞系應屆畢業生,曾任台灣立報特約專題記者)
 
每到農曆7月,總免不了有些恐怖氣氛。除了一般性的「鬼門開」說法,電影院上映的鬼片也紛紛出籠,連帶著談論鬼故事的氛圍開始發燒,乍看之下,似乎人心惶惶,既怕鬼,又好奇想解謎。
 
雖然,這世上究竟有沒有鬼,我們不得而知,但對那些曾有過遇鬼經驗的人來說,可就真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了。
 
一朝被鬼嚇 多年後遺症

目前在外商公司上班的林怡芬曾有不可思議的遇鬼經驗。她說,事情發生在她唸專科的某個夏天,印象很深是在星期五晚上大約十一點左右。那天,她獨自在家,坐在家裡二樓那個新買兩天的大沙發上看電視。
 
看電視看到一半,聽到樓下傳來一群人鬧哄哄的聲音,有說有笑還有開門聲,剛開始,她直覺認為一定是爸媽帶了很多的朋友回來,所以她未加理會,只是過了一陣子,吵雜聲不但沒有停,反而越來越大聲。
 
「我嫌太吵,就起身,準備到樓下要他們小聲一點。」就在她走到樓梯中間時,眼前的情景簡直把她嚇呆了,因為一樓竟然完全是暗的,半個人也沒有,原本吵雜的聲音也因為她的出現而突然停下來,變得靜悄悄。
 
心有餘悸的林怡芬說:「我當時害怕極了,整個腿軟,差點爬不上二樓。」後來她總算勉強回到樓上,把燈全打開,電視聲音也開到最大,然後裝鎮定地繼續看電視,沒想到過了幾分鐘後,她又聽到一樓傳來一個陌生女子的聲音。
 
那聲音越來越大,一直重複說著同一句話:「妳一個人會無聊嗎?」林怡芬害怕得快哭了,趕緊衝到父母的房間,把門鎖住,然後打電話要父母趕快回家。林怡芬提到:「我爸媽在電話裡頭覺得莫名其妙,一直問我怎麼了,但我嚇得根本說不出話來,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因為怕女兒出事,林怡芬的父母不到二十分鐘就趕回來了,見到爸媽後,林怡芬受驚嚇的情緒才漸漸緩和。這件事情過後沒幾天,某日,林怡芬回到家,發現擺在二樓新買的大沙發不見了,一問之下,才知道母親拿去退了,原來那是三手沙發,之前也被不少人退過,至於詳細原因,林怡芬的媽媽也從沒提過。
 
雖然事隔多年,林怡芬說,她現在想到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心裡還是會覺得毛毛的,常常晚上睡不好覺,也不太敢起來上廁所,這件事在她心中留下很大的陰影。林怡芬相信,在這世上一定存有「某些東西」。
 
誤闖鬼地盤 上帝作靠山

相較於一般人,基督徒對於鬼這一類事物的看法或許比較另類,「因為心中有上帝,無論遇到什麼,我都不曾感到害怕,只是覺得好奇。」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張益盛,泰然自若地提起自己在當兵時的遇鬼經驗。
 
張益盛說,那時位於內湖的五子山示範公墓要找部隊裡園藝方面的專長兵,他原以為所謂的公墓,是牧草的「牧」,便不疑有它,欣然前往。後來他才知道,自己被調去的地方是貨真價實的墓園,而五子山示範公墓屬於軍墓,葬在那裡的大多是死去的將軍或者高階長官。
 
「那天,我們上五子山,沿途都是大雨加上濃霧,旁邊有什麼根本看不清楚。」張益盛表示,後來到五子山軍墓處,他才聽說這是死去的長官歡迎新兵到來的一種儀式,張益盛也提到那裡的其他傳聞,例如「長官點兵」,意思是在這個地方,當月第一個登記下葬的軍官是什麼階級的,之後那一整個月送來埋葬的人也幾乎會是同個階級。
 
「看過那些登記下葬的統計表,你會發現結果真的巧合得嚇人。」不過,這都還只是小事一樁,張益盛說,五子山示範公墓每年有二、三次大活動,其中一個是三二九青年節的春季祭典,而真正大條的事情,也通常會在接近三二九的時候逐漸發生。
 
他遇到的第一次是在大白天。張益盛記得那天天氣很好,他和其他的小兵正在屋外除草,當天一個軍墓處的雇員跑來問他們,為什麼今天要在屋內漆油漆?眾人百思不解,因為所有的小兵都在這裡除草,哪有人在漆油漆呢?
 
「後來,我們全都跑去看,竟然看到軍墓處裡擺放所有長官牌位的那個房間,裡頭有隻油漆滾筒正自己在上下移動。」張益盛說,大家當時都嚇壞了,後來那個最先看到的軍墓處雇員整整生病一個月,而那個房間也沒有任何小兵敢再走進去。只有他,因為是基督徒,並不感到害怕,所以日後每當需要到那個房間把所有牌位搬出來的時候,就成了非他莫屬的工作。
 
與鬼面對面 信仰更堅固

還有一件事是在三二九的前幾天晚上發生的。張益盛提到,五子山的軍墓處以前是高爾夫球俱樂部,所以裡頭有不少的娛樂設施,像是卡拉OK、撞球間等等,當時張益盛已升任班長,每天晚上都要負責巡邏檢查,直到確定各個娛樂設施的房間都收拾乾淨並且鎖上,才能放所有小兵去睡覺。
 
但有一天早上,大家起床後卻意外發現撞球間被弄得亂七八糟,張益盛還因此挨長官罵。「可是前晚檢查時,撞球間明明收好也鎖上了,怎麼會這樣?大家都納悶不已。」相同的情況連續發生好幾天,直到三二九前一晚,眾人決定徹夜埋伏,以便一探究竟。
 
張益盛說:「就在半夜的時候,我們清楚聽到撞球間傳來許多乒乒乓乓的撞球聲。」一定有人在打撞球,而且是很多人,但可怕的是,門被反鎖,從門縫下看,一片黑暗,沒有開燈。其他小兵看到此種情形,全都嚇得動彈不得,只有張益盛一點也不害怕,他還是認為是有人在惡整。
 
「我抱著十足的好奇心打開門、再開燈,往裡面一看,這次我真的有點被嚇到,因為的確一個人也沒有,聲音也瞬間跟著停止。」張益盛說,還不只這樣,更怵目驚心的是,好幾支撞球竿擺在撞球桌上,還有撞球,有些剛落到袋子裡,有些還在桌上滾,一副亂七八糟的景象,而撞球間是封閉式的,除了他打開的那個門以外,根本沒有其他出口。
 
那晚,大家都無法入睡。直到隔天,軍墓處的長官又因為撞球間亂七八糟來罵人,張益盛無奈,只好向上級報告說:「昨天晚上,老長官們來打撞球,所以才這樣。」沒想到,那位軍墓處長官一聽臉色大變,原本頤指氣使的模樣趕緊收斂閉嘴。
 
後來,張益盛才知道,原來幾年前也曾經發生過同樣的事件,因為當天三二九,從各地來參加春季祭典的,幾乎是三軍總司令全員到齊,聽說只要是這種情形,那些死去的老長官們就會在接近三二九的時候有所反應,而且只要待過他們軍墓處的長官其實都心知肚明,只是絕口不提、能避則避。「難怪每到黃昏,我們長官就趕著離開,從來不在這裡過夜。」
 
「在那裡,我可以強烈感受到魔鬼的勢力。」張益盛說,因為當兵的那段經歷,讓他相信,這世上的確有鬼存在,不過,也因此讓他更堅定信仰。「因為信靠上帝,所以在當時那樣的環境底下,我反而能更顯鎮定。」張益盛滿懷平安喜樂,在五子山軍墓處度過整整一年,他強調:「我知道不用懼怕,因為聖靈一直與我同在。」
 
關於鬼這一類事物是否真的存在,說法、看法本來就是見仁見智,從別人分享的遇鬼經驗中,我們仍然無法確定什麼,只能說,這個永遠無法釐清的謎題,又多了一層神祕的色彩。
同作者相關文章:
遇鬼經驗 難忘感受深 (第 9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95 期 哪兒來那麼多鬼? (4-6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95期  2006年  8月 哪兒來那麼多鬼? 95
本期主題:哪兒來那麼多鬼?
發行日期:2006/8/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編者的話
目錄s/
遇鬼經驗 難忘感受深
探討台灣民眾遇見神鬼的經驗
鬼與趕鬼
鬼附與精神病
活在上帝國——屬靈爭戰的真諦
蔡政夫小傳
教會參與外籍配偶照顧事工的省思
從商業電影宗教化現象談影像與福音的相互關聯性
論電影《活體超市》
畫說「信心」
不一樣的復活節
悲劇的消費與昇華
對於犯罪現象的些許省思──評電影《開膛手》
我們要跟孩子連上線
此情可待成追憶
何謂「交鬼」?
聖經中對撒但的看法
老契友的一封信
我是上帝爸爸的孩子
我有一個夢
他應該是/不是長青人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