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85期 說得多還是做得多?
字級調整:

信仰.生活
坎坷求學路
關鍵字:
作者/陳語忻 (2004年MIT(麻省理工學院)新鮮人)
異文化求學的痛苦
  普林斯頓大學面試者問我:「Princeton的每個學生,從小到大都名列前茅。你對『失敗』有什麼看法?」其實我並不屬於這個常勝軍的分類。我四歲隨爸媽赴美留學,英文字母沒認得幾個,便被送進幼稚園。同學們拉扯我的名牌,嘲笑我奇怪的名字,不友善的舉動令我難過。但有口難言,更叫人沮喪。就像為了美麗夢想而暫時失去聲音的人魚公主,我決定要儘速找回自己的聲音。毯子、椅子、繩子搭的窩,耐久力強的電池、手電筒,一大簍的英文童書,陪我走過學前時期。小學一年級我進入英、德雙語班,小二被編入資優班,每週兩天到校外接受特殊課程。我還清楚記得第一週學「照相原理」,之後幾週製作機器人。升三年級的暑假,我拿到獎學金參加德語營……我有了自信,在學校也有了朋友,以為好日子從此就要開始了!怎知爸爸完成學位,準備回台。深秋的傍晚,爸爸帶我到公園對我說:「台灣是我們的家,所以我們要回去。」
  
  就這樣,我回到台北。下飛機的同一天到新小學插班三年級,一個月後便有期末大考等著我。爸媽、家教、學校愛心媽媽……每天輪番上陣教我中文。期末考,老師擔心我看不懂試題,特准爸爸為我讀題目。看我一筆一劃慢慢「畫」字極辛苦,老師通融我在鈴聲響後繼續作答。好奇的同學們圍過來,七嘴八舌的說:「哈!這題做錯了……。」國語有一題簡直是送分題,「分享一件快樂的事情」,我卻憤怒的拒答。我以為我的人生在台北毀了,任何答案都騙人騙己。
  
  國二寒假赴美探親。假期結束,我央求爸媽讓我留在美國讀書。有了兒時頻頻遷徙的經驗,雖有五年不在英文學習環境的鴻溝,但只要brave the leap and make move,相信我可以越過。插班入八年級,我再度面臨陌生環境,書本依舊是我最大的安慰。跌破眾人眼鏡,三個月後初中畢業典禮,我搬回全年級「閱讀第一」的大獎盃。原來校方為鼓勵學生多閱讀,每讀完一本,可利用教室的電腦題庫作測驗,累計積分。我自己摸索出重點速讀方法,足可答題。如果很喜歡該書,日後再細讀。

多采多姿的高中生活
  美國高中採學分制,必修課外,個人按能力、興趣選課。AP(Advanced Placement)的課相當大學初級課程,經檢定得高分,大學便可跳修。我就讀的高中有更磨人的IB國際認證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Program),總部設於日內瓦。課程設計注重全人、國際化、多樣化,藝術、外語須達相當程度,且十分強調社會科學。認識論(Epistemology),讓高中生有極佳的邏輯思考訓練。結業前,每科得接受馬拉松式的檢定考。若要拿正式文憑,另得做兩百小時的社會服務,再加一篇大論文,密封送至指定大學由教授評閱。論文題目不拘,我寫中世紀大浩劫——黑死病。最後兩年IB課程,功課多到每天只睡三、四小時。英國文學一課以大三程度要求我們,有做不完的名著書評!認識論的老師上課前往往先發一大疊紙,讓我們從黑板一堆題目中,自由挑題發揮,寫完一個再寫第二個。一回更瘋狂地出了這樣的題目:某書某章最後一個字是什麼?希冀我們既提綱也觀微嗎?
  
  申請美國大學,學校成績、學力測驗、社會服務、社團活動、體育競賽、個人特殊表現、作品與老師推荐信都是重要參考。我參加交響樂團、德語社、榮譽學生社、數學隊……常代表學校出賽。一回隨金頭腦隊(Academic team)到鄰州參賽,竟有如此一題:「誰將西方醫療制度引進北台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背景、醫生家庭出生的我從容答出「馬偕」,隊友、對手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學術社團外,同學們合組社區服務社團。我也到小學教樂理,到安養院為老人拉琴,在教會教主日學、伴奏。暑假期間到美國疾病管制局(CDC)實習:打字、整理檔案、學習看片子……種種經驗,加上跆拳道黑帶資歷,佐證自己不是死讀書的孩子。申請MIT,我則另寄了一個拉開即呈現立體球型的紙作品!
  
  高中生活多采多姿,但也不是毫無憾事。經過台灣數學教育洗禮,我有滿強的演算能力。一回考試,老師規定前半段題目完成後去教桌拿計算機繼續作下半段。我自忖用計算機還更麻煩,一口氣寫完交卷。未料答案全對卻被扣四十分。原因是老師不曾遇過不用計算機就可解後段題的學生,認為我可能從一開始就偷用計算機。真是冤枉!但也只能虛心接受,日後別再自作聰明!還有一回該交生物報告,但我竟去醫院掛病號!隔天補交,因為遲交被扣二十五分!我解釋自己如期完成作品,也不知道自己當天會生病……老師生了氣,堅持此情況下我應該想辦法找人代交。又學了一個功課!還有一回上體育課,體育褲弄髒了,換了件休閒褲,結果那堂課被計零分。我學乖了,規則就是規則,不容許特權!

MIT(麻省理工學院)的校風
  MIT為我面試的七十歲老校友,花了兩個半小時來瞭解我小小年紀離開父母到美國讀書的動機。台美兩地教育確實不同。個人以為台灣課程較精緻也較靜態,不管能力、性向,要求每位學生朝同一目標邁進,一般小孩在此體制下可學得較紮實。美國教育較有彈性,大家不須在一個框架下競爭,造就的學生較開朗,有個人特色。家長和學校互動積極,學校組織、社團、課後輔導,都有義工爸媽參與。公立學校學生個別差異大,我們這班多人上名校,但全年級畢業生不到入學時人數的五分之四,許多人中途輟學。
  
  選系所、選城市,也在禱告中求主帶領:「你知道那裡最適合我!」志在生物工程,世界公認生物科技最強、全美理工排名第一的MIT,竟是最先通知我已被錄取的學校。對於這結果,滿心感恩。MIT和哈佛均位於麻省大波士頓區查理斯河河畔,1861年創校以來,MIT已出了五十五位諾貝爾獎得主。近年來發展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多個科系排名亦獨占鰲頭。MIT全校學生一萬人,大學部有四千多名,師生比為一比七,小班教學。MIT強調團隊,許多作業得合作完成,這也提醒學生:同學是伙伴,不是競爭對象。大一不打成績,只有過與不過,目的在鼓勵學生發掘自我潛力,挑戰更難的課。「不過」也不會留下記錄。在校期間不排名次,畢業典禮也沒有榮譽獎項,一旦入學,每個學生都是學校的寶。MIT和哈佛可互相選課,和英國劍橋大學則有交換學生計畫。
  
  MIT小孩常自嘲書呆子(nerd),但這群孩子喜歡音樂(百分之二十幾的人副修音樂),喜歡藝術創作(用土堆成沙發,再鋪上草皮),讀書讀累了還會作弄人。在行政大樓的圓頂放置警車,車窗上夾一張違規停車的罰單!要避開巡警,把體積不小的汽車解體,由小小的洞口往屋頂送,組裝,讓人想到史恩康納萊、凱瑟琳麗塔瓊絲主演的電影,躲避保全、高科技紅外線防護、解密碼、神機妙算偷古董的情節!整自己人不夠,也整有瑜亮情節的鄰居!哈佛、耶魯兩校足球賽正打得如火如荼,一顆寫著MIT的大氣球突然從草坪中間升起,帥!參觀MIT科學博物館,機器人、光學、力學的創意,會讓你慶幸世界有這些書呆子的存在。世界三大地下道路工程依序為俄國克里姆林宮、美國國防部五角大廈及MIT。為免寒冬校園奔波,MIT各建築物都以地道相連。就像水獺喜歡挖地洞般,因此名叫Tim的水獺便成了MIT的代表動物,看出MIT人的幽默嗎?開學前每棟宿舍均渾身解數展現自己特色,以吸引新生入住,我因此有免費的BBQ(烤肉)可吃。待參觀完所有宿舍後,再決定要住哪兒!羨慕MIT的自決精神吧!

媽媽的話
  語忻是興趣廣、自發性強、很有方向的孩子。成長過程中,無從選擇的跟著爸媽去適應艱難的新環境。國二轉學前,她拿下段考第一的成績。因嚐過自由學習的快樂,她清楚知道分數不是學習的目標,而一直有想飛的衝動!為了加入交響樂團,她十四歲才學大提琴,隔年即當上大提琴首席。(她常用科學方法分析弓法,苦練到手指破皮!)IB課程第二外語選德文,因在台灣沒再接觸德語,為要趕上已修德語多年的同學,得額外努力,暑假協助她整理書物,才發現千百張一面德語、一面英語的硬紙卡。選課的關係,十二年級才修完物理,但MIT、史丹佛大學工程系均要求物理單科學力測驗成績,她自修物理考得滿分,如期在十二年級初寄出申請單!雖已上了第一志願,暑假返台休息,仍每天學兩個艱澀的英文單字,閱讀世界各地新聞,自律的她似乎是電視絕緣體。
  
  她從小不論學任何東西,都不曾馬虎。打跆拳之前的暖身運動,一群孩子就屬她最賣力。作美國憲法報告,一名外國學生竟讓老師感動得流淚。語忻手巧,一向閒不下來!申請學校忙得灰頭土臉,仍為新生的小表弟織了一條有愛心立體圖案浮現的小毯子;弟弟的書桌、電腦桌都由她獨力組裝。學科學又熱愛文史父親的啟發、多元文化的刺激,造就她自我學習的能力。參觀建築、美術博物館,總是閉館才走。為弟弟講解動物生態、岩石特色,其博學讓人驚訝。自己借書研讀數學、上網參加解題比賽,不曾補習,沒有爸媽在旁督促,竟能代表州參與全美數學大賽。
  
  語忻感嘆,在台灣、美國各住了目前人生的二分之一,但她卻並不真正屬於某個二分之一,這話讓我心疼。可見光榮的背後,有她孤寂的一面。也因為如此,她比同年齡的孩子成熟:「遇到不順心的事,我會想,二十年後還會如此在意嗎?如果不會,現在就別受它干擾……。」相信語忻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自由飛翔、有歸屬感的地方!在MIT的學生中心相互道別,她說:「媽媽,我會用功讀書!」「媽媽只希望妳健康的活著,有穩定的教會生活。」「這兩者不衝突啊!」當母親,佩服自己女兒永遠不喊累的毅力;對無法在女兒身旁支持她,則深感虧欠。我天天問先生:「為語忻禱告了嗎?」在高智能層次的求學過程,作爸媽唯一的期盼:親近上帝——敬畏上主是智慧的開端。
同作者相關文章:
坎坷求學路 (第 8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85 期 說得多還是做得多? (53-56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85期  2004年  12月 說得多還是做得多? 85
本期主題:說得多還是做得多?
發行日期:2004/1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編者的話
目錄s/
長老教會一四○週年系列建言
看!長老教會──對「社會關懷」的批判性反省
顏色之外——展望2004年後的長老教會政教關係
眼高手低——從教勢統計看宣教策略與行動力的落差
沒有執行力,就沒有宣教力
堅持傳福音是唯一職責——郭馬西牧師小傳
全新世界即將來臨?
以「道成肉身」的信仰看藝術的情境化
佳里教會的外籍新娘輔導班
禁食與經濟公義
當愛情披上謊言的糖衣
不要讓我們的信仰顯出基督徒狹隘的胸襟
瞳人中的真光——一個難忘的聖誕節
坎坷求學路
我願緊跟我主——大衛牙科蘇嘉俊醫師
公民社會的提倡
主日學應該恢復母語教學
青春不留白
那年,我參加SEP……
上帝所賜的禮物
尋見靈魂裡的荒漠之地——青年門徒靈修營後的深思與反省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