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167期 創世記:在起頭...
字級調整:

本期主題
伊斯蘭教的《創世記》論
當今西方基督教文明與伊斯蘭文明激烈衝突,導致無論是三教的信眾,或是其他非一神教的信眾,幾乎遺忘了猶、基、伊三教的同源關係,以及共有的創世故事與先知傳承,而後代對此一共同傳承的不同詮釋,甚至導致三教相互對立的神學與政治立場,從而隱沒了一神教原本多元包容的神聖訊息。
關鍵字:
作者/蔡源林 (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聖經:創世記》所載的創世故事與上古希伯來先知的事蹟,乃是一神教諸民族的神觀、宇宙觀與人觀的共同基礎。雖然,神以六天創造宇宙並依神的形象造人、亞當與夏娃及其後裔的墮落、挪亞逃避大洪水、亞伯拉罕移居神應許之地等主題,先後被傳述於猶太教的《希伯來聖典》、基督宗教的《聖經》、伊斯蘭教的《古蘭經》三部一神教聖典,但這三部聖典對前述主題卻有不同的敘述,並各自開展出迴然不同的解經學與神學傳統,形成世界宗教史上同一創世故事各自表述的獨特現象。
 
伊斯蘭聖典《古蘭經》的文體迴異於《聖經》,為格言、對話體而非敘事體,《古蘭經》呈現的創世故事各項主題,全然沒有《聖經》充滿戲劇性張力的情節,而是警語般地提示該故事的重點所在。以上帝創造亞當與夏娃的故事為例,《古蘭經》第二章有較多篇幅提及,但故事情節相對簡略,其重點不在人類受誘惑而墮落,而是強調人類為萬物之靈,受真主阿拉(以下簡稱「真主」)之命而代管天地萬物。經文提及真主召集諸天使,向他們宣佈祂將運起大能,創造靈肉一體的人類,經云:「昔時,你的養主(真主)對眾天使說:『我必欲在地上造一代位的。』他們說:『有我們以讚你稱道清淨,頌揚聖潔著,你豈可在地上造化作惡流血的人呢?』主說:『我實知道你們不知道的。』祂把一切(宇宙萬物的)名稱統教給阿丹(亞當)了!」接著真主詢問眾天使知道萬物的名稱否?天使均答不知,真主便令亞當一一告訴眾天使諸物的真名,接著真主令眾天使向亞當下拜以示服從真主在地球上的代理者,眾天使遵命,只有天使以卜里廝輕視具血肉之軀的亞當,拒絕向他下拜,從此便背叛真主,成為誘惑人類違背真主誡命的魔頭,類似基督教撒旦的角色(參見《古蘭經》2:30~39)。這段故事在《古蘭經》第二十章再度被提示一次,也提到亞當與其妻因誤食禁果而被放逐的失樂園主題(20:115~121)。正是上述《聖經》與《古蘭經》對人類始祖墮落的不同敘述,引申出基、伊兩教神學人類學的根本分歧點,基督教神學的傳統說法為人類從此背負「原罪」的重擔,等待著神指示新的救贖道路;伊斯蘭神學則沒有「原罪」論,主張亞當雖犯錯,但已因悔罪而被真主寬恕,人類仍繼續承擔真主在地球的代理者之重責大任。
 
《古蘭經》的人祖墮落故事,與《聖經》所述的另一重大差異為未提到亞當之妻的名字,也沒說其妻是從亞當的肋骨所造,更未述及亞當的犯錯乃因其妻先受誘惑所致,《古蘭經》這段故事看不出明顯的男尊女卑意含。伊斯蘭律法相關的父權規範,並未引述《古蘭經》的創世故事為論據,而是從伊斯蘭教第二聖典《聖訓》取得主要依據。《聖訓》有如下一段經文:「我(穆罕默德)警告汝當小心女人,她們乃從肋骨所造;肋骨最彎曲的部位為上端,如果汝要將之拉直,可能會折斷;如果不去碰觸,仍然是彎曲的。因此,我警告汝當小心女人。」上段經文如同《聖經:創世記》一樣,認定夏娃造自亞當肋骨,強調女人脆弱及附屬的地位。但部份學者質疑上段聖訓的傳述者,乃是原本為猶太人或基督徒改宗伊斯蘭的皈信者,遂將《聖經》說法偽托穆罕默德而編入《聖訓》。事實上,許多受過現代批判學術訓練的穆斯林學者也發覺,《聖訓》相較於《古蘭經》,在性別觀點上更傾向於保守,特別是提倡伊斯蘭女性主義的學者,這群學者提倡回歸《古蘭經》本旨、批判性地檢視《聖訓》的現代主義解經學,導致了伊斯蘭內部保守派學者的反擊,並與女性主義學者展開激烈的爭辯。
 
伊斯蘭女性主義學者,力倡《古蘭經》乃是所有宗教傳統中最強調性別平權的聖典,顛覆了伊斯蘭為男權至上宗教的刻板印象。若以不帶偏見的方式直接研讀經文,此說法有其道理。首先,《古蘭經》將男女性別差異視為是真主的奧跡,具備某種神聖的意含:「眾人當敬畏真主;祂從一個人創造了他們,並由同類上造化他的配偶,並由他兩繁衍了許多男女。」(4:1)並強調男女之間相互依賴與互補的角色:「祂(真主)為你們人類在同類中造化妻室,以安慰你們的心,並在你們中間安置愛意和憐憫。確實這也是他給有參悟的人們的跡象。」(30:21)。《古蘭經》並未有女性比男性更易於受誘惑而墮落的經文;反之,在涉及宗教救贖的經文,《古蘭經》都未強調兩性之差別。所以,不信道者,無論男女同受懲罰;信道者,無論性別,在天園同受永恆的恩賜:「順服的男女、信道的男女、服從的男女、誠實的男女、堅忍的男女、恭敬的男女、好施的男女、齋戒的男女、保守貞操的男女、常念真主的男女,真主已為他們預備了赦宥和重大的報酬。」(33:35);「我(真主)絕不使你們中任何一個行善者徒勞無酬,無論他是男的,還是女的——男女是相生的——遷居異鄉者、被人驅逐者、為主道而受害者、參加戰鬥者、被敵殺害者,我必消除他們的過失,我必使他們進那下臨諸河的天園。」(3:195)相對於其他世界宗教對男女持守宗教戒律有不同的規定,或女性受先天條件所限更難以獲得救贖等說法,《古蘭經》卻未提及男女有別的宗教修行與救贖效果的性別差異。
 
伊斯蘭教對人類墮落的原因,乃從人類個體的靈肉二元本質而論,此點倒與基督教神學有相通之處。《古蘭經》多處提及人類受造的過程如下:「我(真主)確已用泥土的精華創造人,然後,我使他變成精液,在堅固的容器中的精液,然後,我把精液造成血塊,然後,我把血塊造成肉團,然後,我把肉團造成骨骼,然後,我使肌肉附著在骨骼上,然後我把他造成別的生物。願真主降福,祂是最善於創造的。此後,你們必定死亡,然後,你們在復活日必定要復活。」(23:12-16)人體由物質材料所構成,也有如其他動植物的生物性及動物性本能與慾望,故人有墮落的天性;但人有靈性,故也可能自我提升以追求至真、至善、至美的超越、永恆的境界,故人因靈性而與神有特殊的聯結。
 
《古蘭經》的章節並非按照時間次序編排,所以失樂園故事以後的《聖經:創世記》篇章,包括人類持續墮落、神向眾先知傳達啟示的故事,也僅在《古蘭經》不同篇章中被提示,雖能契合《聖經》敘事的本旨,但故事情節同樣被略過。所有希伯來先知中,《古蘭經》提到最多次的便是亞伯拉罕(穆斯林中譯為「易卜拉欣」),阿拉伯民族將其祖先上溯至亞伯拉罕的長子以實瑪利(穆斯林中譯為「易司馬儀」),《古蘭經》天啟則進一步強調亞伯拉罕為一神教共同始祖的地位。亞伯拉罕事蹟提示較多的是第21章,其重點為亞伯拉罕勇於挑戰其父親與宗族的偶像崇拜習俗,並不惜切斷血緣紐帶關係而歸信唯一真神,神便再賜予他以撒(穆斯林中譯為「易司哈格」)與雅各(穆斯林中譯為「葉爾孤白」)等後裔(參見《古蘭經》21:51~75)。不過,穆斯林始終認定以實瑪利為嫡長子,而非被放逐的庶子,而被指定做獻祭的也是以實瑪利,而非以撒;穆斯林也深信麥加便是亞伯拉罕當年流浪曠野時,獲得真主啟示建立聖殿的所在地,其周邊地區也是其長子以實瑪利與其母夏甲受逐後暫居的處所。
 
《古蘭經》天啟結合阿拉伯民族的古老傳說,共同組成伊斯蘭教最重要的五大宗教功課之一的麥加朝聖(穆斯林中譯為「朝覲」)。朝覲儀式大略如下:第一天,穆斯林先在麥加規定處所受戒,環繞卡巴聖殿七圈,夜宿米那營地(效法亞伯拉罕夜宿此地);第二天,進駐阿拉法特平原上做禮拜並聆聽教長講道,以便體會當年穆罕默德歸真前最後一次講道的真諦,此為朝覲活動的高潮;第三天,回到米納營地,進行投擲石頭於象徵魔鬼的石柱之儀式,以效法當年以實瑪利用石頭驅趕魔鬼,以保護其母的事蹟;然後進行宰牲儀式,以紀念當年真主以羊來取代以實瑪利為獻祭;最後再度前往天房做道別巡禮,同樣是繞行七圈,並儘量碰觸或親吻黑石,朝覲儀式便大功告成。接下來,許多穆斯林會前往麥地那瞻仰穆罕默德的陵墓。由於伊斯蘭正統教義反對將先知當神崇拜,故麥地那謁陵並非朝功的必要部分,只視為紀念先知的活動。
 
麥加朝聖就穆斯林而言,固然是顯示穆斯林四海之內皆兄弟的信仰共同體認同,但若回歸《古蘭經》有關亞伯拉罕的敘事,朝聖更具有跨越三教隔閡、重返一神教共同源流的宗教包容精神。當穆罕默德流亡麥地那之際,曾與當地猶太人做教義論辯而無法說服猶太人接受其天啟,真主便降示如下經文:「信奉天經的人啊!你們為甚麼和我們辯論易卜拉欣呢?《討拉特》(猶太《律法》)和《引支勒》(新約《福音》)是在他棄世之後才降示的。難道你們不瞭解嗎?你們這等人,自己知道的事,固然可以辯論;怎麼連自己所不知道的事,也要加以辯論呢?真主知道,你們卻不知道。易卜拉欣既不是猶太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他是一個崇信正教、歸順真主的人, 他不是以物配主的人。」(3:65~67)換言之,穆罕默德在阿拉伯民族之間傳播真主天啟時,並非以創立一個新宗教而自任,而是以回歸遠古人類信仰的共同源頭為訴求,但當時的猶太人與基督徒都各自謹守其《聖經》與古老傳統,而拒絕承認穆罕默德是傳達新天啟的先知,穆罕默德與其第一代追隨者便決定分道揚鑣,建立伊斯蘭教為阿拉伯民族的共同信仰。
 
由於當今西方基督教文明與伊斯蘭文明激烈衝突,導致無論是三教的信眾,或是其他非一神教的信眾,幾乎遺忘了猶、基、伊三教的同源關係,以及共有的創世故事與先知傳承,而後代對此一共同傳承的不同詮釋,甚至導致三教相互對立的神學與政治立場,從而隱沒了一神教原本多元包容的神聖訊息。但猶、基、伊三教歷代的神學家與靈性導師,仍然不乏企圖重新闡發一神教包容精神者,以下僅舉十二、三世紀西班牙蘇非哲學大師伊本.阿拉比(1165-1240)為例,做為三大一神教匯通的一個範例。
 
伊本.阿拉比出身於伊斯蘭統治下的西班牙,當時猶、基、伊三教和平共存,成為中世紀宗教包容的典範,阿拉比遂在此宗教自由的氛圍下發展其匯通三教的靈性哲學,他對創世故事的獨特詮釋承接了《古蘭經》、麥加朝聖所揭示的三教同源主題。阿拉比以其獨特的三教貫通思想,將亞當和夏娃的關係和聖母瑪莉亞與耶穌的關係相對比,認為這是真主所顯示的兩個前後呼應的創世奧跡。他質問傳統詮釋的正當性,若說夏娃從亞當被創造出來意味著女性從屬於男性,則耶穌從處女瑪莉亞之體誕生,豈非是男性從屬於女性?阿拉比拒絕此種表面性的解釋,而強調真主在這兩次創造行動中揭示男性與女性間的相互涵容與相互依存的特質,這兩組關係顯示陽中有陰、陰中有陽的真諦,此一陰陽合德的狀態從創世到救贖的過程中,是從合到分、分而復合的狀態,故耶穌的誕生象徵救贖後回歸本源的新人類,實現了完整的人性,達到人性的聖化之終極目標。阿拉比強調人類本質上是同時兼具男性與女性特質,但真主在創造每一生命時,或令其具男性特質而使其內在缺憾的女性特質有待實現,反之亦然。人類存有的本質乃由其與神聖本質的關係所界定,每一個體內在的空虛驅使其實現更完整的人性,重新恢復與神聖本質之合一,故每一存在的生命總是處在未完成而待完成的狀態,洞見內在的缺陷處便是人性聖化的開端。阿拉比對創世故事的詮釋,以中世紀正統解經學的觀點來看,簡直是異端,但其觀點不但貫通三教,甚至跨越東、西方傳統,其陰陽合德的思想雖源自《古蘭經》版的創世故事,卻與東方道家思想相契合,也和現代平權主義或女性主義神學不謀而合。
 
筆者在大學講授多年世界宗教課程,當提及猶、基、伊三教都信仰同一位獨一神,猶太人稱耶和華(或耶威)、基督徒稱上帝(或神)、穆斯林稱真主阿拉,只是名稱不同,其實是指同一位神,也傳承同一脈先知系譜的不同分支,大部分的學生都是一頭霧水。臺灣並不屬於一神教文明圈,並未從小跟著父母親與長輩研讀《聖經》或《古蘭經》,大半僅接受有限的西洋史知識,大概知道自古以來猶太人常受基督徒迫害,中世紀的十字軍則為基督徒與穆斯林之間的聖戰衝突,再加上當代媒體對西方與伊斯蘭世界的「文明衝突」不斷地報導,更是難以理解三教同源的一神宗教史觀。尤有甚者,三教的基要派或極端保守派都會宣稱他教所信的是假神明、假先知,或他教所研讀的經典為人所偽造,只有本教經典才是獨一神的真正啟示,本教才保有永恆的真理。故而,一神教三部經典所揭示的三教同源史實,並不容易為華人世界的教內與教外民眾所理解與接受,其他宗教或無神論者的狀況大概也沒好多少,自稱文明與包容的現代人,在宗教心態上似乎仍處於後巴別塔的時代。《古蘭經》揭示的回歸前巴別塔時代的亞伯拉罕正信源頭,值得吾人深思。
同作者相關文章:
伊斯蘭教的《創世記》論 (第 167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67 期 創世記:在起頭... (19-23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67期  2018年  12月 創世記:在起頭... 167
本期主題:創世記:在起頭...
發行日期:2018/1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在起頭…
上帝是否創造了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從多元性別觀點看創造的敘事
導讀:三大宗教的「創世觀」
古代猶太教觀點看「創造」:《塔木德》與《創世記註釋書》舉例
伊斯蘭教的《創世記》論
印度教的梵(Brahman)與宇宙生滅循環
「愴」世記
找到線頭啦!
Camino de Santiago 我出去冷靜一下
《牧者》紀錄片訪談
O-ló上帝
貞文的詩篇與人生
每日的省思
有沒有一種可能
約伯記的精華(下)
神研班書籍介紹
ひろこ的參與心得
傳愛無礙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