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125期 母語的將來
字級調整:

解惑之窗
基督宗教看永生與祭祖
這是神,而那是人,拜祖先牌位的敬禮不能跟拜神的敬禮混在一起。
關鍵字:永恆生命  上帝主權  敬祖  族譜  拿香 
作者/洪山川 (天主教台北教區總主教)
作者/盧俊義 (長老教會台北東門教會牧師)

 ※前言:

台灣民間宗教的生死觀與基督宗教差異相當大,因此信仰基督的信徒常常在清明節、中元節等需要祭祀的節目感到無所適從。究竟基督徒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華人文化所避談的「死亡」及「祭祖」?如何站在信仰的立場去看待這兩個問題呢?

以下整理自綠色逗陣電台「真心真情惜台灣」2010年4月3日播出的節目內容上半部,主題為「基督宗教看死亡與敬祖」,由吳信如(南與北文化出版社總編輯)、林淑芬(前新使者雜誌總編輯)主持,訪問洪山川神父(天主教台北教區總主教)、盧俊義牧師(長老教會台北東門教會牧師)。上期刊出這次訪談的前半部「基督宗教看死亡」,本期刊出下半部「基督宗教看永生與祭祖」。

※誰才能得永生?

吳信如:

我想問一個非基督徒常常問的問題:難道真的只有信基督教的人才能得到永生?有人不信,或者沒聽到耶穌的福音就死的人,也有胎兒還沒出生就死在腹中的,若是如此是否無法得到永恆的生命?

洪主教:

天主教跟基督教在這些事的立場有些不同,雖然同樣是照耶穌所說的「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經過我否則無法到天父那裡去」(約十四:6)。我們在四十年前的第二次梵諦岡大公會議,那時有二千個主教參加開了二天會議,關於信仰和永生的問題那次會議裡面有一些結論。那些一輩子無法接觸到耶穌基督的人是否就無法得救,我們的結論是若他是有一顆好心,一生到最後照他的良心來行,那他就能得救,不一定要接觸耶穌基督。因為我們相信上帝有他的方法來拯救一個人。

「認識耶穌和不認識耶穌」與「善惡」還是有分別。我們常說信教是要勸人向善,但是我們認為「信教」和「向善」沒有關係,因為一個人基本就是應該向善,照他的良心來向善。只是「信教」之後較容易發覺跌倒後要起來,爬不起來也要把頭抬起來,總有一個盼望要爬起來。我相信聖靈的啟示,聖靈不止在教會裡面工作,聖靈也在教會外面工作。聖靈不是只在教友中間工作,也同樣在非教友之間工作,所以聖靈工作的效果我們不能否認。聖靈同樣在善心的人中間,引起他們來做好事為人服務。

我們常常看到有很多人的行為比基督徒還要基督徒,我們常常稱他為無名的基督徒。若這種無名的基督徒不能得救就太說不過去,難道只有那種很愛說話很愛佈道、但沒有行為的人才能得救?所以我們福音裡面得救同樣要有行為,不是稱呼耶穌主啊的人才得救,要按照天父旨意的人才能得救(太七:21)。一起釘在十字架上的兩個強盜,右邊的強盜得救是因為他搶了全世界、在最後一刻卻搶了天堂,因為他整個心整個人的轉變,說:「耶穌基督求你記念我」,一個善念而己。

剛剛盧牧師提到的拉撒路和財主,兩個也沒有打架沒有吵架,也不是因為拉撒路太窮才上天堂或財主太富有才下地獄。財主是該做的沒做才下地獄,那「該做的沒有做」比「不該做的卻做了」更加嚴重,因為人都是在錯誤中學習。

林淑芬:

所以這是天主教的立場,就是說即使你沒有聽過福音或是你有善行也是聖靈的作為,得救與否還是由上帝來決定。這方面不曉得基督教的立場如何思考這個問題。

※誰得救是上帝的權限

盧牧師:

剛剛洪主教在談這個問題,第一句話讓我很驚訝,他說這跟基督教不同,其實這是基督教在傳承的精神。所以剛剛洪主教所提到的,我相信有一些所謂較基要派的基督徒認為的,除了耶穌基督之外,根本找不到得救的門路。但是我常常跟信徒提到,一個人得救與否,這不是我們的權限,這個權力我們必須還給上帝,我們應該要謙卑一些。我們應該要先自問自己是否有資格得救,我們自己若沒有資格得救卻說別人不能得救,這是很奇怪的事。

所以基督教的信仰是我們必須先自我反省,我這樣做是不是上帝喜悅的?或者說我做這些事是不是合乎聖經的教導?先從這個立場來反省,而不是在談別人不信耶穌不能得救,難道信耶穌的人都能的救?信耶穌卻不照聖經的教導去做的人很多,這些人真的能得救嗎?很奇怪,聖經的教導不去行,卻做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事。這樣卻又說自己能得救?應該不是這樣去看待。

所以,在耶穌的福音裡提到上帝國、天國,這些字眼其實是在談上帝的掌權。我們若是要告訴別人上帝國的福音,就應該要談「回去讓上帝掌權」,不是我們自己決定。不要替上帝決定事情,也動不動就說這是上帝的旨意,不曉得是真的還假的。我們很喜歡把自己想的然後叫上帝來遵行我們的旨意,這是非常危險的事。

基本上在我的認知當中,基督教的信仰不是要做審判者,基督教的信仰是要我們當一個反省和懺悔者。用這種態度我們才會謙卑,這樣謙卑才能仰望上帝拯救。基督教的信仰應該是這樣思考,若一個人不信耶穌,但上帝要讓他得救,你能如何?難道你要跟上帝吵架?所以在馬太二十章的葡萄園比喻裡,耶穌比喻說那個做一個鐘頭的工人的工資,和那個最早進園裡工作的工人一樣。那個做一個鐘頭的就像剛剛洪主教提到的,那個釘在耶穌十字架右邊的強盜,在最後一刻他認罪,求耶穌也記念他。就像這樣,人家耶穌要救他,你也不能怎樣,因為那是耶穌的地方(天國),不是我們的地方。我們是承受恩典可以去耶穌的地方。

最後還有一件要強調,就是「我能信耶穌,必須感謝上帝讓我有這個機會」,要有這樣態度才對。

林淑芬:

所以意思是說,既然掌權的是上帝,審判的是上帝,我們就不需要也沒有權利去說什麼人能夠得救,什麼人不能得救。唯一能夠感恩的是可以在自己的生命反省自己是否有重生的生命。

吳信如:

這樣看來,不是說基督徒以為自己受洗禮或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就如同拿到得救的門票,可以一切安心等著。兩個牧者在談的是「行動的重要」,也就是說耶穌說他是真理生命沒錯,但基督徒不應該把耶穌關在教會,把耶穌等同於十字架或洗禮。耶穌應該是真理與生命,若我們能夠把握真理與生命,我們才能有永恆的盼望。

另外,因為淑芬也是第一代基督徒信徒,而且她家最近才進行所謂除偶像。所以我們想請洪神父及盧牧師繼續討論祭祖和除偶像的問題。

※祭祖與基督教信仰無法相容?

林淑芬:

當我成為基督徒時非常擔心一件事,就是只有我一個人能進天堂,但我的家人都不能進去。最近很高興的就是我的母親也接受了這個信仰,所以她也請人來除偶像。後來我回家之後一看,家裡以前我服侍的神明都不見了,連祖先牌位都丟了。我覺得有些不捨,因為祖先牌位已經放在家裡這麼久了,現在卻不見了。所以這就牽涉到一個問題,就是基督宗教在本土宣教時所遭遇的阻礙,即祭祖的問題。因為台灣俗話說「信教,信教,死無人哭」,所以很多台灣的父母雖然認為基督宗教是不錯的信仰,但是大部份的人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去信仰這個宗教,尤其是男孩子。因為男生要要拜祖先,擔心以後祖先沒有人祭拜,而女生嫁到對方家庭,也是要祀奉對方家裡的神明,若不這麼做可能會影響自己的婚姻。

所以這個文化融合及基督宗教的儀式方面,能否請盧牧師就照自己的牧會經驗,或者盧牧師除偶像的經驗做分享。

※除偶像時的祖先牌位處理

盧牧師:

其實台灣文化變遷得很快,現在不用擔心也不需要擔心祖先牌位沒人拜,現在愈來愈不可能拜,因為很多家庭才生一個女兒,誰來繼承祖先牌位,甚至很多結婚後根本不打算生孩子。所以現在台灣流行嫁祖先牌位,因為有些家庭只生女孩子沒生男孩子,目前民間的價位嫁一塊祖先牌位是三百萬到四百萬。有些更因為沒有男孩可以繼承祖先牌位,所以把祖先牌位拿到寺廟,拜託寺廟替他們祭拜,寺廟祭拜的代價約二百萬,這是已經固定的行價。這個問題恰好顯示出台灣人在環境改變,社會變遷的影響下,台灣人的宗教信仰跟過去傳統很多觀念不得不去改變。

基督教比較可惜的是,宣教師來到台灣只有看到神明桌的上面旁邊也是放祖先牌位,因為台灣人對祖先的牌位表示敬意如同神明。確實在台灣人的早期文化的觀念裡,有那種「人若作好會變成神明」的觀念,還有「祖先拜久了也會變神明」。有時候要外出會祈求祖先保佑子孫後代興旺,就是這種觀念,所以在墳墓安葬時,會問說有沒有出好丁,有沒有出好的子孫,台灣人希望死去的祖先能來庇蔭現在活著的人。

但是有一個更重要的觀念,就是祖先牌位是一個族譜,其實我來台北也除過好幾次偶像,不止在南部或東部都有,我都會告訴他們說,那些神明我們不要,但是祖先的牌位要留下來。因為你拿出來看後面有族譜,這也是表示家世的傳統。所以我會跟會友說這塊祖先牌位不能拿掉,要留下來。因為燻香太久有些黑掉,所以我會要牌位整理一下,然後用玻璃框框起來,放在客廳最明顯的櫃子裡面。

現在我的台北東門教會的會友,有幾個家庭是這樣做。我都會要求他們把祖先的牌位留下來,那是因為早期的宣教師分不清楚,我覺得這個非常可惜。因為宣教師去一個地方傳道理時,他沒有真正的瞭解當地的文化習俗,為什<

同作者相關文章:
基督宗教看永生與祭祖 (第 125 期)
基督宗教看死亡 (第 124 期)
看守神的產業:從《走過崎嶇路上》到《東基向前行》 (第 145 期)
我對基督教信仰的認識 (第 138 期)
話說彌迪理牧師 (第 136 期)
基督宗教看永生與祭祖 (第 125 期)
基督宗教看死亡 (第 124 期)
撿郵票的神父 (第 119 期)
「萬民皆祭司」之我見 (第 111 期)
話說傳道者的牧養工作 (第 101 期)
掛上帝的名行殺戮之實 (第 97 期)
不要讓我們的信仰顯出基督徒狹隘的胸襟 (第 85 期)
信徒間的「錢」事 (第 82 期)
我所知道的「活水泉」教會 (第 80 期)
從大專神研班到教會查經班 (第 73 期)
黑函…你相信這種信所說的嗎? (第 72 期)
現象篇---是「特惠」或是「特會」? (第 71 期)
沒有媒體傳播觀念的台灣長老教會 (第 70 期)
我甚為懷念的長老——溫吉安 (第 63 期)
在上帝的話語中敬拜 (第 63 期)
牧師的講道都是「上帝的話」嗎? (第 61 期)
上帝的「聖殿」遭污辱? (第 55 期)
教會談改革或運動,先從研讀聖經著手 (第 54 期)
論在教會中的服事 (第 52 期)
用聖經上帝的話重建教會 (第 49 期)
喜愛讀聖經的教會 (第 47 期)
憑著感覺走,啥米攏呣驚? (第 41 期)
我們的青少年在哪裡? (第 31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25 期 母語的將來 (49-54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25期  2011年  8月 母語的將來 125
本期主題:母語的將來
發行日期:2011/8/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母語的將來
母語與文化、認同及信仰
母語要往何處去?
為台灣的語言人權爭戰——簡介長老教會總會台灣族群母語推行委員會
如何在教會中保存客語
原住民的母語的傳承與斷層
白話字滄桑
一個台語文老兵的心聲
台語運動的他山之石:專訪韓麗絲談威爾斯語復興經驗
熱誠好客的服事典範——畢德生和瑪莎珍的故事
我們再一次出發
基督宗教看永生與祭祖
尊母語反帝國的神:後殖民神學眼中的巴別塔事件
母語在我生命中的哀愁與美麗
一本破舊的白話字聖經
教會內vs.教會外e白話字運動
寫在2011年父親節(之一)星期日的早晨
寫在2011年父親節(之二)Since U be gone 
大一新鮮人日記
記.淡江長青團南巡15週年:I am not at home,but I am not alone.
公義和平之旅——東海長青團契的暑期巡迴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