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123期 吟聖詩 最有fu
字級調整:

本期主題
經驗談:從舊聖詩到新聖詩
《新版聖詩》的推廣如果能夠更緩和、更周全的做,應該會更好。
關鍵字:舊聖詩  聖詩  新聖詩 
作者/陳宇碩 (長榮大學校牧)

※開口就有四部的聖詩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被稱為愛唱詩歌的教會,無論什麼聚會,都以唱詩開始,而且常常有幾個人一起唱,就能唱出優美的和聲!我就是在這樣的情境中長大的,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就會看五線譜,什麼時候開始跟著哥哥姊姊唱第二部,什麼時候開始參加所謂的大人禮拜了。還記得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的家庭禮拜,大人跟我說:「等一下開始時,請你說這一句:『請大家做伙來吟聖詩333首咱當來吟詩』。」我就真的在禮拜開始時這樣說了,只見在場的人都打開聖詩,優美的四部和聲就迴盪在房子裡。禮拜後後有好些大人摸摸我的頭、或拍拍我的肩,直誇我很會「司會」。這首聖詩333首,正是1937年出版的《聖詩》(有342首,以下簡稱《舊聖詩》)中「特選」的代表性歌曲,也是許多長老教會信徒耳熟能詳、開口就能合唱出四部的老歌。

※從「舊聖詩」到「聖詩」

到了我小學五年級左右,教會開始推廣使用1964年出版的《聖詩》(有523首,以下簡稱《聖詩》以與《舊聖詩》區分)。我還記得,當時在主日禮拜開始前,都有一位長執或有音樂恩賜的青年教大家唱這本新出版的聖詩,每次教唱一首,還特別跟大家提點唱錯的地方,例如歌詞唱錯或拍子唱錯等等。主日禮拜的聖詩安排,也曾刻意從第1首開始,每主日依序選唱一首,一直到51首,因為這51首聖詩都以詩篇為歌詞來源,是大家較陌生的。當然,禮拜前的教唱更是少不了了!當時有人覺得某些聖詩難唱,但在教會這樣用心的推廣、教唱之下,《聖詩》也就漸漸的被大家接受了。

※《新版聖詩》的出版

時光芢苒,40年匆匆過去了,期間總會教會音樂委員會也曾經有兩本以「新聖詩」為名的詩歌集出版,其一為1986年出版《新聖詩I》、1988年出版《新聖詩II》,另一為2002年出版的《世紀新聖詩》,但均未能推廣至為各教會普遍接受。

2009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教會音樂委員會聖詩編輯小組編印出版《聖詩》(有650首,以下稱《新版聖詩》),並開始進行推廣,從2009年開始,在全台各地辦了好幾場推廣演唱或教唱。不只神學院的大禮拜全面改用《新版聖詩》,許多教會也配合總會,在主日禮拜及各項禮拜中改用《新版聖詩》。然而,隨著《新版聖詩》,的推廣,許多爭議也接踵而來。

※可不可以唱「阿們」?

最大的爭議是到底唱不唱「阿們」?《舊聖詩》及《聖詩》的每一首詩最後大都有「阿們」,《新聖詩》的 2~3、19~20、68、89、122、133、135、152、159~160、164、169~170、172、174、176、179、185、191、222、281、290~291、321、323、330、340~341、344、346~348、350、362、373、379~382 及 386~392、395、404、418、426~427、429~430、432、439、450、477、492、520、525、547、558~560、572、595、622、640~645、647 等各首有「阿們」,總共有76首在結束時有「阿們」,其他沒有「阿們」的則有574首。

我記得從《舊聖詩》到《聖詩》,並沒有引發這種爭議。因為,《舊聖詩》除了最後一類「詩篇」(337~342首)的經文歌外,其他各首都使用「阿們」來作為每首詩的結尾;而《聖詩》收錄了《舊聖詩》大部分的詩歌,也沿用「阿們」在每一首詩的結尾。從《舊聖詩》到《聖詩》,其實是把《舊聖詩》擴充為《聖詩》,只把《舊聖詩》的「特選」(325~336首)及「詩篇」(337~342首)拿掉,其餘的300多首聖詩大部分都放進去了,當然也都一樣用了「阿們」。因此,從《舊聖詩》到「聖詩」,大家只要多學些新的旋律的詩歌,而各教會也都很認真的教信徒學唱,因此轉用的過程尚稱順利。再加上1965年適逢台灣宣教100週年,總會特別出版百週年紀念版的《聖詩》及開數較小、攜帶方便的青年版《聖詩》,前者不只造成信徒踴躍購買,教會也常用為獎品、紀念品,而年輕人則愛用青年版《聖詩》,讓《聖詩》的採用更為普及。到了1970年左右,全台的長老教會就幾乎都已經改用《聖詩》了。

※歌詞的修改

當然,從「舊聖詩」到《聖詩》也有某些「修改」動作,例如《舊聖詩》197首改為《聖詩》287首,拍號從6/8拍改為4/4,音符也配合修改,讓這首詩歌唱起來節奏較為緊湊,不會太拖。又如整本聖詩中的「爾」都改成為「?」或「你」,《舊聖詩》251首「有土地伊之光勝日午」改為《聖詩》351首「在天堂極榮光贏日午」;也有某些歌作了修改,例如「舊聖詩」251首的「咱之父站在彼的等候」,《聖詩》351首改為「咱之父站在彼在等候」。這些的修改,看起來是以較通俗、較易了解的方向來進行。因此,在1964~1970年之間的《聖詩》推廣工作,並沒有在詞曲字眼的使用上遭遇多少反彈。直到現在,許多台文的使用者愛以「聖詩」的寫法,來書寫台語漢字的文章,正因其台語漢字通俗易懂,雖某些漢字與讀音偶有不合,也就約定成俗的使用下去,而少有爭議。

而《新版聖詩》在漢字的使用上卻有許多堅持,以致許多漢字的使用刻意用了某些台語學者堅持的用字,但卻非一般信徒耳熟能詳的用法與讀音,甚至還是罕用字或新造字。這樣的做法造成信徒唱詩時,常會唱到某些字忽然唱不出來,因那是他不習慣的用字,甚至是他根本讀不出來的字,或是他雖讀得出來,但漢字的意思並不符合。例如前述《聖詩》351首「咱之父站在彼的等候」,在《新版聖詩》629首卻改成「咱的父?店佇遐?聽候」;《聖詩》291首的「愛入艱難少行到透」,在新版聖詩》623首改成「愛入艱難少行到迵」;另外有些歌詞中的字眼作了相當程度的更動,例如將「耶和華」改成「上主」或「主上帝」。因此,《舊聖詩》的「特選」中的333首「詩篇95篇」(咱著來吟詩,吟詩讚美耶和華)在《聖詩》中沒收錄,《新版聖詩》又重新收錄為「特選」645首,歌詞變成「咱著來吟詩,吟詩謳咾主上帝」,而「舊聖詩」同一首的另一段歌詞:「祂之手扶地面四角,地面上的四角頭,且大山之堅固,是祂、是上帝者」,在「新聖詩」645首也被修改為:「地深所在佇祂手中,焦地也是祂創造,高山尖、大洋海攏是屬佇上帝」。這首詩許多老會友以前唱到會背,習慣一開口就合唱四部,現在卻唱到「咬舌」(吃螺絲),難怪不愛用《新版聖詩》。

※推廣的建議

有時候我會想《新版聖詩》的推廣如果能夠更緩和、更周全的做,應該會更好。例如:不要一下子就大量出版,可以先出版試用本,來聽聽各方的意見,在正式出版時來修改。例如台語漢字的使用,可以多辦一些研討會、座談會,來廣聽大家意見,尤其是在一些罕用漢字的使用上,實在應該多聽聽一般會友的意見,作為以後再版修改時的參考。又如「阿們」的使用,不妨多體貼會友們的習慣和感受,不要讓人覺得只有76首可以唱「阿們」,其他的各首若唱「阿們」是錯的、是不可以的,應該要拿掉。推廣者可以讓會友明白:唱詩歌不是非唱阿們不可,只要心存誠實敬拜上帝,沒唱阿們一樣會被悅納。但從「舊聖詩」到「聖詩」都在曲末使用阿們,「新聖詩」取自「舊聖詩」、「聖詩」的曲子,不妨照常用阿們,因為大家都習慣了;而新加入的現代詩歌或各民族的詩歌,則尊重原作,不隨便加阿們。還有,要讓年輕人較易接受,可以考慮出版開數較小、易於攜帶的「青年版新聖詩」,也可以出版附和絃、鼓譜的「簡譜版新聖詩」,讓各教會的讚美團、青少契也愛唱「新聖詩」。

※請廣納意見修訂

現在還有許多教會拒絕使用《新版聖詩》,原因也許不只是在詩歌處理及其編輯方式的問題而已,也有的教會是不能接受所附的啟應文的翻譯,有的教會也許是考量經濟因素,這些都不在本文討論之內。

《新版聖詩》要能夠推廣,讓大家廣為接受、愛唱,我想需要有更多的努力,包括前述問題的適當處理,也包括更多有心者的投入教唱,還有在再版時更多積極的修訂,這些修訂希望能多納入許多聖樂工作者、教會長執、傳道人所已經提出的修改意見。

我真盼望《新版聖詩》能越改越好,越能取得全教會兄姊、牧長的認同,成為大家愛唱以讚美上帝、抒發敬拜赤忱的聖詩。

同作者相關文章:
白話字滄桑 (第 125 期)
經驗談:從舊聖詩到新聖詩 (第 123 期)
吃飯前為什麼要禱告呢? (第 96 期)
大專工作的伙伴——教會 (第 81 期)
校牧都在做什麼? (第 76 期)
基督教大學內應設教會嗎? (第 76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23 期 吟聖詩 最有fu (19-22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23期  2011年  4月 吟聖詩 最有fu 123
本期主題:吟聖詩 最有fu
發行日期:2011/4/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吟聖詩 最有fu
唱我所信
唱出時代之聲
新版《聖詩》推出之後
神學生看新版聖詩
經驗談:從舊聖詩到新聖詩
以聖詩來靈修
聖詩將平安穿透我心靈
夏日音符
唱聖詩最有fu的時候
玉神之美
熔歷史、人文、生態於一爐的台神校園
南神校園之美
離開長青團契之後
許多「第一」的周再賜
司提反為何被處死?初代教會一樁死刑事件分析
完全走調的校園霸凌
開始反霸凌?那麼我們還得要反思哪些事?
Kap 盲朋友唱聖詩
讀經筆記4 「按手」是讀作“ho??-chhiu” a 是“an-chhiu”?
「拼」神研
給四十歲神研班的一封信
第48屆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的收穫
神研班的潛在危機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