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50期 台灣主權獨立嗎?
字級調整:

特稿
不是省籍問題,而是公義問題
關鍵字:
作者/邱萬鈞 (第一代台灣人的第一代基督徒。)
  人類自有歷史以來,以強凌弱的衝突即罄竹難書。就理性上而言,沒有人會認為此類的侵略行為是正確的,因此鼓動侵略者常使用煽動性甚重的情感因素為自己的暴行來自圓其說。在這些「不成理由的理由」中,最易獲得青睞的,莫過於種族主義或族群意識。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因,正緣於日耳曼民族與斯拉夫民族沙文主義思想的作祟;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起因,也是由於侵略國以膨脹的民族主義,為剷除自己眼中認為的「障礙」(如中國)或「次等民族」(如猶太人)而起。理由固然誇張乖繆,但正由於野心者的煽動力強,加上人的罪性,喜愛接受感官感受較強、自己愛接受的訊息,居然也能深入人心。

  若將焦點拉遠、格局拉大,這種侵略暴行,是否因起於種族主義、族群意識,而可以相同的手段「私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公義的意識,應是超越人類間任何藩籬。追緝殺害猶太人的納粹主義者,豈只是猶太人的權利和義務?追緝屠殺中國人的日本軍國主義者,又豈是中國人的權利和義務?喪心病狂的屠夫、劊子手,是人人得而「繩之以法」,只要流了無辜人的血,無論是何民族的血,就是殺了人,沒有必要問他是殺了何民族、何族群之人。

  很不幸的,發生在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即便在五十幾年後,站在世紀的交接上,仍被大部分的人,依照侵略者、劊子手的解釋邏輯來看待……這是個省籍問題。也因此,居住在這兒的許多第一代、第二代台灣人,仍然以此為誡,堅持作個不曾「回到籍貫地」的外省人。事實上,二二八事件豈是個省籍差異問題?當主政者橫徵暴斂、貪污腐敗、殘害忠良、魚肉百姓,甚至對人民刀槍相向之際,這就正是一個公義問題。犯下這樣暴行的屠夫、劊子手,也是一樣要繩之以法的。

  回到問題,為何要用省籍衝突來取代公義問題呢?因為唯有模糊問題的焦點、混淆眾人的注意力,主政者方能推諉責任,避免承擔這個「人人得而繩之以法」的錯誤。同時利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及猜忌,更有效而方便的鞏固當政者的地位。反顧台灣過去五十年的歷史,國民黨政權不就正是這「兩面手法」的玩弄高手嗎?

  在聖經中,耶穌卻給我們講了個最具反諷性的故事:猶太人最敵視、最輕鄙的鄰舍兼手足撒馬利亞人,他們的人格、品德卻是比文士、祭司更有資格成為猶太人的鄰舍和朋友。撒馬利亞人與猶太人正之於新住民與舊住民:兩者雖是同血源、同文化的兄弟,卻因歷史事件的衝擊,竟成為住在鄰近的對敵。約翰福音四章記載,撒馬利亞婦人奇怪耶穌怎麼可以跟他說話,連耶穌學生也對老師與「這種人」說話感到不解。反觀台灣,長久以來,也有部分舊住民、新住民互不往來、也不想往來。但耶穌卻用一顆包容的愛心,願意先伸手接納他人——跨越種族、超越族群。身為祂的學生,除了慚愧我們的不是外,更該求上帝的愛澆灌我們,彼此接納。

  另外很有趣的是,耶穌竟拿猶太人中的上流人士——祭司和利未人——與撒馬利亞人比較,除了是想令那位「起來試探耶穌的律法師」好好的反省外,更點破了人手造的制度所建的人際間藩籬。猶太人、撒馬利亞人為何一定要彼此仇敵、輕視?豈真有何不共戴天之仇?其實只是上階層者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鼓動」一般猶太人要如此做。同樣地,新住民與舊住民豈有何深仇大恨?只是極少數自認為「外省人」的統治集團故意激化新住民的危機意識,讓新住民排拒融入台灣社會,以求鞏固自己的地位。而少數的舊住民政客為了自身利益,竟甘願也成為玩弄這種策略的幫兇。

  在近代歷史上,猶太人與德國人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大屠殺而形同世仇,但六年前電影「辛格勒名單」卻帶給人無限的感動:其實有許多德國人是有良心的、願意幫助受難的猶太人。在二二八事件乃至於日後的清鄉、白色恐怖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這種高貴的人類情操。對於受到迫害的人,不論省籍,主動地伸出援手。例如二二八事件中,在一片打殺外省人的衝突中,就有許多台灣人保護了無辜的外省人免於受害。而在清鄉運動中,也有部分有良知的外省軍人、公務員暗助台灣人免於被捕。由於主政者的錯誤而造成對人民的傷害,如果只是靠推託為「匪諜煽動」、「省籍情結」,而不知認錯道歉,恐只會造成這塊土地更大的裂痕!

  當被強盜——很可能正是自己的猶太同胞——洗劫毆打地奄奄一息的猶太人,躺在路上哀嚎時,他高居廟堂的同胞竟可以視而不見、拂袖而去,但他所敵視的撒馬利亞人卻毫不猶豫地出錢、出力幫助他。正是「同為天涯淪落人」,才會「看見他就動了慈心」,唯有新住民與舊住民彼此「上前用油和酒倒在傷處,包裹好了」,成為彼此憐憫、共同對抗不義的朋友,台灣的前途才有光明。

  而我們也要問:誰是那個強盜?同為被造之物、理應有上帝形象的人,但強盜只看到可以攫取的財物而不顧他人的死活,為所欲為。同樣地,在這個社會公義的議題上,也有些既得利益者,藉著轉換操控此議題為族群問題而從中牟利。最明顯的是,極少數標榜代表「外省人」利益(其實只代表自己利益)而極力鼓動排拒融入台灣社會的政客,每到選舉就以散佈「外省人危機意識」為手段凝聚政治籌碼。平心而論,外省人中能享受到特權的為極少數,大部分的外省人其實是從前到現在於政治機器中的受壓制者,由蔣介石父子用「反攻神話」騙來台灣,流離家鄉,戰時成為保衛政權的軍事部隊,平時成為保衛政權的投票部隊。再加上外省人既得利益者在資訊上的操弄,塑造出外省人被台灣人「壓迫」的氣氛。這種手法,是利用、剝削大部分非利益集團的外省人:一方面既無法享受到任何利益,另一方面卻要承受了台灣人對外省人的反感。

  上帝對人類的愛是超越種族、國界的,上帝對公義的標準也是無疆界的。生活在一起超過五十年的人們,若還有彼此排拒的心態或行為,就實在該檢討。歷史可以原諒,但不能忘記,當野蠻的強權管理文化較高的地區時,流血的悲劇就難以避免,而這並不是族群問題,而是公義問題。在中國強權對台灣叫囂日益乖張之際,相信更值得我們省思。
同作者相關文章:
當家作主,成為主流 (第 66 期)
不是省籍問題,而是公義問題 (第 50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50 期 台灣主權獨立嗎? (71-73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50期  1999年  2月 台灣主權獨立嗎? 50
本期主題:台灣主權獨立嗎?
發行日期:1999/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目錄s/
編者的話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社會及政治關懷的再思
信靠上帝,更加奮起!—-回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社會及政治關懷的再思」
淺談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兩岸大和解,獨派何在——台灣建國的基本教義
外省族群與統獨迷思
台灣主權獨立--原住民族地方自治的歷史思考
台灣大哥大?
淡水國語禮拜堂「社區事工」分享
「信耶穌」是什麼意思?
抱歉的愛
喜福會1998-日記一則
無名的傳道者——何以牧師娘沒有名字?
「求」就得著?
由佛教的佛牙舍利說起 
一位神學生的信仰之旅——廿八歲的懺悔錄
大國度與小街角
不是省籍問題,而是公義問題
重返聖經到詮釋
吻s/p
紅葉的點點滴滴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