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104期 公民正ㄏㄤ?
字級調整:

大專世界
我能為你們做什麼?——2007菲律賓IYSM感想
關鍵字:
作者/賴玫君 (南大心機團契)
※ 什麼是IYSM?

  2007年6月18日,天氣晴。在我大三的夏天,我一個人輕快的帶著行李前往菲律賓,為要前往參加這次由WSCF(WORLD STUDENT CHRISTIAN EDERATION)的AP(ASIA-PACIFIC)所舉辦的HRD(HUMAN RIGHT DEFENDER)訓練會。

  什麼是IYSM呢?其實它是International Youth Solidarity Mission的縮寫,也就是「國際青年合一團」的意思。在這個訓練會中,有來自15個亞洲太平洋國家的國家青年代表,我們一起了解人權的意義,也透過各個國家的代表的分享來了解每個國家的狀況,而因為我們身在菲律賓,所以我們也特別針對菲律賓當地人權的狀況進行了解。

  參加完這個會議之後,對各國的人權困境,尤其是地主國──菲律賓的人權狀況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們分成兩個小團體分別到Central Luzon和Bicol這兩個地區去進行實地調查。我選擇的是Central Luzon,它離馬尼拉不遠,開車大概只需要3個多小時到4小時,大約是從台北到台中的距離吧!另一個Bicol就比較遠,開車需要14個小時左右。
  
  其實一開始我參加這個訓練會時,我對這個會議的意義完全不了解,不是很清楚我為什麼要去參加,也說不出個確切的理由,只是內心突然浮現一個念頭:我要去! 所以就報名參加甄選了。雖然不明白為何要去,但我想,去了之後,總會找到答案的。前往Central Luzon的考察讓我有很多發現,也找到了前往菲律賓的理由。

※ What can I do for you?
  該地雖然離首都不遠,但就像從台北突然跑到南投的深山一樣,難以想像這裡甚至沒有沖水馬桶和自來水。此外,由於當地是有管制的,我們必須先前往當地的政府機關申請前往Central Luzon的文件,再由警車為我們開道,進入Central Luzon。第一次享受有如總統般的待遇,大家除了覺得很興奮之外,也很好奇為什麼會有如此高規格的待遇,沒想到這個答案解開之後,我的心中只覺得有一股濃得化不開的無力感和氣憤。

  我們先在當地的活動中心跟當地的農民聯盟領袖,以及因人權運動而喪生的受難者家屬們座談。原來這個村落主要產業是種植甘蔗,並運送到糖廠去製糖,這整個生產線是由一個豪門家族所壟斷的,所有的農民都被迫要簽訂契約:保證家庭中至少有一個子女必須為糖廠做一輩子的工,否則該家庭就沒有權利使用村落裡的醫院設備,而且子女也不能就讀該地小學。小學跟醫院當然也不是免費的,但是如果沒有簽訂契約的話,就連付錢使用的權利也沒有。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像是他們雖然在大太陽底下辛勤的耕作一整天,但由於那個家族的政經勢力太過龐大,連政府也與他們勾結,規定農民必須繳交巨額的保險費,再加上一些東扣西扣的費用,到最後一整天的工作下來,居然只有9披索的工資,9披索大概相當於台幣5塊多不到6塊錢,連一瓶養樂多都買不起。更有甚者,在繳交巨額保險金之後,受了傷也沒有應有的保障,他們只是淡淡的說:由於投保的公司有所更動,所以沒辦法賠償,擺明就是來坑錢的,但他們只能乖乖的往坑裡跳。

  當地的人權運動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因應而生的。他們組成農民聯盟,出走到城市去抗爭,爭取屬於他們的權利,他們要求屬於自己的土地,他們才是一開始就在這塊土地上耕作的人,卻因此被貼上「地方自治主義」、「恐怖份子」的標籤。還記得一開始為我們開道的警車嗎?就是由於當地已經被貼上這樣的標籤,所以才會有警車為我們開道,因為我們要進入的是一個「危險地區」。在座談會中,除了深入與他們交談,了解他們的訴求之外,我們還看到一部影片,讓我深深疑惑「到底誰才是恐怖份子」。從搖晃不止的影片中,可以看到機關槍瘋狂掃射,所有的人倉皇逃竄,那是一個可怕的屠殺,有人奔跑、有人因跑太快跌倒,然後再爬起來繼續跑、有人卻倒下之後就再也沒起來…,在場的人都被這些畫面震懾住了。像電影一樣上演的情節,而演員卻永遠都無法再站起來了。看完之後,經由聯盟領袖的解釋,我們才知道拍攝的人居然就在我們身後。那天本來應該是一個和平的抗爭活動,未料警方居然派出大量軍隊對付農民,甚至持槍掃射。事後,警方卻將矛頭指向農民,指是農民自己抓狂持槍掃射,試問有哪個組織會在並肩作戰時掃射自己的同胞,講坦白一點,就算他們真的抓狂,他們哪來的錢買槍啊?誰在說謊,顯而易見。

※ 盼望公義到來的那一天
  當晚我們再分成幾個小組留宿在不同受難者的家庭。在與那位父親的談話中,我了解到他們的抗爭是有歷史緣由的,原來在西班牙撤除殖民、菲律賓正式建國之後,由於菲律賓政府沒錢,就把很多土地承租給那個有錢的家族十年,沒想到,過了十年之後,那個家族並不願意將土地交回,便使出各種手段欺騙農民,使農民必須要繼續為他們工作。所以,在五十年前,農民們的抗爭便已經開始,有更多更多沒有被公開的殺戮早已發生,這讓我想到台灣當年的白色恐怖,有的是不明所以的就失蹤了,有的被當作殺雞儆猴似的將屍體丟在甘蔗田中、糖廠中,像是個跑不完的迴圈似的,抗爭、殺戮、農民不敢抗爭、再度抗爭、然後殺戮…,這樣的迴圈已經跑了五十年,不知何時才可以真正取回屬於他們的土地、他們的自由。在昏黃的燈光籠罩下,那位父親不時的停頓,並用手按住眉頭、眼眶,忍住眼淚不讓它落下,而在一旁的母親早已泣不成聲,眼淚汩汩的留下。聽到這個漫長的抗爭故事,我覺得好無力,不知還有多少人要犧牲,為什麼不乾脆出走他鄉。但是當我問他們為什麼時,他回答我的眼神中只有堅定,他說:這是屬於我們的土地,雖然他是我們唯一的兒子,但我相信我兒子的死是有價值的,他將會在天堂擁有一席之地,我以他為榮。我也相信終究會有公義的那一天的到來。

  我們的力量很渺小,但當我們在主中合一時,我們的力量也可以無限大;一盞燭火的亮度很微弱,但當每個人都點起一盞燭火的時候,卻可以照亮這個世界。「我能為你們做些什麼?」當我這麼問的時候,他含著淚水的眼中透出喜悅又感動的晶亮,他希望我可以將他們這裡的情形帶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這裡的情形,明白他們的奮鬥,並為他們禱告,這樣就夠了。我的力量很小,對於他們為了公義付出生命抗爭的行動,只能獻上我的禱告,並藉由文字,將他們的故事公諸於世,期望他們的戰鬥能夠持續直到屬於他們的公義降臨的那一天。
同作者相關文章:
我能為你們做什麼?——2007菲律賓IYSM感想 (第 104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04 期 公民正ㄏㄤ? (75-77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04期  2008年  2月 公民正ㄏㄤ? 104
本期主題:公民正ㄏㄤ?
發行日期:2008/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在總舉選舉與公民投票之外——再思公民社會的公共性
目錄s/
由「私人」到「公眾」——從「公共性」看公民社會的形成
擺脫謊言與恐懼,真正當家作主人
審議民主在社區實踐的幾點觀察
基督徒的政治責任——從國家公民與上帝選民談起
公民基因改造工程
理性與狂熱的對話——社會運動者看公民社會
從基督徒社會運動觀點看公民社會
基督徒的公民責任
李崑玉傳道師與李嘉嵩牧師--兩代傳道人早期的生活
才華洋溢的建築詩人王大閎
你Wii了嗎?
除了〈人權宣言〉,教會還要做甚麼?
禱告與念力有什麼不同?
我有一個夢
《駭人經文》——帶來生命的反省
走過失望—— 《女生向前走》觀後感
原來我們可以那麼接近!——2006年世界傳道會東亞區YOUTH WORK CAMP行後感
我能為你們做什麼?——2007菲律賓IYSM感想
聆聽山中的呼喚──2007年暑假教育營
祈求就得著 ──2007和平福音隊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