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張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鮮知啟示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256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慈悲與正義的社會醫治與轉化
作者 / 古倫神父

譯◎吳信如

(本文古倫神父為二二八70週年和好禮拜講章)

每個國家都有一段黑暗的歷史。在每個國家的歷史中,它對內對外都曾做過不公義的事。這些不公義的事情應該被揭開或揭露,否則就會毒化整個社會。我很高興能以德國人的身分來向大家分享,如何處理社會裡的不公義。德國有些經驗是成功的,有些是不成功的。我要先從兩個德國的思想家來跟大家分享。然後,再以五個面向來分享「慈悲」與「公義」的主題。

第一個面向是,這些不公義的事情必須要被哀悼。1968年,德國社會心理學家亞歷山大.米卻利希(Alexander Mitscherlich)曾寫過一本書《無能於哀悼》。書中他批評,1945年德國戰後並沒有認真的哀悼社會上所發生的不公義的事。他認為,若一個社會沒有認真哀悼這些不公義的事,這個社會就會僵化。

戰後的德國人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來投入經濟重建工作。這也是他們想要逃避不公義的事,想用經濟發展將不公義的事掩蓋起來。很多人並未發現到只專注經濟發展,則很多事都會被政治所操縱。

什麼叫哀悼?哀悼就是必須感受到這些不公義所帶來的傷痛。如果我們真的認真地經驗這些不公義所帶來的傷痛,我們才能透過這些傷痛,進入到我們靈魂內心深處。對於民族來說,也是相同的。我們必須認真地面對社會不公義所帶來的傷痛,然後才能進入到我們靈魂的深處,接觸到對於和平、自由的真實渴望。如果我們拒絕哀悼痛苦,第一個後果就是會帶來社會的僵化,或是會導致自怨自艾的現象。就像德國社會過去不斷地抱怨社會所發生的事,或是不斷指責別人,想逃避自己的責任。

德國社會戰後對於這些不公義事情的僵化,也導致1968年學生運動的開始。這些學生們感覺到社會上有些事情不對勁。所以就開始發動許多社會運動。我也知道,幾年前,台灣也有學生發現社會不公義的事,為了對抗社會的僵化而發起學生運動。

就是因為當時的學生運動,德國才開始針對不公義的事情學會哀悼,願意認真體察苦痛,這也導致去年(2016)整個德國社會願意以包容的心接納難民,這是一個轉變。

相對的,在東德,戰後馬上進入到共產黨時代,他們並沒有哀悼在納粹時代所發生的不公義,結果他們的狀況完全相反。如今我們可以發現,他們因為沒有做好哀悼工作所帶來的後果。在東德的年輕人比較有排外的現象。他們不只沒有對納粹時代的不公義哀悼,他們還緬懷共產主義時代的美好。如果只是緬懷或美化過去的時代,並無法帶來生命的能量和力量,只有認真的哀悼才能帶給生命新生的力量。

另外,一位德國戰後重要的哲學家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他在1968年學運時,是一位很有名的哲學家。他曾說,什麼是符合人道精神的公義?就是不可以讓加害者在受害者的頭上得勝歡呼,這些加害者必須被追究責任。二次大戰後,德國也曾發生過不公義的事,有些納粹黨員還繼續留在高官的位置上,特別是法律界及公務人員。

1989年德國統一後,當時很多東德共產黨的高官也還繼續留在位子上,享有各種福利。受害者會覺得這是加害者還在他們的頭上得勝、歡呼。他們會覺得這些不公義的事並沒有被追究責任或得到懲罰。

什麼叫做加害者在受害者頭上歡呼?第一,就是他們發現不公義的制度和結構依然存在,第二,就是加害者依然得到好處。所以,很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讓受害者的聲音被聽見。基督徒有個很大任務就是必須要讓受害者的聲音被聽見。

有位德國天主教政治神學家梅茲(Johann Baptist Metz)說,當我們每次進行聖體聖事時,必須要聽到受害者的聲音。我們在禮拜或彌撒中間的十字架,就是要透過耶穌的受苦,讓我們想起受害者所受的痛苦及他們所發出的聲音。梅茲說,若我們能夠記起這些受害者的痛苦,才能讓我們的社會對痛苦有更敏銳的感受。如果這個社會一直排擠或逃避這個社會所發生的痛苦,這個社會就會越來越殘酷與血腥。

如果我們能夠記起這些受害者的聲音,我們就能為這個社會帶來多一點的人性化。在德國有很多詩人會透過文學作品讓受害者的聲音被聽見。

第三個面向,我們應該尊敬受害者所受的痛苦,但不要讓他們一直停留在受害者的角色當中。有位瑞士心理學家卡斯特(Verena Kast)曾寫過一本書《揮別受害者角色》(Abschied von der Opferrolle)。他強調,我們應尊敬受害者所受的痛苦,但是受害者不該一直停留在受害者的角色,否則有一天他會成為加害者。

因為他若沒有揮別受害者的角色,他經常就會散發出攻擊性的氛圍。舉個例子來說,我有位朋友是心理治療師,在他的服務團隊中,有一位女性心理治療師,她一直覺得自己是某件事的受害者,而且一直停留在受害者角色中,結果搞得整個團體亂七八糟。

我們該如何揮別受害者的角色?在基督宗教的傳統中有三個方法。第一個是耶穌告訴我們,要去祝福那些詛咒你們的人。有人會認為,這實在是過度的要求,根本做不到。但是耶穌的話對我來說,一定是帶來生命的話。我在德國開辦有關祝福的課程。在課程中,我會帶領來參加的人做個練習。也就是在心中找到一位傷害你最深的人,並試著祝福他。有位女士說:「不可能!那個男人傷害我這麼深,我怎麼可能去祝福他呢?」我跟她說:「你先不要說不可能,你先試試看。」然後這位女士就在心裡嘗試,將祝福帶給對方,結果她經歷到很美好的經驗。

這位女士分享,當她在做祝福的儀式時,祝福就像是一個保護傘,將她保護起來,不再受到加害者對她內心的侵擾。第二個感受是,她可以勇敢的抬頭挺胸站起來,不用停留在可憐的受害者的角色,而主動的祝福對方。

如果我們只是一直抱怨、自怨自艾的說對方傷害我有多嚴重,不斷的鑽牛角尖,結果就是給加害者更多的權力來控制我們的心靈。祝福並不是要讓我們變成可憐的受害者,而是要讓我們抬頭挺胸的站起來,讓我們能用另一種態度面對加害者。

第二個方法是透過「原諒」。有些基督徒對於「原諒」很不能接受,認為那樣是在貶低自己,是在別人面前低頭。事實上,「原諒」在心理學上有五個過程。

關於「原諒」在心理學上的機制,第一個步驟是承認你內心所感受到的痛苦,不要去逃避它。第二個步驟是,允許內心憤怒的存在。其實,憤怒也有一個正面的力量,它能夠讓我們有勇氣跟加害者保持健康的心理距離。讓這個人不會在你的心裡繼續掌控你。憤怒也能夠帶給我們勇氣,讓我們知道我們可以不依賴傷害我們的人,我們可以自己過生活。

透過第一及第二個步驟,再進入第三個步驟,去認真的分析這個傷害是怎麼形成的。以政治上來說,透過這樣的過程,我們才能客觀的揭發,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歷史事實?唯有了解自己的生命故事或社會上的故事,我們才能夠堅定的支持我們自己。如果一個民族能真的瞭解他們的歷史,他們才能堅定地腳踏實地的站著。

第四個步驟才是「真正的原諒」。原諒的第一個效果就是潔淨,潔淨受傷的負面情緒,這樣,我們可以從被傷害的負面情緒中解脫出來。第二個原諒的效果就是獲得自由,從對方控制你的權力中解脫出來,把傷害留在對方身上,不要一直攬在自己身上。這樣才能不讓對方在你的內心掌控你。

第五個「原諒」的步驟是「把傷口變成珍珠」。從個人的層面來看,就是透過我們的傷口,轉變成未來支持我們的力量。在政治層面上來說,「把傷口變成珍珠」的意思,就是幫助受害者找到他們的力量,發展他們的創意,讓他們可以堅定的抬頭挺胸的活著。其實這些受害者有很大的生命力。他們可以促進社會重新發展,是一種新的生命力。在早期基督教會對於殉道者的描述是,這些殉道者所流的血,就是新的生命力的種子。我們也可以對受害者這樣說,這些受害者所流的血,是社會新生命的種子及力量的來源。

耶穌讓我們看到還有第三種方式,就是不要停在受害者的角色上。從馬可福音三章1-6節可看到,耶穌醫治手枯萎的病人,我們可以將手枯萎的人比喻為受害者。一開始他一直依附著別人而生活,無法自主的處理生活。1945年後,德國有許多受害者還是很恐懼,不敢說出事實。因為他們怕那些納粹秘密警察可能還在那裡監視著他們。我們也可以將法利賽人看做加害者,這些法利賽人緊緊抓住宗教教條不放,監視著其他的人。

耶穌以四個步驟幫助受害者。第一個步驟是,耶穌跟這人說站到前面來,勇敢的站在加害者的前面,抬頭挺胸地面對這件事。第二個步驟是,耶穌問這些加害者一個聰明的問題,讓這些加害者無法展現他們的權力。這是個激進的問題,讓加害者無法回答。也就是在安息日到底要做好事還是壞事?在安息日到底是要救命,還是害命的問題。耶穌暗示加害者說,你們躲在道德教條的後面,其實你們就是在害人的命,在暗處害人的命。這些加害者聽到這句話,心裡就產生不確定性,不敢反駁,也不敢回答。

耶穌就一個個看著法利賽人(也就是加害者)。耶穌怒目地看著加害者,這種生氣的力量,可以幫助耶穌與他們保持距離,不懼怕他們,勇敢的做他應該要做的事,同時耶穌也用悲傷的心看著他們。

在希臘文「悲傷」的意思,就是用同理心、同情的眼光看著這些人。同情這些人的心裡為何那麼剛硬,做這些壞事。他以同情的眼光看見這些人內心的殘酷和刻薄,同情他們怎麼會變成這樣。我們可以想像耶穌伸出和好之手,他帶著悲傷的眼神想跟他們和好,只是耶穌帶來和好的動作並沒有得到接納,這些法利賽人卻進一步想要害他。

第四個步驟是,耶穌跟受害者說:「伸出你的手來。」不必等待加害者道歉或回頭,你自己就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來形塑這個社會及你們自己的生命,不用等別人。

第四個層面是「慈悲」與「正義」。在真福八端裡可看見這兩種不同的態度。在揭露歷史事實時,必須要兼顧這兩種態度。在聖經中,對於「仁慈」有四種不同的解釋。第一個是用「母親的懷抱」來解釋,意思是母親一直等待做錯事的孩子回頭。

第二個是「同情」,對於別人的痛能夠感同身受。我們對於受害者的痛苦要能夠同情,同樣的,對於加害者內心的糾結也要能同情。

第三個是「憐憫」,也就是是主動的同情所帶來的行為。這裡講到仁慈的工作及仁慈的行動。也就是中世紀所說「仁慈」的七個善工,透過仁慈的行動,也就是社會福利工作,讓社會變得更人性化。這樣的行動其實也具有政治意涵。第一,一個帶有仁慈與憐憫的說話方式。今天的社會其實都不是在講「仁慈」的話語,通常都是講攻擊性的話語,或是讓別人受傷的話語。彼得三次不認主,一個女僕跟彼得說:「你的口音洩露了你」。其實我們的話語也會洩露我們的內心。以前的教父曾說,我們是用話語來建造房子。到底是要建造溫暖的房子,讓所有的人住在這裡,還是要建造冰冷的房子,讓所有的人都跑開?

第四個仁慈的意思是「同理心」,可以感同身受。耶穌說,「你們要對別人仁慈,就像你們的天父對你們仁慈一樣。」我們的天父是一個有同理心的天父,是個能夠感同身受的天父。祂同時可以感受到受害者與加害者的痛。

但是在憐憫與仁慈之外,也必須要注意正義與公義。公義的三種意涵。第一,柏拉圖將「公義」看成是個人的美德,也就是要合宜對待自己,也要合宜的對待別人的尊嚴。

第二個層面是「社會公義」,這是屬於國家的任務。聖經說,凡撒下公義種子的人,才能收穫和平。沒有公義就沒有和平。這對於家庭、公司與社會來說是很重要的。我們的使命是必須要創造出社會的公平。但是我們也要知道在人類社會中是不可能有絕對的公義存在。所以,耶穌才說,你們要不斷渴慕追求公義。

第三種公義是「帶有懲罰的公義」。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設立制度,追究加害者的責任,還給受害者一個公平。懲罰式的公義,同時也必須要注意到「慈悲」和「憐憫」,才不會讓處罰變成報復。處罰的目的是希望被處罰者可以變好。報復的意思就是以暴制暴,它並沒有辦法帶來任何的改善。

如果只講「憐憫」和「仁慈」,有可能只會掩藏事實。公義卻可以幫助我們揭露事實。其實耶穌在聖經裡所講的「仁慈」,也帶有揭露事實的意義。但他是以「光」來比喻。保羅在以弗所書五章13節說,「當一切的事被公開,真相就揭露出來了,因為凡顯明出來的就是光。」耶穌以一幅圖象讓我們看,如何連結公義與仁慈。他說,「我們要成為世上的光;我們要成為世上的鹽。」鹽代表公義。

鹽有四種功能,第一,它可以潔淨東西。這個社會必須把不公義的事情潔淨了。第二,鹽可以妨止東西腐化。如果我們將食物或一些東西掩蓋住,它們就會逐漸腐爛。第三,鹽可以讓菜的味道變得更好吃。如果這個社會有公義,這個社會的味道才會變得更好。一位東德的富勒牧師(Christian Führer),他在前東德時期,每週在萊比錫的尼可拉教堂主持週一禱告會,後來變成有名的「蠟蠋革命」,這也導致東德政府的垮台。他曾說,耶穌告訴我們,基督徒要成為世上的鹽,不是成為世上的奶油。不是在裝飾這個世界變得甜甜的。

第四個鹽的功能是讓人與人連在一起。在德國婚禮的習俗,祝賀的人會送鹽巴給新人,這代表結盟的意思。這表示新婚夫婦兩人的結盟是可以維持長久的。

「光」象徵著仁慈、慈悲。意思是不要把揭露事實變成為一種仇恨。而是把耶穌基督的光和溫暖放進被揭露出的事實中。等一下,我們會有個儀式就是點燃蠟燭,也就是要讓我們經驗到「仁慈」所帶來的光。

最後,我建議可以有個「全民的哀悼日」或紀念日,來紀念所經歷的事件。在德國有「全民哀悼日」。它的功能是希望全民一起哀悼這個不幸的事件,讓受害者的苦能被聽見,能夠被尊敬。透過「全民的哀悼日」的紀念,可以讓受害者知道他們所受的苦沒有被忘記,並且是被尊敬的。很多受害者是無名的受害者,他們在歷史上並沒有留下名字,但是在「全民的哀悼日」,可以讓人感受到他們的名字是會被上主所記念的。「全民的哀悼日」的目標是我們願意紀念這個痛苦,願意接受這個痛苦的存在,並希望走向和好。

和好不能用任何道德的呼籲來做,最好不要用語言來呼籲。心理學家榮格說,最好能夠透過儀式,儀式才能觸動受苦的心靈深處。

我要以德國兩個實際的例子來說明。在我的修道院附近住著一位德國新教徒的侯爵的後代。這位爵士在戰後的50年代發起了一個組織,專門做和好工作。這個組織曾到過以色列,向猶太人道歉,跟他們做一些和好的儀式。另外也到了一些被德國迫害過的東歐國家。在和好儀式中,他們會帶著鹽巴並且點上蠟燭,他們會站在加害者的身分做和好工作,這些受害者接納這些道歉,這樣才能夠有完整的和好。這個組織也曾經到過到捷克、波蘭等東歐國家。

第二個例子。1941年,我的修道院曾被強制解散,當時是由烏茲堡省的納粹省黨部總主委來主導這件事。戰後這位總主委馬上就自殺了,他也殺了自己的太太及女兒,但是有一個女兒因為剛好不在家而存活下來。主委的孫子覺得很奇怪,因為母親從來都不提祖父的事。後來他發現原來祖父是納粹時代黨部的重要人士。於是他就主動找修道院院長道歉,做了一個和好的儀式。

當然,這些和好儀式若能由加害者主動來做是最好的。但是,從耶穌醫治手枯萎的人的比喻來看,受害者也不用等待加害者主動,受害者也可以採取主動,做一些正面的事。這些受害者可以想出有創意的方式。有些年輕人並不是直接的受害者或加害者,他們其實可以發揮創意,來創造一些和好的儀式。這不需要是大規模的儀式,這也可以在幾個家族中發生。

教會其實扮演一個很重要的監督功能。教會可以站在守護者的角度,讓不公義的事被揭開,但是也要兼顧慈悲與公義,不要讓它變成報復。教會可以發展出和好的語言。

天主教和長老教會的共融禮拜就是個很好的見證。今年也是紀念宗教改革五百週年。我很高興今年在德國的紀念儀式,是天主教和新教一起舉辦的。其實,這兩個教會都有很多值得哀悼的歷史。在宗教改革時代,路德其實是希望在教會內能夠有所改革,但是很可惜在教會內的對話失敗了。因為與路德對話的對象不是用平等的語言,而是以權力的語言跟他對話。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好的歷史教訓,我們若能夠以一個對等的語言來對話,就必須站在同等的高度來對話。如果你只是以高高在上的權力,或自以為是的態度來對話,是無法有成功的對話。

我希望有天天主教與基督教雙方教會的對話,可以成為社會的典範。可以讓受害者在社會所埋的寶藏,能透過我們雙方教會挖掘出來。將充滿慈悲的光照進社會,讓我們能夠看到真理。讓這個社會能夠經歷到一個和解的生命。讓新的生命得以開花結果,成為這個社會的祝福。

文章與照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393期


資料提供單位:南與北文化出版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不必向天發誓
莊嚴的洗腳怎麼變流行?
讓孩子擁抱大樹吧
 
   姐妹開步走
 
玖壹壹說出恐怖情人的想法,然後呢?
專注去愛,掙脫恐懼
禪繞畫之我思
 
   原知原味
 
人與能源的親屬關係
山坡上的查拉密
承先啟後,傳承泰雅爾聖詩精神
 
   教會人物誌
 
尤羅伯牧師(上)
高哈拿姑娘
懷念藍榮德牧師
 
   青年青不輕
 
不再是無臉男
沒有吶喊,只有吐槽
《平生歡》
 
   鮮知啟示
 
成為能源共同生產者
不放棄找方法,讓孩子遇見主(下)
不放棄找方法,讓孩子遇見主(上)
 
   信仰與生活
 
愛沒有條件
選擇公平貿易旅館,不只環保更能幫助生產者
憤怒的勇氣
 
 
 教會歷史
 
清教徒的家庭觀5
長老教會是怎麼來的?
清教徒的家庭觀4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