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教會歷史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581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聽見上帝在說話?
一個前靈恩派信徒的告白
作者 / 匿名
《耶穌與門徒前往以馬忤斯》,古斯塔夫‧多雷(Paul Gustave Doré)。

譯◎駱鴻銘

克拉克博士:

幾個禮拜前,你貼出了一個警告,要我們不要追求先知預言。在那個警告中,你提到一個故事,說明當人們倚靠上帝在聖經外所說的話時,會發生什麼情況。我要為這事作見證,證明你強調的危險是又真又實的。

我的目的不是要指名某個特定群體,但是有一種觀念是如此流行──認為我們可以同時是改革宗信徒和靈恩派信徒,以至於這段話可以套用在任何一個群體上。因此我會解釋這個信念背後的一些觀念。我相信我個人的經驗是具代表性的,可以說明身處在那個教義和實踐該教義的世界中的實際情況。

■校園團契生活

我在大學時信主,早年的基督徒生活是在一個充滿活力與熱情的校園事工環境中度過。校園的團契生活是24小時的,不分白日或黑夜。我們一同吃飯、走路上學、禱告,而且住在一塊兒。我數不清我們到底有多少個小時的屬靈對話,屬靈飢渴是我當時生活的特徵。

校園裡有各式各樣的基督徒,有CRU(註1),還有一些極端的五旬節派。上帝把一些持守時代論的加爾文主義者帶進我的人生,我被一些先知預言圖表、司布真,後來是約翰‧派博吸引;我也經常從更偏向改革宗的井裡飲水。那些吸引我的作者,他們認識偉大的上帝,他們認識罪的邪惡,認識基督完整的工作,也認識聖潔的呼召。我對他們的神學充滿飢渴,再多的學習也不會讓我感到滿足。

除了閱讀,我的基督徒生活十分平淡,沒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在第一波信主的改變之後,我就停留在日常生活與肉體的爭戰裡,具體的罪是年輕人常犯的縱情私慾、懶惰、偏見、不孝敬父母,以及性犯罪。我為罪感到憂傷,為了離開內在爭戰求助於人,渴望脫離罪惡。再一次,是改革宗信仰給了我盼望和明智的思考。

我的教會經驗卻是另一回事,看起來鬆鬆垮垮,毫無活力。教會和校園的團契生活經歷之間的對比,更使我困惑,也越來越吹毛求疵。我開始閱讀關於大復興的書籍,也和其他人一同禱告,渴望復興的降臨。就我所知,教會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傳道事奉

出乎我意料之外,上帝竟然呼召我從事牧職。我的長老證實了我的呼召,於是我接受裝備,進入牧師的事奉。我開始想像,以為「我」就是那個解決教會疲軟無力問題的解方,「我的」講道會成為上帝使用、賜下大復興的講道。但是大復興沒有發生,呼求會眾做特殊禱告,只換來哈欠連連,當我們禱告時,總是為了會眾的一些芝麻小事。比起從前,我更加意識到教會貧乏無力的屬靈光景。

對更多知識的渴求繼續激勵著我,我開始研究聖靈論。我的成長過程是被培養成一個神蹟終止論者(cessationist),我相信聖靈只有在每個信徒信主時,才降臨在每個人身上,之後不再有任何作為。有人告訴我,期望更多屬靈經歷很危險。

然後我用羅馬書講道,當講到第8章時,鍾馬田討論清教徒對信主之後聖靈工作的看法,深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這是一種有歷史根據的聖靈論,絕對會讓人非常期待聖靈。我比以往更渴望看到上帝復興教會,期待祂能以新鮮活潑的方式對祂的百姓說話,期待祂用這種能力來膏抹我的事奉。

我開始尋求新的事奉背景──對聖靈有更開放的態度。那個時代似乎有兩個選項:要嘛是死氣沉沉的正統,或是「慕道友友善」的實用主義;但是這兩個選項都不是我所要的。

■捲入第三波浪潮

就在這個時候,葡萄園教會(The Vineyard churches)來了,帶著他們強調說預言的特色。我一些朋友被捲入靈恩第三波的浪潮裡,他們的經歷和見證吸引著我,他們描繪的和他們為我禱告的方式回應了我的飢渴,讓我更加渴慕。我在他們身上看到,聖靈的工作在任何特定狀況下的即時性,以及直接對人的心和人的生命說話的膽量。

我仔細思考,我需要一個論證,不只是一種經歷。我聆聽一些福音派領袖的講道,他們思考了上帝的工作和聖靈在教會裡的工作。我閱讀對葡萄園領袖的批評和辯護,開始追蹤一些標榜自己為加爾文主義或靈恩派的教會。我對聖靈在教會中持續的工作變得「開放而謹慎」。

然後有人給了我為「今天還有先知預言」所寫的神學辯護。不像其他靈恩派人士寫的書籍,這本書是第一本似乎根據仔細的解經和神學論述寫出來的論述。作者從聖經論證說,聖靈在教會中仍然有持續不斷的工作,也就是所謂「小寫的」先知預言(small “p” prophecy),在這種預言裡,上帝即時地向一個特定的情況或個人說話,但是所說的話並不具有權威。與聖經不同的是,這種預言會因傳遞的人而受到曲解。這是上帝在今日對個人和教會所說的話,雖不具有權威性,卻仍然是真實的先知話語。

我開始參加一些實踐這個原則的聚會。許多朋友為我禱告,有時候會有驚人的洞見。我的結論是,這是一個切實可行的立場,它為我和教會的生命呈現一種健康的聖靈論的可能性,同時維護了聖經的獨特性。正典雖然封閉了,但是仍然為從上帝而來的「當下的」溝通保留了某種動能。

我加入了實踐這種先知恩賜的教會,成為會友,他們的口號就是「要渴望聖靈恩賜,尤其是說預言」。身處在那些期待上帝說話、體驗從神而來的「話」、滿懷信心和勇氣對彼此傳講這些話的百姓當中,是非常讓人耳目一新的經歷。有時在禱告中,有「預言恩賜」的人得到了感動,他們會暫停禱告,並且向預言針對的對象說出來。這些話非常個人性,通常會讓人喜極而泣,人們也會對我說這樣的話語。

有時候,這些話也會在禮拜天崇拜時分享出來,人們以極大的盼望傳講及領受。這些話通常很籠統(對相關的人來說),而且不是針對個人的(對被提名的人來說)。然而,人們經常會在事後評斷說,分享出來的這些「話」裡有他們的名字。

■疑問和不滿

但是當我身處在那個環境越久,我就有越多質疑。實際上發生的事,和我們的刊物所說的,兩者並不相符。有些朋友會訪問我的教會,聽到我們自吹自擂的預言,覺得沒什麼了不起就離開了,他們會說:「他們不過是引用聖經。」「這只是在描繪一幅景象。」他們會問:「怎麼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呢?」他們嘲笑著:「這太泛泛了,就像是在算命。」

我也發現人們會分心。長老們急於等候神是否在當天賜下預言;帶領敬拜的人被交代必須準備好,神會以出乎我們意料的方式說話;有些會友則以我們是否有先知預言來評比禮拜天的敬拜。一般而言,自然發生的比事先計畫好的崇拜程序更好。

某日,牧師給了一篇特別清晰且激勵人心的講道。當他結束講道時,有人說他們要分享一段預言,長老評估後允許他們說出來,等到他們說完,整篇講道也被破壞殆盡,完全扭曲了。但是會眾卻非常興奮,他們說:「神透過先知預言說話了!」而不是「神的話被忠實傳講了。」當我質疑究竟發生什麼事,有人說我沒有碰觸到聖靈的心意。

我在這個教會待了一段時間後,會碰到一些長老為我禱告,有幾次,其中一位長老會說預言。我仔細聆聽他們所謂神要對我說的話,但我經常想:「這太空泛了,幾乎沒什麼用處。如果你要用聖經鼓勵我,直接對我說不就好了嗎?何必這麼神祕兮兮呢?」有時候,給我的話會比較具體一些,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沒有一個預言曾經真正實現過。而根據聖經,真正的先知預言總是會實現的。

你可以想像,這是多令人感到幻滅啊!但是更過分的是,我得到的幫助完全缺乏周到的考量。他們沒有從聖經來思考整個問題,只是指稱我不明白聖靈或不認識祂的工作,很顯然,他們才是了解聖靈和祂工作的人。

我依然記得那些像是被一噸重磚塊全部打在身上的日子。這些長老的意思是說,他們有管道得到我不知道或是神沒有賜給我的洞見,他們有特別的鏡片能看見我看不到的;而我所知道的,是個邪惡的錯誤。根據特殊直覺、毋須負任何責任的知識,領袖們被放在聖經之上,而不是被放在聖經之下;他們在理論上否認這種做法,但很明顯這就是他們所做的。

■唯獨聖經

我已離開那個教會了。按照我的想法,這種錯誤對教會健康的危害非常之大,我也不再和這種錯誤有任何牽連。直到最近,我才有時間反省「持續不斷的先知預言」的信念和實際做法。以下是我想對那些繼續和這個立場搏鬥的人所說的話。

首先,我們相信上帝已經啟示自己,而且這個啟示已經被無誤地記載在聖經裡。我們也相信當一個牧師(話語的職事)忠心傳講聖經時,就是上帝在對我們說話。當我們閱讀聖經或談論聖經時,聖靈也以一種活潑的方式說話。但是講道、閱讀聖經、談論聖經,都必須以聖經的標準來判斷。

然而,先前所述的教義指出了第三條路:雖然先知的預言會被傳遞信息的人敗壞,不像聖經未曾因此受到污染,預言也不是聖經,但卻高於講道,是真正的啟示。這意味著「先知的言語」比講道來得重要。我甚至敢說,那種教義會認為,比起講道,預言對教會的健康是更基本的要件。

我發現這樣的現象:教會領袖之間,或者和「懂得分辨的會友」之間,有許多對話的焦點都在禮拜天或禱告聚會的預言是否有減少的趨勢,缺少這類的言語被認為是教會生病的跡象。比起欣見神的話在講道中被忠實傳講,他們更關心是否出現先知預言。雖然他們在白紙黑字上否認,但是實際上,先知的言語遠比講道來得重要──儘管其分量仍然不如聖經。

其次,當你把先知預言定義為真正的啟示,卻會被領受者和傳講者污染的時候,你實際上就創造出一些不需要負責任的東西。這些先知的言語既然被定義為啟示,我們就要歡喜來領受。如果它們應驗了,就會被視為是可靠的。但倘若它們沒有被證實或驗證,就只是被斥為被講員破壞了、污染了。簡言之,這些預言根本無法被判斷和審查。

我可以告訴你,在我所有的經驗裡,雖然長老們不會讓他們認為不是從神來的話在聚會中被說出來,但是那些話從來不曾被判斷為「假的」。即使這話曾被同意,也被傳講出來,後來證明是錯誤的,也從來沒有檢討。那些認為自己有預言恩賜的人會說,他們以為的這些上帝給的話是有益處的,已經得到了確認,但是這些話是否錯誤,則從來沒有被判斷。假如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熱淚盈眶,那只是因為他們相信那是從神而來的。

再一次,這實在令人感到困惑。這就帶我回到以聖靈所賜的特殊直覺作為判斷基礎的問題。對長老來說,或者對那些有說預言恩賜的人來說,他們只要「知道」什麼是真的或假的,就可以把他們的地位放在先知、使徒、甚至耶穌之上。

第三,這會導致我所謂的「精神分裂」。這些先知話語值得尊敬,但有可能是錯的;只能被讚美,不能被判斷。它們不是聖經。它們是很嚴肅的,卻又不是太嚴謹,因為如果它們是錯的,就沒有任何意義。最糟糕的是,如果我們不渴望預言,或沒有認真看待,我們就是缺乏信心,就是在消滅聖靈的感動。

於是責任就這樣被轉移到聽眾的身上,而這的確是個重擔。以是否有先知話語來判斷是否真有聖靈運行的人,經常也會用這個標準來論斷教會和教會的長老。

最後,這意味著人們對正規的、忠實的講道事奉變得缺乏耐心。上帝的道不再是敬拜的中心,先知的言語才是。透過先知預言直接與上帝溝通,取代了透過講道中上帝活潑的話語直接的溝通。

但是我仍然必須使用從那些弟兄學到的來總結,他們持守的是今天還有先知預言的立場。簡言之,我學到的是必須有所期待,並且要勇敢去愛。我所謂的期待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要有信心,上帝會藉著忠心傳講聖經或閱讀聖經對我們說話,祂曾應許祂要如此行。我不需要多餘的事物,就可以聽見上帝直接對我們說話。為什麼我必須尋求先知的言語,才能算是對聖靈的工作有很高的期望,而不是藉著閱讀聖經與忠心的講道?在前往以馬杵斯的路上,門徒心裡火熱,並不是當耶穌說了先知話語的時候,而是當祂講解聖經的時候。

勇敢去愛又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要有勇氣超越膚淺的對話,進入關乎我們內心的對話,以及這個對話與我眼前的人、他們當下的處境有什麼關聯。我為什麼需要某種特殊啟示的感覺,才促使我對教會裡正受到苦難重壓的弟兄姊妹說話呢?我並不需要上帝賜下特別對他們說的話,我需要的是相信祂已經在聖經中說話,而我能以愛心、恩典和耐心,使用聖經的話來堅固他們。

一個在正規講道中聽見上帝說話的前靈恩派信徒(註2)

•譯註1:CRU即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International,CCCI),其美國事工在2011年改名為CRU(即“Crusade”前三個字母)。

•譯註2:原文譯自:heidelblog.net/2016/08/ confessions-of-a-former-charismatic,經原作者(匿名)和加州西敏神學院教授克拉克博士(Dr. Scott Clark)同意翻譯發表,特此致謝。

文章及照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394期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媽祖說?上帝說?你說我說!
從故鄉的詮釋建立未來世代
翻轉老化的新價值
 
   姐妹開步走
 
飄洋過海異鄉情
謝謝妳陪伴我的父母
我們真的要跟她們說謝謝!
 
   原知原味
 
經驗信仰團體的生活
收刀入鞘吧!
原音傳唱,在靈裡與古老智慧相連
 
   教會人物誌
 
咸錫憲
淡水教會重光幼稚園和老師們
我的性命獻互祢
 
   青年青不輕
 
你與人的關係,揭露你與神的關係
儲蓄理財,恩典夠用
從撒但之子到上帝之子
 
   鮮知啟示
 
【古韻仍新】〈大家勇敢同齊腳步〉
重新活在滋養的關係中
《傑克和豌豆》神學反省
 
   信仰與生活
 
傳揚上帝的話語
那些伸出援手的人們
一起享受禱告的美好
 
 
 教會歷史
 
達文西是天主教徒?
從黑夜到黎明的復活之夜
聖餐、記念與合一(下)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