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張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原知原味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809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台西這個村落
作者 / 林鴻榮

※初訪台西

2004年來到大城教會牧會後,某日騎著50cc小綿羊「歐兜麥」(摩托車),腦中只有從大城鄉平面地圖中,略知台西村這個座落在濁水溪出海口的陌生部落。穿過台17線經過西港村後,前面是一筆直的12米道路,兩邊都是養鴨池及部份閒置後土地,前面可能就是台西了,騎著騎著騎到一小小十字路口,往左頂庄,往右檢哨站,往前呢?沒有指示!

小綿羊繼續往前,心裡卻在告訴自己到底是要騎往那裡去?終於看見台西村的指示牌,眼前卻只是一片片田地見不到任何聚落的跡象,往前吧!

「許厝巷」,地圖上有看到這個路名,此時心中踏實了許多。一路上我這陌生的外地人生面孔,與泡過水的「歐兜麥」(摩托車)發出啪。啪。啪吵雜的聲音,引起經過的居民特別的關注,想說我會不會被當成是不法份子前來探路的!就這樣一個忐忑不安的心伴隨著啪。啪的機車聲,在小小的巷弄中穿梭著。

所看大多是老人與小孩,淘汰的舊牛車成為小朋友上下跳動遊戲的玩具,這情境竟如此似曾相識,時空剎間倒轉40年,回到我兒童時代在故鄉與同伴戲耍的童年往事,時間的進度好似在這裡只是緩慢的進行著。

台西村位於整個彰化縣的西南角,翻開地圖來看,在台彎中部濁水溪北岸凸出的那一點就是台西村啦。這裡沒有學校,上課要到隔壁村頂庄國小。客運公車一天沒幾班,錯過了就得等、等、等好久。一般市集上看到的,這裡大概沒有,如:早餐店,菜市場,簡單的超商等,最接近的消費市場是位於好幾公里外的東西港村落。

惡鄰台塑六輕廠區就在溪南,每逢「南風吹來輕輕」時,總會變成「南風吹來驚驚」刺鼻傷身的臭酸味。失衡的國土政策下,造成這裡地層逐年嚴重下陷,無辜的村民卻要一再的背負這原罪。沒人願意告他們,為什麼家鄉的空氣變臭了?水淹為何越來越高?海裡的魚蝦越來越少 ?而這裡的村民依舊照著過去的傳統努力為生活打拼。

※台西村終於有會友了!

每年教會都會舉辦許多活動,如元宵節尋寶,復活節彩蛋,夏令營,週末營等諸如此類的活動,卻幾乎看不到來自台西村這方面的孩童參加。或許是交通不便,或許是家裡大人農忙沒空,或許是對教會太陌生……,如果孩童們不能來,那我們為何不過去呢?

多年心中一直在盤算這個問題,如何將教會的這些資源帶給這部落的孩童呢?當教會重建的好幾年時間裡,這問題暫時擱下,因為要建堂總要先拼經濟。到了2007年教會蓋好之後,又增添了社區陶笛班,以及弱勢家庭子女課照班。對於台西兒童這個區塊的服事的負擔又再度燃起於心中,但怎麼做呢?

莫說台西村人對教會很陌生,反過來說:教會對台西這個村落不也是很陌生嗎?

但上帝似乎已在為此事作了預備,原本台西村是整個大城教會唯一沒有任何信徒的部落,在這裡真的毫無施力點可言,但一個人的出現後改變開始了,台西村民有評兄每逢過年都會回大城教會參加禮拜,整個教會對他所知有限,只知道他住台西,是北屯教會牧師的女婿,在中部某大學任教,就這樣。

一年見一次面的會友,實在很難有更深的切入,但某天有評兄跟我說:牧師我家除了大姐還未信主之外,其他的兄妹都已是信徒,所以他們有個負擔想帶領父母來信耶穌。所以希望我有空去他家裡探訪他的父母。

照著有評兄對他家位置的介紹,我再次來到台西便很快的找到這間,座落在堤岸旁黃色獨棟樓房!幾年前在台西閒遶時,這間房子就特別引起我的注意,因為它太醒目了。

有評兄的父母終於受洗了,之後教會到家裡舉行聖別禮拜,一路上聽長執說:大城教會不知有好多年,好多年,沒為信徒家庭辦過聖別禮拜了。我的心裡暗暗的說:牧會這麼久,我更從未替會友辦過聖別禮拜咧!

這天像是辦了一場家庭式的嘉年華會,因為包括有評兄的父母,姐妹,他的牧師丈人夫婦,還有參與的長執與會友, 都把這天視為值得紀念的日子,「台西村終於有會友了」。當我把十字架掛在客廳的牆上,心裡無比的喜悅與感動。因為在0與1之間的差距不在於數字多少的變化,而是希望上帝的祝福由此而起,想不到這個念頭竟在幾年後開始應驗了。

※開始接觸反國光石化運動

2010-2011年對台西村民來說是一個攸關生死的年代,2010年國光石化在馬政府大力推動之下,嚴然是一股勢在必行的既定政策,要在大城鄉與芳苑鄉之間這塊美麗的潮間帶濕地上,蓋上這麼一間具有汙染空氣,土地,水質,損民又害命的石化廠。

對於南有六輕長年獨害下的台西村民來說,要在北邊再蓋國光石化(八輕),真的是「一個六輕亦無夠,閣欲起八輕提來鬥」,真的是 ……情何以堪啊!而面對八輕這個石化工程議題,整個大城鄉從上到下所有的民代,似乎都被意識型態所架空,反過頭來這些基層民代也運用他們在地的影響力,以人情將整個大城鄉民給綁架了:除了台西村之外。

到後來教會與中會起來參與反國光石化的行動,也跟台西村這個村落有著極深的淵源。

2010年我被補選為中委並擔任中會教社部長之職,兩個月後在家耍帥學年輕人玩蛇板:畢竟年紀有了,不幸地跌了一跤也把右小腿給跌斷。經過治療後在家休養, 想說:「這下可在家當個跛腳的安樂部長了」。藉著腳傷理直氣狀的排除所有的會議,卻萬萬想不到換來一個更大條的會議等著。

某天,一名自稱台西人的陳老師(原來是位台西人的女婿,而且在美國某大學教書),來電說想要跟我談談國光石化的事情。

天哪!人在家裡坐,代誌也會從天而降。這會是天上掉下的禮物嗎?結果,教會參與反國光石化行動就這麼開始了

2010年中旬,台塑企業有由如連珠炮一般,phong-phong-phong 炸個一發不可收拾,也炸得六輕鄰近鄉鎮火冒三丈, 頭皮發麻。因為誰也萬想不到當初由官員帶頭,與鄉民列隊迎接的大企業,今日倒成為揮之不去的夢魘了。

麥寮人起來抗議了!抗議的理直氣壯,擲地有聲,因為鄉民的背後有鄉代,有縣政府做為他們的靠山。反觀隔岸由台西村帶頭與頂庄村,東西港村民聯合的抗議,卻有如「亞細亞的孤兒」般的孤立,廠方任由他們在「風中哭泣」,不理不睬,在這邊見不到任何一位的大人出來為這些孤立的「亞細亞的孤兒」們說句聲援的話。這樣的下場當然是:對岸每人每天賠償20塊錢了事,這邊呢?門都沒有!

但這一炸不只炸出民怨,也炸出全國的頭板,炸出所有反國光石化行動的施力點。長老教會彰化中會假大城教會,舉辦了一場生態環境影響記者會,當天首次看見台西村民老老少少,浩浩蕩蕩地進場參與這個活動,因為聽聞有人要來鬧場,故特別"絡人"來讚聲。這些人雖第一次進入教會,聽牧師說:「不可抽煙」,「不可吃檳榔」,「不可說粗話問候別人的母親」等,還好,第一次碰面給彼此留下不錯的印像。

接下來的幾次反國光石化運動中,台西村民成為其中重要的成員,與基本觀眾。不論是彰化縣政府,芳苑鄉水資源說明會,大城鄉聽證會,台北總統府,環保署,一直到王功反國光餐會等,這些村民一直是堅持到底,打死不退。

※大城鄉反國光石化

所謂大城鄉反國光石化運動,並非泛指全大城而言,若是與公部門動員歡迎國光石化進駐的能量來比,充其量只以小小台西村為主體聯合頂庄村,與部分東西港村民組成的微弱團體。

從接觸中我看見這個反對運動中有三個值得一書的要件:

1.黑白旗:在「毒」與「骷髏頭」底下兩行字:「八輕國光石化」,「危害生命財產」。

這面非藍非綠,跳脫政治與意識型態的黑白旗,集合了眾人對鄉土的疼愛,及對生態保護的理念,秉持著土地與生命的價值,永遠凌駕在所謂的經濟成長與地方繁榮之上。就像在告誡世人:失去土地的人生,就算是經濟成長帶來再多的財富,人生依舊是"黑白"的啦!在當時每到一個村落,只要數看黑白旗的多寡,便能看出當地民眾對國光石化議題的心態,因此在王功街上必然看見到處插遍著黑白旗,而台西村更是全大城鄉唯一全村插滿黑白旗的村落。

在諸多的場合中這面黑白旗代表來自人民心中的控訴,並多次直接與來自政府暗助的紅旗對嗆!一個訴求「顧鄉土」,另一則訴求「顧腹肚」,在政府刻意操作的二分法下,「土地與肚子」之爭,一時間成為人們心中無解的結。

2.許氏一家人:

座落在台西村大榕樹裡的許氏一家人,說是台西村反國光石化運動的靈魂人物,絕對是當之無愧。當初自稱台西人的陳老師正是許家女婿,第一次見面是在教會裡面,他帶著寶貝女兒里美來訪,可愛的里美初見到我,一時竟然由笑慢慢轉哭,而且是眼哭嘴笑,真的是哭笑不得,當下叫我更不知如何是好?還好如今在里美的心中,我已是被註冊的好朋友了。說到里美,別看她是個小娃兒,在媽媽的懷抱中她可是個征戰南北各個有關反國光石化運動的場合,單單算起坐高鐵的次數她已是老鳥了。

里美的媽媽許老師經常抱著她站在各種場合上,以一「憂心的媽媽」的角色,控訴政府的不當政策,一再以經濟發展為題,誘使人民盲從跟隨,卻罔顧人民在土地正義下應有的基本生存權。如此憂心只為了讓懷中的下一代,能永續健康平安的生活在這塊土地上。

人稱「總司令」的許奕結先生,又有個人如其名的外號:「大頭結仔」,也是台西村「千歲爺俱樂部」的掌壺。所謂掌壺就是幾乎每天都有一群人在許家聚會聊天,但不管來者是誰?許先生都會熱誠的奉上剛泡好的熱茶,如果說有三教九流之輩,在這裡隨時可見。許先生的掌壺不只掌握每個人的口味,更掌握著每個人的心思,與對台西村未來的期望啊!

3.千歲爺俱樂部

想像每天有一群動輒超過7-80歲的長輩聚集的場面!裡面的成員有退休的老師,民代,一生奉獻給土地的農夫,水產養殖戶,或是閒閒沒事做的「閒人」,當他們每日聚集一起聊天喝茶,從國家大事到隔壁的雞毛蒜事無所不談!

俗話說「老矇老,也會哺土豆」, 這群千歲爺俱樂部成員,曾多次參與反國光石化活動。他們的熱忱與行動力,也不因年紀而有所減少,反倒叫一般的年輕力壯者自嘆不如矣!

國光石化終於在眾多方面的壓力下,讓馬政府承諾不會蓋在彰化,使國光石化這個石化怪物在週遊全台二十幾年的台灣遊記,最終在彰化畫下休止符!

※隨時有人招呼牧師

台西人終於可以喘一口氣,好好的繼續過著他們原本的生活,這年寒冬一條鰻魚苗價格上漲到一百多元,最近更衝高到一百六十元的高價格,所謂物以稀為貴,在海水普遍暖化,工業污水瀕傾海中,造成生態環境的變化,危害海中生物的生存時,一個晚上能抓到幾尾鰻魚苗,誰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高麗菜、花椰菜的價格居高不下,菜農的心裡當然高興,因為只要土地保持健康,空氣不要受到污染,灌溉用水穩定,這些菜農們一直是個與世無爭的可愛農夫啊!

經過國光石化的征戰,教會在台西村民心中留下一個美好的記憶,如今每次進入台西村的心情,不再像2004年那樣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境,而是隨時會有人跟牧師打招呼。

台西村距離大城市區不過5-6公里,但大城人可能對同樣距5-6公里外二林市區的熟悉度,相較於對台西村的了解更深入。到底台西人需要什麼?他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呢?除非真的進入他們的生活裡面,看他們在做什麼、在談些什麼、或是在幹譙什麼!否則,台西依舊只是人們記憶中的偏遠地區。

文章來源:<新使者雜誌>第412期

圖片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資料提供單位:大專事工委員會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不必向天發誓
莊嚴的洗腳怎麼變流行?
讓孩子擁抱大樹吧
 
   姐妹開步走
 
玖壹壹說出恐怖情人的想法,然後呢?
專注去愛,掙脫恐懼
禪繞畫之我思
 
   原知原味
 
人與能源的親屬關係
山坡上的查拉密
承先啟後,傳承泰雅爾聖詩精神
 
   教會人物誌
 
尤羅伯牧師(上)
高哈拿姑娘
懷念藍榮德牧師
 
   青年青不輕
 
不再是無臉男
沒有吶喊,只有吐槽
《平生歡》
 
   鮮知啟示
 
成為能源共同生產者
不放棄找方法,讓孩子遇見主(下)
不放棄找方法,讓孩子遇見主(上)
 
   信仰與生活
 
喝一杯咖啡,支持公平貿易
愛沒有條件
選擇公平貿易旅館,不只環保更能幫助生產者
 
 
 教會歷史
 
清教徒的家庭觀5
長老教會是怎麼來的?
清教徒的家庭觀4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