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教會歷史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938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宗教改革5-3
在歌聲中前進的宗教改革(上)
作者 / 王貞文

【編按】1517年馬丁‧路德因反對當時羅馬天主教販賣贖罪券,提出〈95條論綱〉,開啟了宗教改革,除了奠定新教基礎,究竟還來哪些革命性的改變?適逢宗教改革500週年前夕,《台灣教會公報》將接連推出專題報導,帶領你一窺宗教改革對視覺藝術、聖詩與改革中教會的影響與進展。

談到宗教改革,我們常想到的,是一些偉大的人物,如:第一位勇於提出〈95條論綱〉神學論題,要與教會當局好好就真理論辯的馬丁‧路德;在蘇黎世翻譯經典,努力尋求上帝話語要旨的慈運理;在日內瓦不斷與議會折衝,一步步追尋著更原本、更純粹的信仰,努力進行改革的約翰‧加爾文。但其實,宗教改革並不是單打獨鬥的英雄行動,而是一個漫長的思辯、教育、宣揚的過程。在這個過程裡,牽涉到信仰、思考、生活、權力架構,也碰觸並翻轉每個人的宗教情感、禮拜習慣、乃至整個人生。

宗教改革,有大動干戈的慘烈衝突,有權力架構彼此碰撞的強烈火花。但也有另外一股力量, 就是透過詩與歌,透過會眾的歌唱,慢慢地讓人體會到一個新的時代、新的信仰重心。在歌聲當中,宗教改革在前進。而這些詩歌,直到500年後的今天,都還是我們教會裡美好的珍寶。

■解構神聖的語言

中世紀教會逐漸失去信仰的動力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教會裡堅持使用古老的拉丁文,雖然拉丁彌撒優美而神祕,有著深厚的傳統根基,但缺乏良好訓練的神職人員,卻往往只是呆板地唸出彌撒禮文,自己卻不見得了解。而「神聖的禮文」也變成神職人員的領域,不容一般人親近。一般人民,更是把這些令人不解的禮文當成某種咒語,以不求甚解的態度,任人宰割地為自己的迷信付出代價。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上一個很重要的進展,就是把這「神聖的語言」解構,把拉丁語彌撒通通翻譯成民眾習慣所用的淺白德語。

過去被認為不登大雅之堂,甚至沒有形成一個真正語言的德語,在馬丁路德的努力下,成為人民可以自己讀聖經的語言,也成為禱告、唱詩、禮拜用的語言。

馬丁‧路德受基礎教育的時候,是個唱詩班孩子,他熟知傳統的拉丁文的「葛利果聖歌」, 彼時,他把這些熟悉的聖歌,與他的音樂同工一起改編成適合德語韻味的聖歌,好讓願意追隨這條新路的人,能用自己熟悉的語言來禮拜。1524年,他的音樂同工約翰‧華特(Johan n Walter)就出版了一本《小聖詩集》,裡面包括主禱文、使徒信經等重要的信仰要素,都是優美好唱的。華特不使用那時流行的、常是用來讓專業歌手炫技的複音音樂,而是體諒一般大眾,作出有和聲、旋律清楚的有節歌曲(Strophic form),也就是我們現在習慣的「聖詩」的基本模式。這樣的音樂,所有會眾都可以一起開口唱,用自己的母語,完全可以理解、感受自己所唱,悟性與心靈得以開展,信仰得以受造就。

馬丁‧路德不只翻譯拉丁文的葛利果聖歌, 也創作了許多聖詩,多半是由詩篇得到啟發。像最有名的〈上帝作咱安全要塞〉(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1963年版聖詩320首,2009年版聖詩603首),就是根據詩篇46篇所寫,寫出宗教改革開始時的掙扎與奮鬥,以及對上帝的道的堅定信心。他的用詞淺白,充滿那時代的張力。我們在這首詩裡會感受到硝煙、危難、生命岌岌可危的痛楚,也會感受到一個小修士要撐開一個新時代,那種義無反顧的強大熱情。他歌唱著:上帝的道不會被奪去!上帝的道永遠堅立!這首詩配上威騰堡當地的民謠曲調,帶領著宗教改革的腳步跳躍著前進。只是啟蒙運動之後,理性主義時代來臨,這跳躍著的節拍都被修整成整齊莊嚴,一拍一拍規規矩矩的,有點沉重,但唱起來比較整齊就是了。

我個人最喜愛馬丁‧路德根據詩篇130篇所寫的〈我從深處向祢求告〉,這首懺悔的詩歌曲調憂傷,和〈上帝作咱安全要塞〉的勁道不同,〈上帝作咱安全要塞〉強烈高亢,〈我從深處向祢求告〉低抑溫柔,放在一起,才能讓我們聽見宗教改革的廣闊深沉。在強烈的、決斷的「因信稱義」信仰告白之下,有一顆痛悔知罪、又深深被赦免之恩所震懾的心為根抵。

這些聖詩,在時代的處境下醞釀出來,成為一種新信仰情操的聲音,觸碰對信仰認真、執著的情感,成為禮拜中公共的語言,聖經的話語,尤其是詩篇,變得鮮活有力,上帝的道的種子,在無數人心裡發芽成長。

■改革宗韻文詩篇

受到馬丁‧路德的啟發,歐洲各地燃起了宗教改革的熱情。在日內瓦進行的宗教改革的,是一群以約翰‧加爾文為首的神學家與市民,加爾文把當時改革者們的諸多想法加以論辯、討論,在許多因為強大的熱情而趨向激越的種種主張裡,尋找出平衡的、中庸的道路。

他們捨棄誇飾的、華麗的教堂建築,把聖人雕像和華麗的祭壇都移出教堂,讓教堂純粹成為上帝話語的空間。在禮拜儀式裡,也竭力讓人的聲音減低到最少,只讓上帝的話語被彰顯。他們又期待能除去宗教裡讓人情感衝動的成分,在教堂裡不以香氣、燭光、神祕的光影、精采的音樂等來讓人心醉神迷,而應該只是理性清明地傾聽上帝的話語。

因為改革宗的禮拜是如此講求樸素,許多人會認為改革宗沒有詩歌。但其實,改革宗有自己非常有特色的聖詩傳統,就是「韻文詩篇」,只唱聖經裡的話語,不唱人所寫的詩。

第一批韻文詩篇是以法文寫成,這是追隨加爾文的信徒們的母語。1538年,加爾文在日內瓦的宗教改革運動遇到了很大的挫折,以至於不得不離開日內瓦,暫時流亡在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在史特拉斯堡這段時間,加爾文的神學更加紮實,視野更廣,為日後回到日內瓦二次從事宗教改革打下堅實的基礎。

史特拉斯堡聚集著各地來的在本鄉本國受迫害的宗教難民,也是一個宗教改革裡各種思潮交會、相互影響的地方。就在這裡,加爾文開始為他所牧養的信徒們編寫韻文詩篇,讓他們也可以開口歌唱。主要是唱頌詩篇,以及聖經其他經卷裡的重要詩句。幾位音樂人幫忙建立了法文的韻文詩篇的曲調風格,音樂本身也符合改革宗講究中庸、理性、簡樸的精神,曲調莊嚴樸素,沒有強烈的變化,節奏也很平緩。

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承繼的是改革宗傳統,所以我們的聖詩裡,也保有許多改革宗韻文詩篇的聖詩。最典型的一首,是唱頌詩篇124 篇的〈以色列族,你當照誠實講〉(1963年版聖詩第44首)。而多半的信徒都耳熟能詳的,可能就是本來用來唱詩篇100篇的曲調,在我們的聖詩裡,被用來當成「頌榮」:〈天下萬邦萬國萬民〉(1963年版聖詩508首)。

這些很內斂的曲調,和現在流行的甜蜜曲調非常不同,但在某些情境之下,還是會讓人感動得哭泣。它們伴著受盡迫害的法國新教徒(Hug uenots),當他們在荒野,在山洞偷偷地聚會,在國家軍隊馬蹄的踐踏與長槍的刺殺裡,那些在詩歌中背熟的詩篇字句,成為他們最大的安慰。當所有的同伴都被逮捕或殺害,一小群剩下的餘民,流著淚,繼續堅定地唱頌他們的詩篇,對抗著浮華、貪婪、只有講求權力擴張的法王路易十四的政權。 當他們不得不流亡他鄉,這些韻文詩篇也隨著他們到了異鄉,至今仍被人傳唱著。(待續)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374期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媽祖說?上帝說?你說我說!
從故鄉的詮釋建立未來世代
翻轉老化的新價值
 
   姐妹開步走
 
飄洋過海異鄉情
謝謝妳陪伴我的父母
我們真的要跟她們說謝謝!
 
   原知原味
 
經驗信仰團體的生活
收刀入鞘吧!
原音傳唱,在靈裡與古老智慧相連
 
   教會人物誌
 
咸錫憲
淡水教會重光幼稚園和老師們
我的性命獻互祢
 
   青年青不輕
 
你與人的關係,揭露你與神的關係
儲蓄理財,恩典夠用
從撒但之子到上帝之子
 
   鮮知啟示
 
教會的先知角色?
【古韻仍新】〈大家勇敢同齊腳步〉
重新活在滋養的關係中
 
   信仰與生活
 
傳揚上帝的話語
那些伸出援手的人們
一起享受禱告的美好
 
 
 教會歷史
 
達文西是天主教徒?
從黑夜到黎明的復活之夜
聖餐、記念與合一(下)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