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鮮知啟示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351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奧妙聲 竹音悠揚3
亞洲聖詩中的基督聲音和意象
作者 / 駱維道

華譯◎林秀娟

■「斷鎖鏈、權力、財富」:公義和人權

1960年代後期,在亞洲詩人中間,表達基督教對人權、貧窮和苦難的聖詩已獲得許多關注。這點可從《亞洲都市新歌》(New Songs of Asian Cities,1972,簡稱NSAC),有許多這類詩歌得到證明。(註1)舉例來說,人對現實和不公義閉上眼睛的傾向,使新加坡的劉撒母耳牧師(Samuel Liew,1942年生)在他的〈我與你何干?〉(What have I to do with you?,NSAC #15,譜1)這首詩歌中發出質疑:

抬起眼舉目環顧,打開耳聆聽哭聲;
痛苦聲音傳耳畔,低低哀鳴:「我在此!」
我主我神遠離我,讓我緊緊閉雙眼!
為何開我眼看見?為何開我眼看見?

反映在印度的人間悲劇,以利沙(Elisha Soundarajan)滿心困惑地質問上帝(NSAC#27):「為何創造此至善,為何寬容人邪惡?」他繼續他的哀嘆:

有人擁家財萬貫,有人卻一貧如洗;
無人服侍貧窮人,所有努力至輕微。
身分、種姓劃階級,家庭榮譽人自傲,
貧窮婦女無選擇,淪落賣身維生計?

這個關注人權的現象,在《響竹》(簡稱STB)這本詩集更為明顯,在「公義、和平,和創造的整全」(Justice, Peace and the Integrity of Creation)這個項目中,就有15首類似主題的詩歌。例如,在〈為何,主啊,為何?〉(Why O LORD, Why?,STB #251,譜2)這首詩歌中,以利沙詢問上帝:

為什麼有人豎立高牆阻隔上帝創造的世界?
為什麼亞當和夏娃的兒女彼此征戰而不是和睦同居?
為什麼有自然災難?
為什麼只有少數人享受埋在地底的財富──例如,石油和鑽石?

在表達對上帝的懷疑以後,作者反過來問我們:

這一切是否是因為我們貪婪的罪所導致的?

他勸勉我們要放下自私自利,為上帝的國度在我們心裡掌權禱告。這首詩歌的最後一節是個簡單的宣言:

捨己放下自私心,上主旨意地上成。
上帝國度翩降臨,上主掌權作君王。

但是,要放下我們的自私自利是很困難的事。這首詩歌挑戰我們思想一件事:我們是否太常未經思考、有口無心地說出主禱文,以致失去了它的深刻意義和衝擊。

■「與人們一起在基督裡活著」

基督的命令是選擇當窮人。(註2)窩勒斯(Bill Wallace)所寫的詩歌〈奧妙聲竹音悠揚〉描述基督在受苦人們的中間,歌詞這麼寫著:

看基督……居陋巷破爛草屋。
當釋放窮苦基督,斷鎖鏈、權力、財富。

如果我不曾去過印尼、印度和菲律賓,我就無法了解窩勒斯所描述的悲慘狀況,在亞洲有太多苦難了!在菲律賓,更多悲慘事件,肢體變形的孩子被放置在十字路口,引人同情施捨金錢。令人悲傷的是,其中許多可憐的孩子受控於犯罪集團,被當成牟利的搖錢樹。

歐卦蒂(Ron O’Grady)寫了〈與人們一起與基督活著〉(Living in Christ with the people,STB #202,譜3)這首詩歌,描述基督是一個窮人,飢餓、口渴、受壓迫,是被社會遺棄的人、是奴隸、是乞丐、是找工作的人,受到羞辱,極度痛苦。要為這樣悲傷的文字譜上音樂,幾乎不太可能!但是我回想起1971年在峇里島時,曾學了一首歌〈Meon Meon〉,對我來說,那旋律聽起來有些悲傷。我摘取這首歌的第1個樂句(phrase),把它改編成新的聖詩(1980)。這首歌的音階是3 4 5 7 1,再次採用皮洛調音系統的音階(pelog tuning)。伴奏是爪哇的甘美籃(gamelan)的簡化版,在其中,高音部分的壺鑼(kettle gongs)預示了接下來的主旋律。

在這樂譜上從第1小節第4拍後半可看見先現音(anticipation), 在人聲旋律前面的半拍(八分音符)開始:壺鑼G音(bonang G)在第二小節的第1拍預告了人聲G音(vocal G)。這個先現音原則繼續貫穿整首歌,只在不同地方做一點小改變,其他更大、或更低音的銅鑼則根據爪哇的音樂風格演奏出主旋律的輪廓。

這首聖詩以對耶穌的禱告結束,祈求耶穌堅固我們的心志對抗不公義、又與人們同住。歌曲名稱TONDO,其實是菲律賓馬尼拉市最貧窮的地區,也是煙霧山垃圾堆所在的地方。這首聖詩是最寫實的一首歌,描述基督如何與窮人一起受苦。

儘管亞洲有各樣的困難,窩勒斯挑戰我們「勤分享主愛深恩,高聲唱應許佳音」(Let the age of sharing dawn, sing the promised gospel hour)。只知道問題並不足夠,我們被鼓勵「要採取具體行動,去分享、去揹負彼此的重擔、去改善他人的生活。只有藉著這些行動,我們才能夠高唱應許佳音。〈耶穌釋放自由服事〉(Jesus Christ Sets Free to Serve,STB #247,譜4),是1985年舉行的亞洲基督教協會首爾大會(Christian Conference of Asia General Assembly,Seoul)的主題曲,以韓國傳統樂器沙漏型杖鼓為伴奏(changgo,如右圖),宣告:「上帝啊!我們的主,幫助我們關心他人、分享我們的恩賜、揹負我們的重擔。」

■「整全、平靜、成長和價值」:整全的基督救恩

窩勒斯的聖詩以禱告作為結束:

願上主聖靈大能,吹大地氣息新生;
賜文化、萬物、眾生,價無限、整全、豐盛。

這個禱告呼應了窩勒斯前面的歌詞,「勤分享主愛深恩」,這使人回想起耶穌事奉的開始,祂在猶太會堂所講的第一篇道(路加福音4章18~19節):「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

在窩勒斯這首詩歌的英文原文中,結尾反映了基督以整全的方式來談論救恩的意義:求上帝賜下文化、動物、植物、整全、平靜、成長和價值(giving cultures, creatures, plants, wholeness, stillness, growth, and worth.)。1992年,在首爾舉行的「普世教協會議」(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Convocation),主題是「公義、和平,和受造物整全」(Justice, Peace, and the Integrity of Creation)。在上帝眼中,所有這些概念都一樣重要。和平和公義經常在我們的口中,卻不代表我們真正關心或實際為它們奮鬥。

在〈基督是我們的和平〉(Christ is our peace,STB #262,譜5)中,茉瑞提醒我們,和平離我們並不遠。然而,和平並不是輕易地唾手可得;她說:「凡與基督同行者,也要與祂同流血。」這就類似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說的:「當基督呼召一個人,祂命令他來、並死去。」(註3)犧牲是通往和平的道路。茉瑞下了結論說:

使人修睦和平者,必得著真實財富;
醫治疾苦受傷者,必得身心靈康健;
真誠相信虔心者,必得平安如泉湧。
但願我們深知道,唯獨藉此得存活。

我們面對嚴重的生態問題,除非我們保護和分享有限的資源,否則我們無法公平地對待所有人類,更不用說上帝所創造的大地和其他受造物。除非我們維持上帝創造的完整,否則我們無法自然和睦共處,也無法與上帝和睦共處。

窩勒斯的詩歌〈自然是基督身體〉(In nature as in Jesus,STB #233,譜6),哀嘆人類違反了地球的生態,他說這個嚴重性就像是分割基督的身體、衣服(約翰福音19章23節)。窩勒斯這麼寫著:

自然是基督身體;眾生真實合為一。
拈鬮分基督外衣;扼殺大自然之歌。

就我們與自然、耶穌和人類同伴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挑釁的觀念。不幸的是,卻道出一個事實:

為貪慾、財富、權勢,人類毀上帝創造;
無情殺戮施殘暴,黑暗時刻罩大地。

這是我們必須向上帝祈求赦免的時刻了!好讓我們的心、手和頭腦中,能滋長出保護上帝創造並保存自然資源的觀念。

茉瑞的〈輕輕觸摸大地〉(Touch the earth lightly,譜7)(註4),是2011年「美加聖詩學會」(The Hymn Society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的主題。在這首聖詩的歌詞中,茉瑞邀請我們採取積極的行動來觸摸和看顧地球。再一次,我以印尼的皮洛調音系統的音階 3 4 5 7 1來譜寫這首歌的音樂。

■結論:在受試煉和喜樂時向上主唱新歌

在研究解析窩勒斯的〈奧妙聲竹音悠揚〉後,更深入察看亞洲聖詩,十分具有啟發性。首先,亞洲聖詩告訴我們,基督道成肉身,也成了亞洲人,以亞洲人的方式生活、工作和思考。其次,上帝賜給亞洲獨特的美麗聲音,不同於地球其他地方的音樂風格。第三,在貧窮和苦難中,上帝啟發了許多亞洲詩人和作曲家運用他們的恩賜,在上帝國的應許中表達他們的信心、信靠和盼望。在耶穌受背叛和前往各各他之前,耶穌向門徒保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章33節)

在受試煉和喜樂的時刻,向上主發出歡欣的讚美聲和唱新歌是基督徒的特權,也是責任。當我們歌唱時,讓我們不要忘記窩勒斯這首歌的提醒:亞洲詩歌或聖詩的重要性,不但用來傳遞觀念、信息,也用來傳遞「太過深奧以致言語不能表達」的新啟示。(本系列完)

✽附註

1. New Songs of Asian Cities, ed. I-to Loh, Urban Rural Mission (Tokyo: Christian Conference of Asia, 1972).
2. 這個措辭首次用於1960年代後期的拉丁美洲,反映整本聖經的趨勢,顯示出上帝和基督對貧窮人和邊緣人施恩惠,例如,登山寶訓。
3. Cost of Discipleship (London SCM Press, 1948, 2001), 44.
4. 首次出現於In Every Corner Sing (Carol Stream, II.: Hope, 1992)。

文章與圖片出處:<台灣教會公報>第3521期

圖片提供:作者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台南散步
假消息的辨別與防制
跨出界線,看見美好
 
   姐妹開步走
 
新住民媽媽的悲歡人生
風暴是神的預備
你知道「厭女」嗎?
 
   原知原味
 
像越南菜一樣酸甜
廢棄垃圾變烏金,地方互助創生
爛泥改質變樂土,成絕佳防水好建材
 
   教會人物誌
 
懷念恩師練馬可(Dr. Mrak C. Thelin)
淡水女學校的創校校長金仁理姑娘
王怡,在逼迫中挺身站立
 
   青年青不輕
 
生命的探戈
媽媽就是媽媽啊!
透過孩子看見恩典
 
   鮮知啟示
 
表相的批判
神永恆的旨意
如何解釋聖經 決定眼光新舊
 
   信仰與生活
 
封牧,也可以很普世
忽略聖經重點的危險
神的恩典滿溢在我家
 
 
 教會歷史
 
十個神蹟訴說耶和華的名字
孟德爾頌的神劇「保羅」
關廟新豐教會的社區事工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