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出版品 > 新使者雜誌 > 第50期 台灣主權獨立嗎?
字級調整:

感情.婚姻
抱歉的愛
關鍵字:
作者/優蒂 (教會青年。)
  其實,我對妳並不夠好,是我讓妳失望,連妳在離開前的一個禮拜,哭著問我:「你就真的這樣讓我走了嗎?」我心中有著許多不捨,我還是愛妳,但想到要對妳一輩子的承諾,我怕自己擔不起,又怕誤了妳,能說的,只有一句道歉。妳歇斯低里的大哭,又喊又叫,直說我自私。我連抱住妳、安撫你的勇氣也沒有,只是看著妳狂奔出我的研究室。過了一會兒,我才回過神,趕緊開車到妳的宿舍前等候,看到妳的身影出現,我才放心。

  妳是一個好女孩,第一次在教會,看到爬到屋樑上掛聖誕燈飾的妳,人吊在半空中,還空出一隻手跟我打招呼。妳那圓圓的臉,一臉的笑意,深深的吸引住我。那也是為什麼在台灣不怎麼熱中教會活動的我,往後會常出現在留學生團契裡。我還耍了一點小手段,聚會常常不準時,為的是讓擔任聯絡工作的妳,得常常打電話來叮嚀我。我說,為了逼自己能固定、準時聚會,跟妳約定,讓妳搭我的便車,一起上教會。妳好傻哦!就這樣上鉤了。每個禮拜做完禮拜,我會自願當司機,載妳去唐人街買菜,我會「不湊巧」的買了不知如何處理的材料,如大肉蟹等,跟妳求救,妳會心軟,跑來我的公寓為我處理。

  在聚會後的報告中,我常看到妳拿著筆,認真的寫下許多人需要代禱的事項。我曾偷看過一次,我的名字也在裡面,是為了我失敗三次的自血紅素中分析染色體的實驗禱告,那是我無意中透露的。我可以想像,妳每晚跪在床前,低著頭,垂下辮子,一一為大家代禱的神情。我問過妳,這樣的代禱工作累嗎?會持續多久?妳不好意思的說,有時候禱告到一半就睡著了。看到妳臉紅的樣子,我真想抱抱妳,親親妳,跟妳說,沒關係。

  有意無意間,我會告訴你,若是上課上得太晚,可以打電話到研究室找我送妳回家。

  有一天,妳真的打電話給我,那時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妳說想到學校的天文館看星星。聽到妳跟值班的實習生比手劃腳的解釋,我才知道那天是台灣的七夕,妳想看牛郎和織女。離開天文館,在夏夜的涼風吹拂下,想到剛剛妳仰著頭、瞇著眼,在望遠鏡前,尋找傳說中的愛情故事,心中好感動,覺得更加的喜歡妳。忍不住,牽了妳的手。妳一句話也不說,靜靜的跟在我身旁,越過校園的大草坪。回到妳的宿舍,妳頭也不回的說聲再見,就跑進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打電話給妳,問說昨天是否嚇著妳了。我跟妳坦承,自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上妳了。我直接了當的問妳對我的感覺,妳只是含蓄的說:「若是對你沒感覺,昨天就不會找你去看星星了。」

  我們就這樣在一起了。到目前為止,我的一生當中,沒有像那一年過得如此規律。早上,妳會打電話叫我起床,怕我賴床,還會每隔十分鐘打一次。我們中午一起在學生餐廳,吃妳為我做的便當。晚上,我會到妳家吃飯,然後散步走回學校,先送妳到圖書館,我再回研究室做實驗。十點半左右,我去接妳,送妳回家後,我再回研究室。有時,妳會出其不意的,拖著室友陪妳穿過黝黑的校園,送點心來給我,也照顧其他和我一起作實驗的研究生。有一次,妳帶來極為難得的自己烤的台灣地瓜,一位美國同學問我,那是什麼?我說:「Taiwanese Sweet Potato。」從此,大家都叫妳:「Sweet Potato。」

  啊!My Sweet Potato,如果時間能停格在那個時候,靜止不動,那該有多好。

  一年後的夏天,妳拿到碩士學位,妳的爸爸、媽媽和姊姊都來參加妳的畢業典禮。妳的媽媽很含蓄的說,只要關係確定,他們不介意妳留在美國或是回台灣。之前,我們也為了這個問題起了一些爭執,因為學業告一段落的妳,想知道我們的將來要如何走下去。

  該怎麼說我們的將來呢?我是一個對將來很模糊的人,或者該說,我不知道如何對將來負責。我害怕給承諾,尤其是一輩子的誓言。一年多以前,當我完成碩士學位,離開中西部的玉米州時,我將所有的家當放進UTHA的拖車裡,浩浩蕩蕩的來到東部繼續博士學位。我並沒有帶走所有的東西,我留下了一個女孩和一顆受傷害的心。她對我說:「等到你要離開時,我才明白,你的感情只有現在式,禁不起時空改變的挑戰。你既然不能給承諾,當初就不要和我發展這段感情。現在,你一走了之,留下我情何以堪?」她還奉勸我,成熟一點,想清楚以後,再談感情的事,不要再輕易傷害別人了。

  但是,我看到妳以後,還是情不自禁的追求妳。妳說的對,我是自私的,只顧自己的感受和心情,說愛就愛,收手就收手。第一次妳用刺探的口氣問我,關於將來的計畫,我用半開玩笑的口氣回答:「我倆沒有明天。」妳很嚴肅的看著我,要我再說一次。逐漸的,妳越來越頻繁的提及,妳畢業後,我倆該如何延續?甚至,妳單純的認為,只要妳留下來,跟著我異動,我走到哪,妳跟到哪,我們的問題就解決了。我明白的告訴妳,問題不在於妳。軟弱的我,沒有擔待的我,又重複相同的錯誤了。

  我猶如聖經中所說的老我,明知道自己的軟弱,卻硬著心不願改變。寧願再一次投向不可知的未來,也不敢承擔眼前的既定局面,安穩的和妳發展未來。

  這次,我知道一句抱歉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我知道,傷心的妳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恢復。我只能說,一切都是我的錯。再見,願妳一路順風。

後記:
  當我交出這篇稿子時,總編輯希望我能在文末加些個人的看法,特別是對這位弟兄的建議,以對讀者負責,免得誤導一些人,以為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處理感情。

  我一直相信感情是你情我願,到情淡緣滅而分手時,沒有誰辜負誰的說法。我也不喜歡以道德二元論的立場來論斷感情、婚姻上的對錯。我認識這位弟兄多過於這位姐妹,我也很氣憤他不斷重複這樣的戀愛模式,傷害了一些人,也和他談過。實際上,他雖然已經進入適婚年齡,但是他的心態尚未準備好。他無法認同一般人對感情發展的定律,即一段成熟的感情會自然而然進入論及婚嫁、規畫將來的階段。另一方面,他的潛意識認為,如此關係固定下來後,那是一種賭注,得為對方負責一輩子,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承擔得起。

  對於他的第一種心態,我只能勸他約束自己的感情,不要再濫情、隨心所欲的發展一段又一段的感情,畢竟別人也有別人的遊戲規則,不能在彼此情深時,發現超越自己的容忍度後,以「落跑」的方式讓感情嘎然而止。關於他的第二種心態,其實是很自私的,他把對方當成是負擔,忽略了對方也是一個有自主性的個體,亦有責任共同負擔彼此的將來。許多話,只能點到為止,說重了,過於八股;說少了,又搔不到癢處。真的,我不能直言這位弟兄該如何做,只能期待他長大、成熟。而求主親自安慰那些與他交往過,受過傷害的姐妹。對了,倒是文中這位可愛的姐妹在經歷這場情傷後,在信仰上有一些成長,並在兩年半後,有一個好歸宿。這段過程有著許多流淚、禱告與見證,如果能得到她的同意,我很願意在下一期的新使者與大家分享她這段經歷。
同作者相關文章:
〈寫給在海外寂寞孤單的你〉轉身時的堅強 (第 116 期)
最後的一瞥 (第 80 期)
天涯真的若比鄰嗎?——寫給在海外寂寞孤單的你 (第 55 期)
意外的第三者 (第 54 期)
抱歉的愛 (第 50 期)
給在海外孤單寂寞的你——網路上的致命吸引力 (第 48 期)
祈求與回應──關於「放風箏的女孩」的信心 (第 47 期)
寫給在海外寂寞孤單的你——放風箏的女孩 (第 46 期)
寫給在海外孤單寂寞的你──錯愛篇 (第 4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50 期 台灣主權獨立嗎? (53-55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50期  1999年  2月 台灣主權獨立嗎? 50
本期主題:台灣主權獨立嗎?
發行日期:1999/2/10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目錄s/
編者的話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社會及政治關懷的再思
信靠上帝,更加奮起!—-回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社會及政治關懷的再思」
淺談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兩岸大和解,獨派何在——台灣建國的基本教義
外省族群與統獨迷思
台灣主權獨立--原住民族地方自治的歷史思考
台灣大哥大?
淡水國語禮拜堂「社區事工」分享
「信耶穌」是什麼意思?
抱歉的愛
喜福會1998-日記一則
無名的傳道者——何以牧師娘沒有名字?
「求」就得著?
由佛教的佛牙舍利說起 
一位神學生的信仰之旅——廿八歲的懺悔錄
大國度與小街角
不是省籍問題,而是公義問題
重返聖經到詮釋
吻s/p
紅葉的點點滴滴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