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張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青年青不輕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268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救贖歷史的敘事結構
在帝國邊陲《是有種人》
作者 / 梁家瑜

2016年如果有哪一次眾人聚集,是地上萬國未曾預見,但卻值得記述的,香港歌手何韻詩的「蘭蔻音樂會事件」肯定是其中最意味深長的一場。6月19日,世界知名的化妝品品牌蘭蔻(Lancôme)的香港分公司,原本邀請何韻詩舉辦演唱會,但在歌手本人於6月初宣布演出消息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官媒,從新浪新聞到《環球時報》,連續發文挑逗中國網民抵制蘭蔻的中國分公司,而在中國蘭蔻切割何韻詩之後,香港蘭蔻也取消了原本安排好的演唱會。

◆在那裡所出的事

帝國的壓力,這基督徒太熟悉了。不說舊約中列王與先知面對過亞述、巴比倫;也不說以色列地原本就是在埃及帝國邊緣,神第一次最宏大的解放行動,就是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帝國;就連耶穌本人,也是在羅馬帝國殖民以色列時期出生與受難。香港經驗,以色列人完全理解。

但我們真的完全理解嗎?在演唱會被取消後,香港人群情激憤,甚至有電訊公司網站直接公開發表「永久錄用何韻詩」的聲明,同時香港蘭蔻及其母公司萊雅亦遭抵制,甚至引起公司母國法國的公民參與抵制,批評極為尖銳:「這就是蘭蔻為什麼需要香水(法文中有「搽脂抹粉」的意思)。」法國人甚至還發明了「萊雅政治」(L'Oréal Politik)一詞,諷刺該公司在營銷上只看「權力政治」(real politik)。對萊雅蘭蔻而言,我們真要問:「你在香港作客,還不知道這幾天在那裡所出的事嗎?」

我們該怎麼理解「在那裡所出的事」呢?站在基督徒的立場,我們有可能「同情地理解」這個事件與事件中的香港人嗎?

說到底,出的是什麼樣的事呢?

在演唱會被取消後,何韻詩宣布在同日同地,自力舉辦一場演唱會,名為「有種的漂亮The Beauty of WE」。

何韻詩在幹嘛?她在向掌握全球資本權勢的中國政府「誇勝」。

香港人響應了。演唱會當天,聲援的香港人擠爆現場。何韻詩在演唱會中,還向曾經被中國綁架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致謝……。

◆呼喚有種人

無論如何類比,這都是此岸世界的一樁政治騷動,基督徒不能以世俗的解放取代神聖的拯救,然而,接受耶穌寶血的基督徒卻應該更有能力,體貼受壓制的萬民。然而保羅論及神的「永能和神性」(羅馬書1章20節)是在萬物中明明可知的,正如加爾文所說,普遍啟示是神設下的鏡子,反映神的榮光,「叫我們可以在裡面看到那原是無形無像的神。」因此普遍恩典也啟發所有人。故此雨傘革命之前,何韻詩在香港《蘋果日報》的專欄說到「希望與公義就是自己的信仰」,而我們豈不應看到:基督徒領受了更大的福分,因為同樣信仰希望與公義的我們,有神獨生子作為超乎萬有、永不動搖的中保呢?

更重要的是,認識神恩的我們可以看到,恩典以深層結構的形式,在遍地顯明,直到地極,直到自以為是天下的帝國所看不到的國境之南。

何韻詩的「誇勝之舉」,展現在「有種的漂亮」演唱會上。演唱會的名字取自於演唱會的壓軸曲,也就是何韻詩去年發表的單曲唱片《是有種人》。從歌名及歌詞我們就能發現,她在呼喚這一種精神──「還有一種有價但是無求的勇,來吧為小島,發現動人出眾」;這種精神屬於一種前所未見的人──「是有種人,純粹熱愛耕耘」「有種個性,從未曾被鑑定」;這種人儘管已經出現,但是在壓制底下卻無法萌生茁長──「是有種個性,從未曾被發掘」;而歌曲也向這種人呼喚──「獨自做自我,令寂寞路更吸引」「別睡在夢裡,站著造夢更起勁」。

造什麼夢更起勁?這自然任由眾人各自詮釋,而一心盼望像羅馬帝國殖民以色列一樣擁有香港的中國政府,自然也可以引申出某種它所不樂見的香港夢。

◆帶有盼望

然而,如果我們將眼光從歌詞挪開,專心聽整首曲子的音樂編排,我們就會發現:這首曲子的結構,竟然和聖經若合符節。整首歌從安靜的鋼琴開始,重複了兩次主歌,而主歌的旋律竟然是從第一個音符開始便不斷向下掉,於是,重複了兩次的主歌,呼應著聖經中人重複的墮落。

然後,第一次副歌出現,主歌的最高音,成了副歌的最低音──人的高舉與神的降卑,在人間先知的話語中相遇。然而,旋律開始上揚的副歌,卻只短暫輕巧地唱過了一次,然後,再度回到主歌,旋律再次沉淪下來。一次又一次「被沉淪」,看似是香港的自傷,但何嘗不是神為人的敗壞與墮落而心痛?

但這是最後一次沉淪,也是最後一次主歌。在這次主歌的最後一句中間,也就是「誰人讓煙花燦爛」之後,出現了一次懸疑的休止符,宛如兩約之間的空白;然後,出現了一個前所未見的七和弦──大部分的流行歌,不論是大調還是小調的旋律,和弦配置都是在一三五與二四六之間,七和弦與任何其他和弦都無法和諧相處──緊接著,「碰」第一聲鼓響起──「換來花香!」

一個不和諧的和弦,帶來了不再停止的鼓聲,而整首歌,再也不願重複主歌的墮落,而是不斷高唱上揚的副歌。第一次輕巧唱過被打斷的副歌,宛如是之後一再重複的副歌的預表。

這是什麼結構?這是聖經啟示的救贖歷史的敘事結構。基督徒都知道,聖經的大結構(從創造到末世),中間轉折的關鍵是耶穌事件,而耶穌的生平從道成肉身至復活升天,高潮則是受難與復活中間的墳墓,這個結構呈現出一個先下再上的V,而這個先下再上的V,亦是何韻詩〈是有種人〉整首歌的結構,一種帶有盼望的敘事結構。

在這首歌中,宛如聖經的事件安排,耶穌生平被轉換成和弦安排,於是做為V的最低點,那個不和諧的七和弦,恰好就反映了耶穌事件──是那個道成肉身永遠的人子,是那個「將一切都更新了」的音符,而與這個音符一起敲下的第一聲大鼓,豈不好像在耶穌掌心敲下的第一槌嗎?

◆是有種人出現了

然後,「是有種人」出現了,這種人叫做基督徒。何韻詩的歌曲關切的是她的此世、她的根、她的香港,然而,因為深切的盼望,使得這首歌採用盼望的敘事結構。

就連這首歌的官方MV,也採用了一樣的結構。在MV的開頭與結尾,是高空滑行拍攝的香港市容,熟悉電影的朋友就知道,這是德國導演文溫德斯著名的「天使的視角」。而在開頭與結尾中間,從歌曲第一次副歌──救贖的預表──開始,演出了整部MV的主題:在眾人當中傳遞接續的橘色毛線,這條毛線七彎八拐地在一個個不同的角色中傳遞。直到曲子終了,我們才發現,這毛線連接著一個又一個傳聲筒──傳什麼聲音呢?畫面開始在天使視角與地上的人之間切換,直到一張又一張聽著傳聲筒的臉孔,微笑著抬起頭來,望向天空……從歌曲到影片,整個〈是有種人〉都洋溢著對盼望的渴求!

曲子終了,象徵勇往直前的微弱小鼓聲,像是使徒行傳背景的心跳,像是羅馬帝國底下宣告盼望與解放的被殖民地賤民的步伐,而引領這進行曲般小鼓聲的,是神終極的勝利。

(本文感謝《戰鬥音樂學》在哲學星期五@台北的樂理分析分享所帶來的啟發)

文章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385期

照片提供:kkbox,https://www.kkbox.com/tw/tc/index.html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台灣森林事典(上)
從教育做起的島國足球夢
化腐朽為神奇
 
   姐妹開步走
 
愛,何時能回家?
媽媽常講的五句話
珍愛生命,真愛媽媽
 
   原知原味
 
山谷的天籟3-3
山谷的天籟3-3
山谷的天籟3-2
 
   教會人物誌
 
團隊服事,彼此合一
盧仁愛姑娘
原民女牧者在部落3-3
 
   青年青不輕
 
受氣候變遷衝擊最深的生產者
分享福音成就他人
彷彿在君父的城邦
 
   鮮知啟示
 
神學教育現場初探
倖存者的控訴
【畫中有道】祂將愛子賜給我們
 
   信仰與生活
 
祝禱中三位一體的神學意涵(上)
憑信心領受平安
基督徒論政治神學3-3
 
 
 教會歷史
 
合境平安-記鹿港、鹿東兩基督教醫院整合
聽見上帝在說話?
北美台灣人教會青少年事工的思維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