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張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青年青不輕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382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神聖的沉默,軟弱的喧囂3-3
基督為我而死,我不為己而活
作者 / 餘燼

【編按】日本作家遠藤周作1966年所著《沉默》,講述幕府時期禁教令下信徒遭受宗教迫害及神父背教的故事,近期因國際大導演馬丁史科西斯翻拍成電影,再次引起熱議。時值基督教重要節期受難週,復活節也隨之將至,《台灣教會公報》邀請基督徒作家、傳道人帶我們從這部文學作品省思信仰,將分三期刊登,敬請賞讀。

如果視電影是一種娛樂,那2016年上映的電影《沉默》(Silence)不會是個好選擇,因為這不是一部讓人輕鬆、開懷的電影。然而,若認為電影可以觸發一些觀點,那麼可以發現這部電影以不腥羶、不夠刺激的方式,刻劃著17世紀葡萄牙耶穌會神父在遠東日本的經歷,由滿懷抱負使命,進而爭執、懷疑、糾結,至終有了權變。

在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大氣的鋪陳及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Russell Garfield)、亞當.崔佛(Adam Douglas Driver)、連恩.尼遜(Liam John Neeson)、窪塚洋介、淺野忠信、希朗.漢德(Ciarán Hinds)等主要演員細膩精湛的演出之下,故事發人深省,尤其是對基督徒而言。

◆◆◆將殘的燈火◆◆◆

洛特里哥、卡爾倍兩位年輕神父踏上異地的原因,是他們聽聞他們的導師克里斯多夫.費雷拉神父(Father Cristóvão Ferreira)已然棄教;這匪夷所思的消息讓他們為之震驚,並且請命前赴遠東一探究竟。經過諸多波折後,他們總算和找著的嚮導吉治郎踏上日本,造訪了友義村。很快地,他們目睹日本教會的艱難,信徒為了持守信仰,必須承擔相當大的代價與風險,隱密的聚集、暗處的彌撒,使敬虔蒙上了威脅的陰翳。然而即使他們謹慎躲藏,終究紙包不住火,被其他村落的信徒發現。五島村的人們從村民吉次郎處得知西方神父的存在,懇切請求他們前往執行聖禮,兩人禁不住眾人盛情,最後由洛特里哥前往五島村協助,堅固當地教會。

很快地,得知耶穌會教士存在的人不僅是信徒,還包括搜查信徒的衙役,友義村的一藏和茂吉因此殉難身死,洛特里哥、卡爾倍也被安排各往他處避風頭。前往五島村的洛特里哥赫然發現,五島村已空無一人,而他自己在吉次郎的通報下被捕,就劇情而言,真正的高潮從這階段開始。

◆◆◆苦難至今未止◆◆◆

許多主內肢體,亦會如加菲爾德所飾演的洛特里哥神父提問:「神是否沉默?主為何默然不語?何以祈禱換來迷失、沉默?」特別在當人因信基督而受逼迫,因傳揚福音而受詆毀,或無任何緣故而受苦,這類問題就顯得格外的深沉,伊比鳩魯悖論(Epicurean Paradox)問為何世界會有苦難?上帝是否為惡或並非全能?更讓人無語問蒼天。

我們也相信,這樣的事件不只出現在遠藤周作的作品中,不只呈現在大螢幕上,不只存在於17世紀,至今也仍在埃及、印度、印尼、中國、奈及利亞、敘利亞等地上演,基督徒仍然艱難地面對生死交關。我們一面在禱告中記念,一面亦提醒處在台灣的自己是蒙主恩,未受此試驗。不過,要鬆口氣還嫌太早,因為在台灣、美國、加拿大、歐洲這些看似對基督教保持開放包容的地方,實質上也有很多腐蝕真道、解構信仰的事,以抽象的方式鬆動著基督門徒純正的福音,意圖造成今日基督教「踏繪」。為此我們可以說,《沉默》拋出的問題,即便在這樣的時空,仍深具務實的意義。

◆◆◆沼澤的菊花與劍◆◆◆

主持禁教令的井上政重,深刻體認到這衝突不是有形的刀劍相對,乃是意志、信念、價值等形而上的對峙拉鋸,為此成為階下囚的洛特里哥並沒有受太多的皮肉之苦;然而,心靈上的壓力有過之而無不及。井上為使洛特里哥屈從,使出各樣形式的恫嚇、勸誘,不住地消磨、蠶食洛特里哥的信心與立場。

井上將「那些人受刑受苦,都是你害的」這樣莫須有的責任,加諸於洛特里哥身上,卻隱蔽了自身才是加害人的角色。「棄教不是為自己,乃是效法基督捨己救人」這樣苦勸,看似替瀕臨崩潰的神父提供了一條出路,實則扭曲他們的信念。在耶穌會神父眼前突如其來將信徒斬首、溺斃卡爾倍,種種軟硬兼施的手段俱讓洛特里哥心力交瘁,更對基督的沉默感到困惑不已。

《沉默》中形容日本乃是「沼澤」,一個喜愛西方的文明、科技,卻又拒絕其信仰、思想的沼澤;正如他們留下葡萄牙神父為己所用,卻又除去他的信仰。淺野忠信飾演的翻譯安排洛特里哥與費雷拉會面時,語帶溫和、誘惑地說:「不要改變我們的宗教,我們的宗教是勸勉我們行善,這點和你們相同,我們要求同存異。」話雖如此說,這段話卻恰巧反諷了日本武士的作為,因為他們同樣試圖改變洛特里哥的信仰,而且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電影中井上對洛特里哥時而禮遇、時而壓迫,讓人想起了美國人類學家露絲.潘乃德(Ruth Benedict)在其經典著作《菊花與劍》(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對日本人的觀察:既有菊花之高雅優美,又有劍之兇殘狠戾,而鮮明的等級制更讓日本這塊土壤難以接受基督的福音。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井上確實如洛特里哥所言,並不了解基督教,或許難以在這片沼澤生根,卻不代表那不是真理,只是突顯他們的抗拒罷了(馬太福音13章)。

◆◆◆真的是基督福音嗎?◆◆◆

我認為那後來稱為澤野忠庵的費雷拉論述之中,最具殺傷力的是他駁斥洛特里哥對信仰在日本生根的認知。他舉證在日本傳教的先驅聖方濟.沙勿略(San Francisco Javier),使人皈依天主教的方式,乃是結合了日本的宗教信仰:「大日」,並稱基督徒也是相信一位稱為太陽之神(Sun of God)的神。

若然,這是很令人憂慮的,因為這群日本信徒所信、所持守的,可能不是立基於聖經啟示的基督福音。事實上,崇拜聖物、聖像,尋求神父赦罪降福、主持彌撒等行為,也讓基督徒感到陌生,電影中的天主教會,畢竟還是有諸多改教家反對的崇拜方式。

令人毛骨悚然的問題即在此,設若他們所領受的不是基督福音,只是來自於西方的信仰,那他們的堅持,是否可以算為「為義受逼迫」?他們可以如同使徒般滿心歡喜(使徒行傳5章41節)?這是另一個讓人默然而不討喜的討論,但我們嚴肅的堅持其來有自,如果我們不能同意附從洪秀全等輩是為基督留下美好的見證,那這就是合理質疑。如此,我們在探問神沉默與否、信徒堅持所信有否價值之前,當審思我們是否傳揚十架真道──是否傳揚那「罪的工價是死,神在基督裡的恩賜乃是永生」的福音(羅馬書6章23節)?免得有一天我們到主台前,卻不為審判的主所收納(馬太福音7章21~23節)。

◆◆◆見證基督福音◆◆◆

再者,對人性而言,殉道固然讓人心生抗拒,我們也對軟弱者寄予同情與理解,然而我們不當忽略基督的厚恩、呼召在蒙恩罪人身上成就的工作,本身即是莫大的恩賜、神蹟、能力。早在我們面對這世界的艱難迫害之前,我們已深受罪惡苦纏,如同吉次郎不斷在犯罪、懊悔間循環,我們能知道、辨明善惡,但我們的手足總伸向罪惡。然而在那各各他的十架上,神卻使無罪的上帝羔羊代替了無可救藥的你我,使重價寶血立了新約,買贖、重生了極之不配的你我;如此,榮耀神豈不是理所當然(哥林多前書6章20節)?士每拿至死忠心所得的冠冕,豈不是我們所當欣慕(啟示錄2章2~11節)?

但我們也承認,這些不能是對別人的要求,不能像友義村民一樣要求吉次郎代替他們赴難,我們只能要求自己,靠著基督向世界陳明聖經所啟示的、向人們見證所領受的:「基督為我而死,我不為己而活。」(加拉太書2章20節)

文章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399期

圖片來源:相片取自CatchPlay(台灣)發行之電影《沉默》(Silence)劇照及海報。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不必向天發誓
莊嚴的洗腳怎麼變流行?
讓孩子擁抱大樹吧
 
   姐妹開步走
 
玖壹壹說出恐怖情人的想法,然後呢?
專注去愛,掙脫恐懼
禪繞畫之我思
 
   原知原味
 
人與能源的親屬關係
山坡上的查拉密
承先啟後,傳承泰雅爾聖詩精神
 
   教會人物誌
 
尤羅伯牧師(上)
高哈拿姑娘
懷念藍榮德牧師
 
   青年青不輕
 
不再是無臉男
沒有吶喊,只有吐槽
《平生歡》
 
   鮮知啟示
 
成為能源共同生產者
不放棄找方法,讓孩子遇見主(下)
不放棄找方法,讓孩子遇見主(上)
 
   信仰與生活
 
喝一杯咖啡,支持公平貿易
愛沒有條件
選擇公平貿易旅館,不只環保更能幫助生產者
 
 
 教會歷史
 
清教徒的家庭觀5
長老教會是怎麼來的?
清教徒的家庭觀4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