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教會歷史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972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宗教改革5-1
基督教信仰與藝術的發展(上)
作者 / 羅頌恩
Ludgeri聖言祭壇畫/1577年

【編按】1517年馬丁‧路德因反對當時羅馬天主教販賣贖罪券,提出〈95條論綱〉,開啟了宗教改革,除了奠定新教基礎,究竟還來哪些革命性的改變?適逢宗教改革500週年前夕,《台灣教會公報》將接連推出專題報導,帶領你一窺宗教改革對視覺藝術、聖詩與改革中教會的影響與進展。

16世紀宗教改革對視覺藝術發展有何影響? 許多人會認為,對視覺藝術的執著,理當是屬於有「聖人文化」的天主教與東正教教會的宗教事務;在舊約「不可雕刻偶像」的誡律面前,圖像藝術已被排除在新教教會之外。然而,從藝術史研究導入社會學觀點的發展裡,「藝術品」作為一個時代的見證,在形式與內容上,實在反映宗教改革時期中不同於天主教傳統的信仰圖像,以及在這新興圖像語言之後,帶有隱性新教色彩的藝術創作,甚至成為19世紀後「現代藝術」發展的根源之一。

若想在有限的篇幅中,對這個以新教為主軸的藝術脈絡進行理解,基本上可以從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的角色出發, 經過與天主教神學美學的巴洛克相互對應,再到德國浪漫主義的新教光譜。最後,從20世紀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1886~1965)對畢卡索(Pablo Picasso,1881~1973)的《格爾尼卡》詮釋中,開啟基督教藝術在21世紀有效的發展型態。

■媒體藝術的開端

宗教改革對藝術發展的影響,首先是成熟的印刷術,促使版畫技藝成為今日理解的媒體藝術型態。其原因不外乎是,此媒材不僅可以快速生產,也可輕易傳播。圖畫藝術繼中世紀書本藝術後,再一次進入圖文編輯的視覺型態,而這類的主題內容除了神學性的寓意外,更貼近現代思維的,是天主教與馬丁‧路德等人,因信仰觀的差異所產生的諷刺圖像。

1 5 1 7 年馬丁‧路德的〈95條論綱〉被張貼出來後,質疑當時教會赦罪權力的聲音遠大於一個世紀之前的教會改革者楊‧胡斯(Jan Hus,1370~1415)。不久後,身為奧古斯丁修會修士的路德,也在製圖的版畫世界中成為聖靈臨在的使徒角色。

1521年2月,馬丁‧路德遭教廷開除會籍並視為「異端」,沒過多久,其好友藝術家老盧卡斯‧克拉納赫(Lucas Cranach der Ältere,1472~ 1553)在威騰堡(Wi t t e n b e r g)的工作室出版一本由13組版畫集合成的木刻圖文集—— 《基督受難與敵基督》(Passional Christi und Antichristi )。作品的左頁部分是關於基督親近老弱殘俗之人的謙遜場景,而右頁則是當時腐敗的教宗生活圖像。這樣明顯的視覺對照,加深了德語區民眾平日聽到的「信仰論戰」印象,促使羅馬教廷權威的神聖性快速消逝。反觀天主教方面,他們則將路德視為啟示錄中「七頭怪物」的敵基督,回擊他身為「新聖使徒」的美化形象。

在新媒體藝術的基礎之上,一個符號性閱讀的藝術表現在新教地區盛行一時。其中,從路德的「唯獨聖言」(sola scriptura)而來的主題「律法與恩典」,在藝術表現形式裡,時常與一棵同時帶有枯枝和茂盛葉子的樹木相互結合。以今日研究中,找到最早版本1524年的版畫為例,在畫面中可看見「枯枝與綠葉之樹」位居中央,分隔左右兩頁。從象徵「善惡樹」的枯枝場景中, 見到對舊約事件的描繪;相對應的,在象徵「生命樹」的右半面,則是以基督死裡復活為核心的新約故事。對照當時歐洲基督教文化的日常可明白,這種排除聖人事蹟和消除尊崇聖母的主題挑選極為特殊,它正是當時「唯獨聖經(聖言)」的新教思維。

■激進拒絕聖像的契機

在激烈排除聖像的地區,雖然新教教堂成了「淨白的空間」,不再存放著形像之作,但這一個將藝術造像與信仰空間相互切割的歷史過程,除了造就了「經文祭壇畫」,對部分的研究學者來說,它還是一種藝術創作自由的展現。

以新教神學家慈運理(Huldrych Zwingli, 1484~1531)為例,在他的《真實與虛假的宗教評論》(Commentarius de vera et falsa religione ,1525)中,從神聖性的主題上,清楚地拒絕「偶像」與「神祇」。並進一步指出人神之間是一種「避難所式」的救贖關係,信仰者唯有單單轉向「看不見的神」,不然,其他的關係都算是對「神祇」的「依賴」。換句話說,信仰的根基需要保持對不可見的確信,而非「眼見為憑」。

以藝術發展的角度來看,慈運理對「藝術作品」的拒絕與去神聖化,或是第2代宗改家加爾文(Johannes Calvin,1509~1564)等人的激進破壞教堂聖像行動,其實是將視覺藝術拉出當時狹義的教堂理解,推回世俗世界。在沒有崇拜儀式的需求下,圖像創作變得更加貼近單純的美學原則。因此,不難想像在當時荷蘭的藝術發展中,往往可以看見令人賞心悅目的風景畫、花卉和靜物等畫作主題,正快速且大量地成為17世紀藝術市場中主要的畫種,也為19世紀創作自由埋下對應的基礎關係。

■17世紀的巴洛克

受馬丁‧路德等人的信仰改革衝擊,羅馬天主教也進入漫長的天特會議(C o n c i l i u m Tridentinum,1545~1563)改革時期。因此, 有些史觀會將接下來17世紀巴洛克稱「反宗教改革時期」(Leopold von Ranke,1843)。德國藝術史學者韋斯巴赫(Werner Weisbach, 1873~1953)更進一步將巴洛克看作「反宗教改革的藝術」(1920)。總體而言,這時期的藝術表現時常展現出材質性的光芒、環繞雲朵和聖靈感動等神蹟主題,在一種近乎擬真的視覺渲染中,帶出一股高升天堂的榮耀感,奠定今日關注基督教藝術外顯特性的神學美學基礎。

與天主教藝術相對,巴洛克時期並沒有「新教藝術」的集合名詞,至多,只能以「新教色彩」加以標記。在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1606~1669)筆下帶有濃厚宗教性的作品裡,同樣帶出了與基督新教潛在的關聯。除了在視覺上賦予聖經「豐富表情」的形象外,在他詮釋的「聖家族」畫作中,聖母馬利亞的平凡化與市民化,以及教導幼兒聖經的設定,都反映出新教社會特有的家庭倫理色彩。

對於針對新教色彩的藝術與現代性表達之間的理解,可從林布蘭特晚年「自畫像」著手認識。這位具有新教背景的荷蘭畫家,在這幅畫中將自己裝扮成「使徒保羅」。然而,在林布蘭特的描繪裡,失去如杜勒(Albrecht Dürer,1471~1528 )28歲自畫像中,那種神聖正面的永恆感;也沒像米開朗基羅,將自己化身為墜馬時的掃羅,讓觀者看見自我形象與使徒經歷重疊時的深刻內涵。林布蘭呈現的畫像,是一種純粹的凝視,內向的、充滿人性憂鬱的現代圖像語言,是一個大膽跳脫傳統想像的藝術表達。(待續)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373期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媽祖說?上帝說?你說我說!
從故鄉的詮釋建立未來世代
翻轉老化的新價值
 
   姐妹開步走
 
飄洋過海異鄉情
謝謝妳陪伴我的父母
我們真的要跟她們說謝謝!
 
   原知原味
 
經驗信仰團體的生活
收刀入鞘吧!
原音傳唱,在靈裡與古老智慧相連
 
   教會人物誌
 
咸錫憲
淡水教會重光幼稚園和老師們
我的性命獻互祢
 
   青年青不輕
 
你與人的關係,揭露你與神的關係
儲蓄理財,恩典夠用
從撒但之子到上帝之子
 
   鮮知啟示
 
教會的先知角色?
【古韻仍新】〈大家勇敢同齊腳步〉
重新活在滋養的關係中
 
   信仰與生活
 
傳揚上帝的話語
那些伸出援手的人們
一起享受禱告的美好
 
 
 教會歷史
 
達文西是天主教徒?
從黑夜到黎明的復活之夜
聖餐、記念與合一(下)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