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鮮知啟示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256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亞洲建國處境下的宣教(上)
作者 / 黃彰輝

譯/蔣記剛

東亞國家有一項相當重要的特徵,就是新興主權國家的崛起,這就像是全人類的器官,帶著新的功能。這些功能包含了:第一點,強化國家政治的自主性,藉著連結不同的宗教社群、族群社群、語言社群以及各地方的社群,也尊重他們各自的風俗民情,讓這些風俗民情可以進入到國家政治的社群中,並且藉著立法機關,使各個社群在國家社會中實踐公民權利,以脫離西方殖民政治的束縛;第二點,由傳統、停滯不前的未開發社會,轉型成開發的工業社會,這需要以自由、公義和大眾福利為基礎才能打造。以上兩點,都需要重大的革命才能發生,也需要深入打破過去宗教、社會、政治權力之間在傳統、舊制度及靈性層面的拉扯,也重新根植人們對事物的新觀念,好適應不斷變動以及全新的處境。────《東亞中的宗教、國家和意識形態》

刊頭這段話出自於東亞基督教協會(East Asia Christian Conference)在1965年所出版的一本書《東亞中的宗教、國家和意識形態》(Religion, State and Ideologies in East Asia : A Collection of Essays),這本書由印度神學家多瑪斯(Madathilparampil Mammen Thomas)跟阿貝爾(M. Abel)所編輯。多瑪斯是普世教協(WCC)中央委員會主席,相當為亞洲教會喉舌,並積極參與教會在建國(nation building)中所扮演的角色。

多瑪斯跟阿貝爾提出「建國的三個發展」:1.將不同語言、文化和族群的群體凝聚在一起,好成為一個互相協調且有動能的政治社群;2.將既有的傳統靜態社會轉型至動態的產業化社會;3.這兩者需要重大的變革/革命。而我接下來的談話像是為這一段話註解,我想要對這些論點做一點說明跟解釋:一方面,針對建立一個整全的政治社群提出評論;另一方面,也會對工業化社會提出評論。不過,開始評論前,我想先著眼在促發這一切發生的時代處境。

■戰火紛飛催生獨立建國

我想先說說我的背景。1937年,自東京大學畢業後,我離開台灣前往英國深造。那時候,要去英國是件很棘手的事,亞洲陷入一片戰火,日本早已出兵侵略中國,引發大規模的戰爭,那樣的情況很難讓我出國。日本警察就這樣一直監視我,直到我上船後才停止。有趣的是,我這一趟去英國的旅程,搭的是日本船──樫村號,船行經蘇伊士運河直達倫敦。這艘船所行經和停留的地方都是西方列強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

10年過後,二戰結束,我再次回到台灣,這次我搭的是英國的軍艦。再一次,我經過蘇伊士運河,但是所有的景色都變了。那些10年前我曾看過的地方,儘管遭受過戰爭的摧殘,卻可以感受到一種新的期待。那些殖民地,如雨後春筍般,都獨立建國了。那年是1947年。
亞洲新時代的序幕揭開了

從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捆綁中得解放的時刻來臨了!新時代的序幕展開了,昨日的亞洲早已消逝,今日的亞洲正準備啟航。但獨立是一回事,建國又是另外一回事。歡樂時光是該停止,並面對嚴肅的議題:又大又難的建國工程正要開始。

自1947年起,到1965年止,我都待在亞洲。即便我參加WCC神學教育基金會的事工,一年中我仍有6到7個月的時間待在亞洲。我在這些國家奔走,觀察戰後的狀況,赫然發現建國工程是相當細膩、謹慎與複雜的藝術。特別是就亞洲國家的處境來說,這些國家長期以來活在傳統信仰價值中,受此束縛已久。這也對照到刊頭所引述的話的重要性:解放政治的和未開發社會轉型這兩股力量要是結合起來的話,重大革命將勢在必行。

建國不能撿現成的(a finished article)。建國並非是一個既有東西,等著我們從國外進口過來。建國工程不可能是「英國製造」,或是「美國製造」,還是「俄羅斯製造」,建國是要自己親手去建造的。
建國是一門藝術,她也幾乎等同是創造(creation)。我說的並不是「無中生有」的創造(creatio ex nihilo),我所談的創造,是傳承中的創造,傳承的影響力仍繼續發揮。這創造需要重大的革命,但是不只一次。更複雜的是,對新亞洲國家的誕生,我們還需要多層面的革命。

就如同日本神學家竹中正夫(Takenaka Masao)在許多場合提到,過去在西方國家發生的六種革命(註),同時也在亞洲國家如火如荼的展開。這一切的一切發生太快了,像呼吸一樣喘息不過來,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完成。

這種特質就是多瑪斯提到,有關重大變革是多層面的,必須要同時進行,也必須在短時間內完成。造成重大變革的起因持續發生,新國家的產生也必須經過重大的變革。但坦白說,這是很難的工作。既身處在解放的喜悅中,獨立帶來的卻是長期堅忍又痛苦的工作,所有年輕的教會都在這樣多層面的革命中建立。但正是在這樣的處境中,我們可以談論今日亞洲的宣教。昨日的亞洲仍然以不同形式存在著,有許多威脅以強而有力的方式隱藏在不同層面。不過,今日的亞洲正在崛起,對新的國家而言,許多形式的變革仍然是必須的,如此,新的亞洲才會來到。

■令人措手不及的變革時代

在這一波變革中,教會的責任是什麼?這在許多地方都是相當頭疼的問題,可以說,哪裡有變革產生,就一定會有衝突跟暴力。1969年,許多日本學生因為學生運動遭到逮捕,我因此造訪日本六趟,這事已經影響了許多神學院(特別是東京神學大學),陸陸續續相關的事情也影響了神學院大約一到兩年的時間。是的,日本的建國工程尚未完成,仍在持續進行,教會方面必須擔負起政治上的責任。如果變革有如此的重要性,那麼我們也要相當看重暴力的問題。依亞洲的處境,如果我們要認真投入在改革中,我們很難避免衝突與暴力。

幾乎是在二戰後,變革來得措手不及,直到現在仍方興未艾,還具有爆炸性的展開。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不過,概略來說,在各個國家邁向獨立的過程中,大致可分作有四種型態,像是日本、韓國、印度、斯里蘭卡以及菲律賓。你可能會覺得很驚訝,竟然舉印度作例子,印度是個印度教的國家,但也決定走上世俗國家(secular state)的路。在這裡我們看見,有些革命性且開創性的事情正在發生。西方世界過去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在亞洲的處境看來,並不是這麼絕對。 (待續)

註:竹中正夫(Masao Takenaka)所提出,分別是1517年的宗教改革;18~19世紀工業革命;1776年紀美國〈獨立宣言〉讓殖民地成為獨立國家;1789年法國革命追求基本個人權益;1861年美國南北戰爭開啟種族關係的革命;1917年俄國無產階級革命。

編按:本文為1970年10月6日,前台南神學院院長黃彰輝於普林斯頓神學院的演說。

文章出處:<台灣教會公報>,https://tcnn.org.tw/archives/59966,擷取日期:2019.11.18。

圖片來源:Serene 攝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台南散步
假消息的辨別與防制
跨出界線,看見美好
 
   姐妹開步走
 
從聖經人物看女性領導
新住民媽媽的悲歡人生
風暴是神的預備
 
   原知原味
 
忠心與基督同行
像越南菜一樣酸甜
廢棄垃圾變烏金,地方互助創生
 
   教會人物誌
 
懷念恩師練馬可(Dr. Mrak C. Thelin)
淡水女學校的創校校長金仁理姑娘
王怡,在逼迫中挺身站立
 
   青年青不輕
 
困苦中滿有恩典的旅程
生命的探戈
媽媽就是媽媽啊!
 
   鮮知啟示
 
表相的批判
神永恆的旨意
如何解釋聖經 決定眼光新舊
 
   信仰與生活
 
美善終究會戰勝醜惡
封牧,也可以很普世
忽略聖經重點的危險
 
 
 教會歷史
 
回收掃街愛護社區
在合一與孤立之間擺盪
十個神蹟訴說耶和華的名字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