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教會歷史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20
字級調整:
| 下一則
開啟族群內在世界的原住民辭典(下)
《福爾摩沙語詞彙集》、《華武壟語辭典》
作者 / 林昌華
1649年10月20日花德烈牧師的書信手稿。

■福爾摩沙語辭彙集

《福爾摩沙語辭彙集》採用和《華武壟語辭典》不同的編排形式,並不是以字母順序排列的辭典,而是以主題為單元編撰的辭彙集,總共有17項主題,共收錄1072個單字。其中除了物質生活的辭彙以外,也收錄了部分文化和宗教的用語。《福爾摩沙語詞彙集》可以作為閱讀倪但理編撰的聖經和教理問答的參考資料,其重要性不言可喻。

《福爾摩沙語詞彙集》的手稿原本有48頁,經過整理出版後是31頁,編撰者以相當鬆散的主題分類來編寫。我將17個主題有關聯者再整理成五個類別:一、物質生活層面;二、禽獸、魚類;三、人;四、自然環境、文化精神層面;五、文法相關。

以物質生活層面為例,村落、房舍與生活器具有125字;食物和飲料22字;服飾與武器31字;船隻器具11字;金屬、香料與植物44字。

根據范‧德‧富利斯在本書序言的說明,他在烏特烈支圖書館發現這份手稿後加以研究,並且在第3卷第6號《荷屬東印度雜誌》(Het Tijdtschrift voor Nederlands Indië)中發表文章,介紹手稿中的台灣語言,同時尋求出版這份手稿完整內容的機會。後來得到巴達維亞藝術與人文協會協助,這份重要的手稿得以於1842年問世。在本辭彙集出版前,《華武壟語辭典》的荷文、英文版本也先後由同一個協會協助出版。

《福爾摩沙語詞彙集》以荷蘭文為主,加上西拉雅語的對應單字,算是「荷西(拉雅)辭彙集」。原本分三個段落,首先是富利斯撰寫一篇16頁篇幅的簡介,篇名為〈關於福爾摩沙語〉(Over de Formosaansche Taal)。他介紹19世紀初期台灣語言研究的過程,分析辭彙集編排的結構,並選取當中部分台灣語文字與馬來語、爪哇語比較研究。

富利斯的做法不是特例,因為在《華武壟語辭典》中,不管是虖維爾或麥督斯,也做類似的比較研究。只是他們書寫馬來語是以阿拉伯文,爪哇語則是以梵文字母標音。對於不熟悉這兩種語言文字的台灣讀者而言,這些東南亞文字幾乎和「有字天書」一樣難以理解。

接下來是辭彙集主文,共有31頁。第三段是對話錄,共分為4個段落,標題為〈福爾摩沙語與荷蘭語的對話錄〉(Zamenspraken in het Formosaansch en Netherlandtsch)。這個對話錄也被收入甘為霖譯著的《福爾摩沙佈教之成功》(An Account of Missionary Successive in the Island of Formosa)第一卷中。甘為霖認為,由於這個對話錄有很多文字和哈伯宜編撰的辭典相似,所以他主張這個對話錄的語言應該是華武壟語。但是進一步比對字彙集和對話錄的單字,似乎應該是西拉雅語的對話,而非華武壟的對話錄,這個問題我將於另文討論,因此不再贅述。

《福爾摩沙語辭彙集》是否受到歐洲學者的重視,目前不明。但是進入20世紀之後,台北帝國大學的教授村上直次郎收集史稱「新港文書」的土地契約集結成書之時,便加入《福爾摩沙語辭彙集》,以及後來《台海使槎錄》中《番俗六考》蒐集的語料,合輯為《台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紀要,第二卷,第一號,新港文書》。村上教授版本的《福爾摩沙語詞彙集》並未使用原來的辭彙集結構,反而改寫成以西拉雅語為主體,加上荷蘭和英文的翻譯,以方便西拉雅語單字的查考。另外,村上教授也刪掉《福爾摩沙語辭彙集》三個段落當中的兩個,僅存辭典而已。由於村上教授的版本在台灣的圖書館容易找到,甚至台北的捷幼出版社也在1995年重新翻印,收入該出版社的《台灣史料叢刊》第4號。因此村上教授的版本,便為大部分學者所引用。

■西拉雅和華武壟族名稱關係與意義

正如先前所言,這兩部辭典提供的不僅止於詞彙的對應翻譯,也提供許多文字以外的信息,在此以「華武壟」與「西拉雅」族名來討論。

一、華武壟人的身分認同

要了解華武壟這個民族的自我認同,就必須了解他們的自我稱呼為何、他們又如何稱呼不同的族群,例如他族原住民、唐山人、荷蘭人等。唯有了解這些字詞,才能知道他們的身分認同。從荷蘭文獻與字典中,可以看到有關他們的稱呼有Favorlang、Baboza、Cho、Terner(或Ereneren),這些字對華武壟人代表的意義為何?

首先是Favorlang這個族群的名稱,從《華武壟語辭典》可以推斷,這個名字並不是華武壟人的自稱。可以從兩點來推斷,第一,根據哈伯宜編撰的字典內容來看,《華武壟語辭典》收錄的單字共2664個,但是字母只有22個,缺了f、v、x、y。當然x和s相近,而y和i、j相近。但是f和v缺乏,表示在他們的語言中沒有這種發音方式,所以Favorlang的族名是被賦予的。那麼,是誰給他們Favorlang的名稱呢?

首先我會想到是自福建來台灣的移民,但是福建話也沒有f和v的發音,所以Favorlang這個名稱不會是當時來台的唐人給的。另一方面,目前保留的西拉雅文字字母只有一個f發音的單字,但是有很多v的發音。

雖然缺乏直接證據,但是我們仍然可以推論,Favorlang很可能是西拉雅語對華武壟人的稱呼,至於這個稱呼代表什麼意思?由於西拉雅和華武壟人之間處於敵對的狀況,很有可能西拉雅人是以他們語言的「豬」(vavoy)加上唐人的「人」(lang)來合成vavoylang,再轉成Favorlang。人類歷史中,稱呼自己討厭的族群為豬的情況相當普遍,例如南非人稱曾經統治他們的英國人為「紅脖子豬」,台灣人稱中國人為「中國豬」,所以西拉雅人以這種方式來稱呼華武壟人也不會是特例。

在《華武壟語辭典》中,他們從未稱呼自己為華武壟人,他們稱為「人」的字有兩個,一個是Baboza另外一個是Cho,Cho比Baboza更常用。例如,aran o cho是養子女(按華武壟風俗,他必須為自己的吃住工作)、babat o cho是身材中等的人、aissen o cho是某人已經拿走了、chodon是家族的成員。

Baboza是獨立的單字,並不像cho一樣,會和其單字結合。由辭典可見,他們使用這個字的時候,是以普遍性的指涉來解釋,例如Christus paga maababarras o Babosa(耶穌是世人的拯救者),所以Baboza這個字指的對象應該是指所有人類,是作為所有族群原住民通稱,但是並不包括荷蘭人或漢人。華武壟人稱荷蘭人為Bausie,例如ta Deos o Bausie(荷蘭人的上帝),這個音聽起來很像是福建話「包死的」,可能是他們學習漢人以具有敵意的方式稱呼荷蘭人。唐人是Poot,為何用這個名字來稱呼,原因未明。

總結來說,Favorlang並不是華武壟人對自己的稱呼,而是他族原住民不懷好意的稱呼,而荷蘭人沿用。字典中,他們對自己族群的稱呼是Terner或Ereneren,對「人」的通稱使用Baboza,對自己族群則稱cho。他們相當排外,因此陌生人azijes和敵人是同一個字,沒有差別。

二、西拉雅的身分認同

向來對台灣原住民族族名的稱呼,都推斷是以該族語言中「人」這個字來稱呼族名,例如蘭嶼的達悟族、台灣本島的泰雅族、布農族等。因此碰到「西拉雅族」這個族名,便以上述方式推斷西拉雅是該族稱呼「人」的稱呼。根據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的「民族所數位典藏」裡的「平埔文化專題」,在「平埔各族群」的「西拉雅族」網頁,就是如此解釋「西拉雅」族名的由來:

日治時期(1895~1945年),許多受到西方人類學影響的日本學者,為了解台灣的各種不同民族,以便日本殖民帝國的統治與管理,開始對台灣的土著民族進行有系統的族群識別與分類。日本學者依據體質、語言、社會組織、文化等方面的異同,將台灣的土著族群區分命名。當時命名的原則儘量以該民族自我稱呼或是對「人」的稱呼說法命名,而「西拉雅」是該民族對「人」的稱呼。

然而,檢視《福爾摩沙語辭彙集》裡收錄的辭彙,可以發現西拉雅人稱呼「人」的名稱是Cagoulong(爪哇語是âulong,馬來語是a’eulang),而非「西拉雅」。至少荷蘭文獻顯示,「西拉雅」和語言有關。例如倪但理編撰的《基督教信仰要項》書名中,台灣西拉雅語的荷蘭文是Sideis-Formosaasche Tale,所指稱的比較偏重語言而非族群,因為當時荷蘭人比較傾向以部落為單位,而非族群的概念來與台灣人接觸。但是講到傳教範圍時,就會以語言作為區分標準。所以當時大員小會分派傳教人員時,都是以語言範圍來分派,所以有華武壟語區、西拉雅語區及南部語區。至於「西拉雅」這個名稱的意義,目前仍然不明。

語言不只是溝通的工具,也是開啟一個族群內在世界的一扇門窗,現存的17世紀原住民辭典就扮演這樣的角色。對西拉雅族人來說,如果不是17世紀荷蘭人留下來的語言資料,族群復振運動定然走得比現在辛苦。對華武壟族人來講,透過詞彙的研究,我們可以了解,原來這個族群就是現今平埔巴布薩族的祖先,華武壟並沒有消失,只是丟棄帶有歧視意味的他稱,恢復原來的名稱而已。

註:《福爾摩沙語詞彙集》為正式名稱,即先前所稱「西拉雅語詞彙集」。

文章與圖片出處:<台灣教會公報新聞網>,https://tcnn.org.tw/archives/56024,擷取日期:2019.11.12

圖片來源:作者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不只返校 公報社辦人權影展
別窮得只剩下錢
台灣近代文明的面容﹝100年銀行史番外篇﹞(下)
 
   姐妹開步走
 
健康,從生活習慣開始
生病是恩典,健康是行動
在恩典中遇見神
 
   原知原味
 
政治受難:誣陷改歌入獄5年
公平貿易改變女性社會地位?
本色化聖餐的應用
 
   教會人物誌
 
用生命影響生命
台灣的巴克禮
中台灣醫療先驅 蘭大衛、連瑪玉、蘭大弼宣教事蹟
 
   青年青不輕
 
政治受難:投靠兄長反遭審訊
聖誕節,我們這樣過
學習真喜樂,活出新身分
 
   鮮知啟示
 
亞洲建國處境下的宣教(下)
亞洲建國處境下的宣教(上)
她們的征途:母親的戰役
 
   信仰與生活
 
【樂揚真理】世界救主降臨人間
快樂松年,時間銀行
自然與根:認同的所在
 
 
 教會歷史
 
開啟族群內在世界的原住民辭典(下)
開啟族群內在世界的原住民辭典(上)
使徒行傳的故事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