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詩歌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鮮知啟示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316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上帝的使命
作者 / 黃彰輝

摘譯/阿骨力

我之前嘗試從文本(text)和處境(context)的相互作用來看待使命(the mission)與教會宣教事工(the missions),並使用我個人經歷去描述它。當上帝的文本(text)和處境(context)之間進行的互動成為我個人存在的經歷時,就產生種種議題:一部分是自我認同(self-identity),另一部分是自我決定(self-identification)。這引起更進一步的問題,一方面是忠實於自我,另一方面是形成自我。這兩個是形影不離的;它們必須分辨,但又不可分割。當我拿著我的日本護照,我必須住在日本的處境下。但問題是,我如何在處境中達成自我認同──因為上主把我放在那裡──能在此時或隨時,去發現並維持我自己的自我認同?

伴隨這個觀點,我回到現代宣教及它們的成就──在亞洲及全世界創造年輕教會,並在教育、醫療及其他可見或不可見的領域中,形成龐大的宣教事工。然而,我知道,當代宣教之所以被嚴厲攻擊及批評,可能是因為我們已經來到一個時代結束的時刻。前一個世代或許被歸類為殖民時代,而現在進入眾國紛紛獨立並建造新國家的時代。在轉型時,宣教事工當然比以前令人質疑。所以我們必須提出這個問題:「以耶穌基督之名的自我決定──祂的宣教──能保有多少對於上主而非對自己委身的真實?」當宣教事工被抨擊且遭受內部及外部批評時,我們不應該害怕。

■跨越邊境的神學意義

教會的全部使命經常涉及自我批判的雙重程序。我稱一種為文本批判(textual criticism),另一種為處境批判(contextual criticism)。在這裡,我想多談文本批判,我們必須仔細思考自決的問題,以及我們的時代是如何與宗派、殖民、敬虔有著高度關連。然而,我們也需要思考如何能再一次更潔淨、更忠實於文本或是文本所指出的。

宣教需要跨過邊境,但跨越邊境並不是宣教。在今日社會中,跨越邊境是常有的事。有些是為了娛樂,有時是為了商業;難民跨越邊界是為了逃離暴君,有些人跨越邊境則是為了國家利益、甚至為了戰爭及侵略。誠然,跨越邊境是宣教的整體成分,但跨越邊境並不是宣教本質,因為宣教事工涉及對其他生命或其他文化在信仰的翻譯,所以決定性的問題是:「什麼是跨越邊境的神學意義?」「為什麼這趟旅程是必要的?」

儘管宣教事工有困境及限制,更新及潔淨的基督教宣教事工會繼續在今日世界具有決定性角色。因為不論結果好壞,整個世界的救贖是不可分割的。在美國、亞洲或是在非洲所發生的,將為世界所知。更重要的是,在某處發生的事情會影響其他地方的上百萬人。到目前為止,這個世界第一次面臨一個事實:一同生活、一同毀滅,或一同被救贖,這個世界是不可分割的。所以宣教事工、跨越邊境在這個新的處境裡,再一次在今日世界扮演創造性的角色。

■宣教事工是教會使命的試金石

使命(the mission)及宣教事工(the missions)的分別非常富有啟發性。但卻令我非常不安,當這些放入口號,「走出宣教,邁向使命」(missions out, mission in),彷彿它們是二分法的衝突。我不相信如此,然而,我們可以考慮用使命(mission)來看見宣教事工(missions)。它是我堅強的論點和堅信,宣教事工是教會所有使命的試金石。

用單數和抽象來討論所有的宣教(the mission)是好的,那樣的討論容易用普世性的智慧來說:「慈善自家中開始,也在家中結束,因為許多問題和事物需要在家完成。」然而,宣教事工(missions)在教會宣教(the mission)是決定性的測試。

單數式的宣教有著比較近代的起源。它大部分是因為現代宣教事工的成就,導致教會開始覺醒自己不再是慈善機構,而是運動、是使命。就像荷蘭改革宗神學家維瑟福(Willem Visser’t Hooft)說的,宣教事工是對信實與否的測試,也是對門徒的關鍵考驗,它是教會真正受試驗的地方。你是否被說服到一種程度,願意跨越邊境跟其他人宣講好消息?或者你認為,基督教只是眾多宗教中的一種,只是私人的考量,你抓住它只因碰巧住在某個特定地方?

我相信宣教事工在教會的使命中不只是決定性的測試,它也是信仰及門徒的決定性測試。在一方面,今日宣教事工的危機根源是更深的危機,是信仰的危機。我們不要試圖閃躲這個議題,即便我們被所有問題圍繞。這是為什麼偶然批評,會成為嚴肅事情。為什麼跨越邊境涉及如此多獻身的僕人、完成如此傑出成就,然而在這個決定性的點上卻有一些問題?

只在教會中的宣教事工看教會的使命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更深入,所有宣教事工的背後是上帝的使命(Missio Dei)、耶穌對所有人的使命。這帶我們回到所有文本所指向的,我們需要再一次問自己,確立我們的信心,並更新我們自己與這個事實的關係。

■在乎眾人的獨一者

我是第三代基督徒,但我的確被某種事物抓住,某種聲音告訴我說,不會留下我單獨一人。我的祖父在他的處境中被它抓住,而有著在數年後信仰變成傳統的危險。為什麼這個聲音沒有離開我?我祖父曾是道士。他曾在世俗世界中表現良好,但在他心中,曾有某種事物不停止令他感到不舒服。我猜他曾不顧一切地吶喊:誰在乎我?在這樣的處境裡,他被浪子的比喻抓住;他曾說過,他發現了在乎他的獨一者(the One)。

在中國及東南亞有成千上萬人,但誰在乎在福爾摩沙的1400萬人?他們一度是日本的獎品,後來是蔣介石的獎品,接下來是毛澤東的獎品,但誰在乎?是的,不只亞洲的民眾,甚至幾千萬的人都在吶喊「誰在乎我?誰在乎我們?」正是那個聲音、那個不會留我獨自一人的聲音說:「我在乎,我甚至不吝惜我的兒子。」這就是宣教運動的開始。我無法證明,但正是這個聲音告訴我:「基督愛我,我知明,因為記載於聖經。」

宣教運動會被測試,是因為它會遇到獨一者,伴隨這個運動,把祂移向他人,在恩典中注入、在創造之始,甚至在這個敗壞世界裡,祂差遣祂的兒子。這個神聖運動把祂自己移出,這是祂在乎的表現。宣教運動是決定性的測試,因為它涉及自我向外移動,跨越邊境則成為神學及神聖的必須。

上主不只在乎教會及在其中的人,祂在乎這個世界,而宣教運動是朝向世界的。這個運動的方向及目的地是這個世界。是的,宗派的感染會讓我們在乎擴張自己的宗派,甚至讓我們忘記我們涉及在神聖的運動裡。如果我們被這個朝向世界──朝向這個拒絕祂同時又吶喊「誰在乎」的世界──的運動抓住,我們就會聆聽。

■上帝的使命三要素

當我把教會的宣教運動及全部的使命,都放在上帝的使命的探照燈下,我發現三個重要因素:

第一,這趟旅行為何必要?動機是什麼?動機是不尋求自己的愛。生命的最終實況真的有一種愛不尋求自己嗎?真的有一個祂者(He)不尋求自己嗎?我時常談論改革宗傳統裡關於神的榮耀和主權,我發現要看見有一位神不在乎自己的主權、榮耀,甚至為了愛的動機而走出去,對改革宗傳統而言很具有挑戰性。祂並不尋求祂自己,為了教會更新及純淨宣教運動,宣教運動必須把人們帶到愛的探照燈下,而不是尋求自己。

今日有許多宣教士向外走出去,為什麼?什麼是你們的動機?有時我覺得,我這樣講聽來有點忘恩負義,但或許須減少宣教士的數量,因為他們應該沒有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對你們,宣教士只是個職業,你們有時感到有趣,或只是好奇,或者你們跟祂一樣在乎?

第二,愛不只應該是使命和教會宣教運動的動機,終點也必須是愛,因為上帝正建立愛的新人類。

第三,不只動機及終點,手段也必須是愛。齊克果在《哲學片段》裡的話很有挑戰性,「然而,愛不只改變所愛的,也改變它自己。」這是道成肉身的奧祕,這是耶穌基督在世上服事的奧祕。這也是上帝的奧祕,上帝如此在乎、甚至不吝惜在十字架上拋棄祂的兒子。

我們總是記得我們的主在十字架上的呼喊!人子並非來受人服事,反而是服事人,為多人捨己當作贖價。神聖運動從自我走出──從道成肉身到十字架──愛是動機,它的目標是愛,至於手段,也一樣是愛。或許,在殖民風氣鼎盛的時期,當代宣教運動沒有仔細思考最後一點──手段。亞洲神學家小山晃佑將他們的手段稱為「火藥及膏油間的對話」。當代宣教運動曾有豐富的膏油,但也曾有大量的火藥,文本批判要求我們回到上帝的宣教探照燈下,再度發現我們的自我認同。在宣教運動裡,我們必須認同今日受苦的世界,我們需要注意今日的亞洲處境,但我們也必須再次被更新、潔淨、成聖及原諒。我相信並禱告,宣教運動會從過去的偉大與軟弱中學習,再次更新及重生。我們可以像宣教士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一樣,期待從神而來的大事並嘗試為祂做事。宣教運動是教會整體宣教的重要測試、也是信仰的重要測試。我們將被獨一者抓住,祂說我在乎、我給你們我的兒子,我需要你們在我家。

教會是/存在(is),因基督是/存在(is):教會在宣教運動(missions)中因基督在使命(mission)中。這個次序絕對不能更改。祂在使命(mission)中,因祂的父親派遣祂。在這個使命裡,我們都被抓住。我們都警覺我們只是土的器皿,我們的蒙召不多也不少,呈現出Mission Dei,是這位會在乎的上帝的使命。而且藉由上帝的恩典,我們的宣教運動會像祂的使命。

今日的亞洲處境仍然需要宣教運動,甚至比以前更需要。但是它們必須被上帝的使命潔淨與更新。如此一來,在一個令人興奮、涉及千百萬人福祉的建國處境中,我們可以一起走入新紀元,年輕的教會與年老的教會可以攜手共同服事這位在乎的祂。

(註:本文摘譯自1970年10月6日,黃彰輝於普林斯頓神學院的演說。)

文章出處:<台灣教會公報>第3511期

圖片來源:Serene 攝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草碧似油留雨痕
共享經濟可以共創利益,也可以共同照應
神主牌仔並不是偶像
 
   姐妹開步走
 
那天的咖啡讀書約會
怎麼活怎麼動
由內到外的美麗
 
   原知原味
 
聖餐的本土神學意涵
神鬼附身vs.精神疾病
四口之家的宣教之路
 
   教會人物誌
 
護理先鋒烈以利姑娘
宋泉盛的生命、信仰與神學
使徒行傳中的保羅
 
   青年青不輕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上帝給文字工作者的禮物
在龍批尼公園佈道,得人如得魚
 
   鮮知啟示
 
基督徒論動物神學2
基督徒論動物神學1
行公義好憐憫
 
   信仰與生活
 
豆豉苦瓜與預定論
心動是一時,心懂是一生
關於剩食與惜食,每個人都可以好好想想
 
 
 教會歷史
 
台北中會民權教會成立松年團契的歷程分享
【古韻仍新】祂會保守直到彼日
同心參與時代的推動與改變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