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戶管理
 
講道分享
研經網站
經課表
新眼光讀經
一領一.新倍加
 
林牧師專欄
信仰專欄: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信仰與生活
講道稿
出版品與雜誌:
女宣雜誌
新使者雜誌
站內文章搜尋
信仰專欄 > 教會歷史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46
字級調整:
| 下一則
達文西是天主教徒?
作者 / 李糠

由於出差時與同事同進同出,接觸的機會大增,互動也因此更為多元、深入。當他們得知我是基督徒,難免會提到一些關於基督信仰的問題,其中出現頻率頗高的就是「天主教和基督教如何區分?」無論是來自台灣、大陸、還是新加坡,幾乎都對此感到好奇與困惑。

我通常會盡我所知、所能回應,雖然這並不容易。若干如「天主教拜馬利亞,基督教拜耶穌」的想法,既叫人啼笑皆非,也實在難以保持緘默。

在一次餐敘中,當我表明:「通常基督徒不會稱馬利亞為聖母,不認為可以、需要透過她向耶穌禱告轉求,而是視她與一般信徒一樣。」之後,一個同事好像找到一個具有鑑別性的指標,興奮地提問:「那麼達文西西(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年)是天主教的嗎?因為他有畫聖母像。」

■回歸正道

嚴格說起來,在15世紀文藝復興(Rinascimento)巨擘達文西活躍的時代,尚無天主教與基督教之分,因此同事的問題一時之間讓我愣住了。從希臘文化汲取靈感、表現人文思想的文藝復興,與16世紀的宗教改革(Protestant Reformation)從聖經啟示尋求認識,重視神本,兩者本質與立場皆不相同。

今日的基督教,即是源自於宗教改革,若要回答同事「天主教和基督教如何區分」這類問題,實在需要回顧宗教改革的堅持與意義,而非簡化為對陳腐體制的反動變革,或是對僵化傳統的破舊立新。

若回顧歷史,或許世人與史學家會存在基督教是天主教分支的觀點。但對當年的宗教改革家而言,其初衷不是分裂教會,也不執意推陳出新,而是企盼教會回到聖經的啟示去認識基督、敬畏上帝,降服於聖靈。

分裂不是他們的目標,歸回真道才是。

■唯獨恩典

也許在羅馬教廷眼中,改教家們是離道叛教之人,但在改教家眼中,當時的教會卻背離買贖他們的主,那個時代教會的種種行徑,已偏離聖經甚遠。

其中,贖罪券的販賣,除了使教會落入斂財的錯謬腐敗,更可怕的是誤導信徒,以為基督贖罪這極重之恩典可以藉由金錢換取。任何善行慈惠尚且不能使我們得救,遵行聖潔律法亦不能使我們藉以稱義,「你們得救是靠著恩典,藉著信心。這不是出於自己,而是神所賜的;這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以弗所書2章8~9節,新譯本)金銀又焉能使人躲避上帝對罪惡的憤怒與懲罰?

他們發現,當時的教會聲稱依循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354~430年)對神恩的重視,但所行、所信則處處流露出對伯拉糾(Pelagius,360~420年)的認同,認為人需要透過基督救贖的人事物,方能與恩典合作,得著主的喜悅、接納。殊不知,若救贖有半點出於人的行為,恩典已然不是恩典,「既然是靠著恩典,就不再是由於行為了;不然的話,恩典就不再是恩典了。」(羅馬書11章6節)

人若宣稱自己的行為在得著救恩上有分毫意義,無疑是貶損主恩的價值與功效。

■唯獨信心

改教家們發現,對恩典有意無意的貶抑,對行為有形無形的抬舉,若不是使人驕傲自誇,就是使人陷入極大的不安與恐懼中。

尤其是當他們越認識聖潔是如何純全,越認識到人性是如何敗壞,便越發體會到人的汙穢行為如何能稱義?

「我們眾人都像不潔淨的人,我們所有的義,都像汙穢的衣服。」(以賽亞書64章6節)

人要觸犯律法、惹動主怒是何等容易?「因為凡是遵守全部律法的,只要在一條上失足,就違犯所有的了。」(雅各書2章10節)

這樣的焦慮,正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年)的經歷,因而當他發現聖經見證的福音、救恩、稱義,是單憑信靠基督成就的義行而得(加拉太書2章16~21節),他的喜樂與振奮無以復加。

因為明白福音的大能,他也曾如保羅一般,當面抵擋作假的彼得,為闡明基督福音的純正(加拉太書2章11~14節),為要持守因信稱義的真理(羅馬書3章21~27節)。

■唯獨聖經

改教家們也留意到,教會弊病的原因之一,是如宗教改革先驅伊拉斯姆(Erasmus,1466~1536年)所見,主導當時教會的經院哲學(scholasticism)已然掩蓋了純正的福音,人的教訓、傳統已然成為信徒的圭臬,一如人子對猶太人的責難(馬太福音15章9節)。

為此,改教家們特別強調聖經權威高於教會、高於傳統,同時也戮力讓更多人可以直接讀聖經,如約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1320~1384年)、威廉.丁道爾(William Tyndale,1494~1536年)、馬丁路德等,都曾藉著翻譯聖經,幫助信徒直接從聖經曉得上帝的默示,而非讓拉丁文聖經束之於高塔,受文字阻隔、受人意壟斷。

思及此,19世紀來台卓有貢獻的蘇格蘭宣教師巴克禮(Thomas Barclay,1849~1835年)也傳承改教家精神說:「你們自己讀聖經,會受聖靈的感動,雖然沒有人講道給你們聽,仍然會明白上帝的旨意。」

■唯獨基督

此外,看到人們對先賢尊崇、對聖人祈求,改教家也憂心他們以為在基督之外有別條路(約翰福音14章6節),在耶穌之外還有別的名,在上帝和人中間另有其他的中保(提摩太前書2章5節)。

因此他們企盼跟隨基督的人,如門徒在變相山的經歷,所信、所倚、所望、所愛都唯獨道成肉身、成就救贖恩典的基督(馬太福音17章8節)。

■唯獨榮耀上帝

正因為我們藉由聖經見證,曉得救恩完全是按著上帝的旨意、基督耶穌所完成的工作、聖靈的交通,一如起初上帝創造天地。那麼,所有的稱讚、榮耀,都應歸給那獨行奇事的永生上帝,任何一點稱許,屬主的人都不配得,如詩人連連高呼:「榮耀不要歸與我們!」(詩篇115篇1節)

我們既看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就與使徒同聲說:「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阿們。」(羅馬書11章36節)

■尋思今時

持平而論,華人會拙於分辨天主教和基督教,並非難以理解,因為在信仰告白方面,天主教與東正教相同,也接受肯定耶穌神人二性的《使徒信經》,是故在未信朋友眼中,兩者看似沒有分別。

然而,在看待聖經權威、救恩獲取、教會治理方面,天主教和基督教卻有著根本性的差異。

我們今天回顧來時,並非是老生常談,也不是要列出天主教與基督教的異同清單,更不是要回答達文西是否為天主教徒的疑問,乃是以此檢視我們今天的路是否還走在宗教改革的道路上?

或許我們承襲的只是制度組織,熟悉的只是沿革脈絡,朗朗上口的只是專有名詞,但改教家們堅持的、追求的,我們卻已感到生疏疑惑?當然,改教家並非完人,不需我們的敬奉(veneration),甚至若我們對他們的尊崇踰了矩,他們也必然如天使攔阻約翰的屈膝說:「千萬不可!我與你和你的弟兄眾先知,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啟示錄22章9節)

只是,改教家們呼籲持守著對聖經權威、上帝默示的敬畏與順服;他們疾呼赦罪、得生命、稱義、成聖,全是基督的恩典;他們表明得以稱義是唯有因信靠基督,而非行為;他們聲明所行、所有的一切,唯有藉著中保耶穌,沒有其他的人事物;他們承認這一切既全是上帝所行,也唯有上帝配得這一切的榮耀,人無從置喙分享。

這些,是他們跟隨牧人的足跡,而今仍然是我們的路嗎?

文章出處:<台灣教會公報>第3478期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擷取日期:2019.04.24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 下一則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轉寄給好友分享
 
轉寄文章給好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Eamil:    
分享的話:
 
個人閱讀心得分享
--無資料--
   鄉土關懷
 
媽祖說?上帝說?你說我說!
從故鄉的詮釋建立未來世代
翻轉老化的新價值
 
   姐妹開步走
 
飄洋過海異鄉情
謝謝妳陪伴我的父母
我們真的要跟她們說謝謝!
 
   原知原味
 
經驗信仰團體的生活
收刀入鞘吧!
原音傳唱,在靈裡與古老智慧相連
 
   教會人物誌
 
咸錫憲
淡水教會重光幼稚園和老師們
我的性命獻互祢
 
   青年青不輕
 
你與人的關係,揭露你與神的關係
儲蓄理財,恩典夠用
從撒但之子到上帝之子
 
   鮮知啟示
 
教會的先知角色?
【古韻仍新】〈大家勇敢同齊腳步〉
重新活在滋養的關係中
 
   信仰與生活
 
經歷苦難後的喜樂
傳揚上帝的話語
那些伸出援手的人們
 
 
 教會歷史
 
達文西是天主教徒?
從黑夜到黎明的復活之夜
聖餐、記念與合一(下)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使用條款隱私權條款 聯絡我們


10647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69巷3號 電話:02-23625282 Copyright © 2006-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